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3章:千沟万壑

冰灵域 64810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容析元哭笑不得,无奈地摇头,看来又要解释一番了。

上午九点,容析元的座驾将尤歌送到了她的公司,他还是习惯地亲亲她的脸颊,看着她走进大楼,他才离去。

容析元只觉得心头一暖,微微摇头:“还没吃。”

“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翎姐,你歇着吧。”

“澳门?”尤歌的眉头皱得很深了,怎么又跟这个地方扯上关系了?

陆晓东赶紧赔笑:“云珊,这儿空气不错,你也坐会儿吧。”

陆晓东避重就轻打圆场,可云珊已经看见他刚才的动作,之所以还没大发雷霆,只是因为现在有外人在场,她不得不控制一下,但这不代表她会这么算了。

这女人绝口不提刚才对苏慕冉的羞辱,但许炎可记得啊。

有那么一秒的时间,许炎真希望一切就这样静止吧,画面定格在这一刻就好,淡淡的温馨却是能令人心境祥和。

假如明天新闻登出容析元做的首饰是送给宝瑞的董事长,那就太好了,如此具有价值的消息,宝瑞的人气一定会大涨,生意会更红火!

“嘿嘿,宝贝儿,快睡吧?”容析元讨好地笑着,温柔得很。

案的细节。这依然是她与容析元“开战”的第一步,她有志在必得的气势和信心!

“卑鄙?”容析元竟丝毫不动怒,反而神情自若地说:“我从来没说我是绅士,我更不是什么好人,只要达到目的即可,你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我真的……一点都无所谓。”

场面有些热闹,人们都在议论着,主持人又来了一句振奋人心的话……

“怎么了?”许炎不解地问。

但若看在别人眼中,或许想到的就不是那么单纯了……

中午饭的时候,容析元和尤歌坐在一起,另外还有佟槿和沈兆。

婚姻是什么?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而是双方共同的。可往往在这个小世界里,很多人只看到自己,看不到对方。受伤,就会在心里无限扩大,而受惠,则时常会去忽略。如果每个人在觉得自己受伤时,都能多想想对方是不是也受伤了,想想处理方式是否伤害了夫妻感情,那么,或许很多矛盾都不会存在了,也不会让有心人趁虚而入。

“何碧翎,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见得光的,那我还真不比追究什么,但如果你肚子里怀的是一个本不该来到世上的生命,那么我可以很明确地

尤歌身上的一些品质,不论男人女人都应该得到一点启发。她从不对人说教,可她自身的品行就是最好的教科书。

今天参加别人家儿女的婚礼,许爸爸和苏郴这心里自然是很复杂的,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女儿,迟迟没传出佳讯,连交往都没有,当爸爸的,怎能不叹息。

女孩略显尴尬,但也没立刻退缩,伸手摸摸小奶狗,羡慕地说:“好可爱的狗狗,叫什么名字?”

“……”女孩彻底无语了,心里堵得慌,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跟佟槿继续聊下去,尴尬地站起来,礼貌地挥挥手,走了。

“你的身高大约有165,体重应该是有120斤吧?”

“如果我要换掉尤歌的主治医生,刚才你打在我脸上的一拳,我早就加倍奉还了。人的大脑太重要,又不是切个阑尾那么简单,我还不会脑残到要去找其他医生,这不是因为你资历多高医术多高明,而是你更了解尤歌的病情,由你继续,可以省很多时间。不过……”容析元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抬手指指昏迷中的人儿,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份警告。

真是稀罕了,唐虞梅从小娇生惯养,除了跟着容孝光那几年的时间里曾经做过家务,其他时候她都是养尊处优的,现在却这么主动地讨好着一个人,难道说这女人的爱心被激活了?

“什么不太好?自家有的东西还用外人的?许炎他是不是趁机说他来驾驶游艇?”

容析元伸手在她脸上捏捏,轻柔地说:“我确实是有事要做,你今晚可能又要一个人睡。”

除非人为,不然怎么可能小雨伞个个有针孔?

山顶的豪宅区夜晚并不会有太多灯光,比起市中心的繁华,这里显得安静多了。

佟槿最喜欢的那只狗狗,馋馋,现在也长大了很多,通体雪白,体型娇小,可是在这群狗狗里,馋馋很是调皮捣蛋,时常都能让佟槿哭笑不得。

架时说说,假如真的不碰,哪个女人会淡定?

容析元一向是不喜形于色,可是唯独眼前这个女人能让他的情绪出现波动,就像现在。

“太太,容先生吩咐我们将您送回去,这么晚了,您应该在家休息。”

虽然孩子还是不懂“爸爸”究竟是什么人,究竟有什么深刻的意义,但至少几天下来,孩子与容析元之间逐渐在熟悉,感情在悄悄建立起来,过不了多久,兴许容析元就能超过佟槿和沈兆了。

“容析元,虽然你是**oss,但我真得鄙视你了,以前没有给尤歌一个像样的婚礼,现在都有一双儿女了,你准备怎么弥补?”龙晓晓笑嘻嘻地望着容析元,很满意看见他被问到的尴尬表情。

许炎也没想到尤歌会来,瞧瞧老爸这态度,把气氛搞得这么尴尬。

他有种感觉,尤歌可能有话要说。

他略带嘶哑的声音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不知是该喜还是忧。

许炎没发觉自己这样的心思其实很奇妙,仅仅只是为尤歌抱不平吗?是不是还有一点他自己不曾发现的占有欲?无论如何,他都不会看着尤歌去跟容析元结婚的。四年来,他早已经分不清自己对尤歌究竟是医生对病人,朋友对朋友,亦或是另外一种感情?

感情这东西,最难得遇到合适的人了,一旦遇到,就会产生奇妙的连锁反应。

苏慕冉一看,更是郁闷,直接关机睡觉了。容析元嫌恶地看着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按下了座机电话键,叫沈兆进来将郑皓月带走,他不想再看到她这张脸,不想再听到她说的话。她就是个恶性肿瘤,将她安排去澳门,至少尤歌就能安心上班,再也没有郑皓月再从中作梗了。

容析元会做的事情很多,以前在孤儿院就跟里边的木工师傅学过手艺,只要不是太繁复的木工活儿,容析元能**完成没问题。

黄昏时分,初秋的凉意袭来,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这细细密密的声音就是大自然在低声呢喃,美妙轻柔,悦耳动听。

两个好姐妹彼此眼中都有泪光闪烁,但这是喜悦的泪水,凝聚着重逢的珍贵和她们纯纯的友谊。

...容析元并不是个对事事好奇的人,但此刻,心底莫名地抽了一下,使得他下意识地看向了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的一男一女,只那么一秒,他的眼睛就对上了一双清澈动人的明眸。

“嗯,确实可以考虑这么做……真想不到,这样高档的酒会也能遇到想拍我的人……”

中午,尤歌和佟槿在公司对面的茶餐厅吃饭,两人选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边吃边聊。

“蚊子?有这么厉害的蚊子吗?”许炎微微眯着眼,更加狐疑了。

“伶牙俐齿的,猫爪子还很深,结婚以后我会慢慢调教,让你知道什么样的妻子才会招男人爱。”他说着还故意凑近她耳边,喷薄出的灼热呼吸,带着浓浓的暧昧,独有的男子气息,让尤歌的心怦怦直跳。

尤歌就这么呆呆站着,惊恐的大眼直勾勾望着牌子上的名字,渐渐地一步一步靠近……再靠近,直到跟前了,她才不得不从惊悚中稍作清醒,原来不是眼花,原来,这牌子上,跟“容析元”三个字并排的名字,真的,真的是她所熟悉的那个人,她的亲人,她的小姨——郑皓月!

她身边那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一袭黑色西装,打着领结,,尊贵不凡的气势如天神降临,深邃立体的五官就是上帝精心雕琢而成,他微微扬起的嘴角有着动人心魄的笑容里,无懈可击的魅力足以令人目眩神迷。

“可是……可是我想现在就去找大叔。”尤歌等不急了,她连一分钟都不想等。

就在这时,车座下边窜出一个雪白的小东西,竟然是香香!

如果香香被扔出去,还会有命吗?

“放p!尤歌现在只是普通人一个,再也不是宝瑞的董事长了,有谁还会绑架她?绑架她还有意义吗?我认为在这里她是最安全的,可没想到居然会无声无息被人带走,我看……只怕这当中有什么猫腻吧,嘿嘿……”尤建军冷笑着,目光有意无意地瞄了瞄沙发上坐着的男人。

尤建军的话分明意有所指,是人都听得出来他在讽刺谁,暗示谁。

这还怎么找?常理来说,找到绑架的人就找到尤歌了,可事情就是这么蹊跷,冯奎三人被容析元发现时,全都晕倒在码头,头部还有伤。在海边,有尤歌的一只鞋子,她是被人带走还是掉海里了?难道是被冯奎他们杀了?

但终究尤歌还是忍住,她明白,若自己一时冲动打草惊蛇,可能救人的计划就要彻底泡汤,为此,她必须忍。

这一点,容析元和尤歌的意见是一致的,都觉得目前还不是公开怀孕消息的时候,最好是先不声张。尤其是,郑皓月那个女人向来争强好胜,谁都不敢保证她会不会做出一点过激的行为,因此,暂时不让她知道尤歌怀孕的事,也是一种保护措施。

但容析元却冷冷地丢来一句:“明天,你去那边有人会接待你。”

这本来是尤歌随口一说,多少是违心的啊,她可是清楚他有多强悍,但她就是不会亲口承认的。

清新的早晨就这样被渲染成了浓浓的粉红色,一室的春风荡漾,尽情缠绵,沉浸在这短暂的温情中,不去想别的,只有这一刻的交融才能让心真正充实起来。

高管中也有跟郑皓月一条战线的,见状,硬着头皮说:“展销会如此重要,现在似乎不适合外人来……”

尤歌的脑子也在发热,冲着他投来一瞥欲说还休娇嗔的眼神,轻轻地说:“大叔,还愣着做什么,快来……”

车子里,容析元沉默,尤歌坐在他身边,低头不语。气氛沉闷尴尬,一点都没有新婚的喜悦。

苏慕冉很无语,这人好不识趣,没见她脸色吗?

但郑皓月有一点可是没说谎的……她说戒指的制作人在瑞士,做好之后才送回宝瑞本部,这确实是容析元制造出来的假象,除了他自己,公司里没人知道那位远在“瑞士的珠宝大师”究竟是何真面目。

会议室里大约有十几个人,除了俞总和秘书,汪副经理,其余人都是将参与泰华酒店的交接工作,并且大家都知道公司目前还没有决定谁将会是收购后泰华酒店的经理,只

许炎攥在裤带里的手紧了紧,表面上还是一副不耐的样子走过去,垂眸凝视着她泪痕未干的脸,他感到胸口有一缕淡淡的疼痛……没见她哭过,此刻她眼角的晶莹,湿湿的睫毛,令人禁不住产生怜惜,这个女金刚也会有脆弱的时候,而他就是造成的原因。

苏慕冉本来就是家里为他物色的老婆人选,她一直都是喜欢他的,可现在听她说要找个外国人当男友,许炎这心里莫名的不舒服了,怪怪的。

但霍骏琰却脸色却不太好,打开车门,语气不悦地地:“你在这里做什么?都快十点了!谁让你在这里等我的?”

家里的餐厅从父子两个人吃饭开始变成三个人吃饭,渐渐的龙晓晓还会跟霍律师一起下厨,各自做点菜出来吃。霍骏琰就大饱口福了,只要能有时间回家吃饭的,他就不会在外边吃。因为家里的味道最合他的口味。

孤儿院的孩子们都很**而能干,大人亲自教他们怎样进行bbq,怎么才能烤出好吃的食物。

“你……”容析元无语了,佟槿这货实在太奇葩,对方在同个城市都不见,这不是白白浪费大好机会么?

两女有说有笑,没留神外边进来了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

许大医生就是这么傲娇的存在啊!

可现在,容析元却不肯离去,计划还怎么进行?

只是,为什么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她心底会有失落?男朋友?她根本没男朋友……

她怎么能甘心?她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容家老爷子,以为可以得到庇护,但没想到,容老爷子使出了“杀手锏”却也没能阻止容析元和尤歌去领结婚证。

就是这一枚南洋金珠18k金镶钻戒指,成为了此刻无数双眼睛盯着的宝贝。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天有点凉,龙晓晓只穿了一件衬衣,冷得发抖,却还是没表现出来,咬着牙,凝视着霍骏琰,好奇地说:“你怎么会在公车上?你不是回家了吗?”

“……”龙晓晓无语了,她喜欢卓毅,那是大学的事,现在她喜欢的人只有霍骏琰啊!但这要怎么说出口?龙晓晓苦笑,不再说话,任由霍骏琰误会去吧,她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这个……暂时没有,但他们看起来凶神恶煞的,说如果半个月内不凑齐十万,他们就要……就要烧我们家的房子,可我们是租房,我怕万一这些人真的凶起来怎么办?你是警察,能帮帮忙吗?”龙晓晓眼里的担忧越来越浓。

容析元停了停手里的叉子,头都没抬,紧接着又继续吃。

“你……容析元,你是不是欺负了尤歌?你还算是个男人吗?你……”

不少目光都落在尤歌身上,她天生丽质的容颜,走到哪里都令人难以忽视。某些人已经在心里暗暗咒骂,怎么这次那么不走运啊,遇到如此强有力的对手,只怕是很悬了。

一阵静默之后,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是许炎带头鼓掌的,他拍得很用力,他眼神里的激动满怀着赞许。

“这项链,是我戴在身边几年的东西,原本是打算捐别的出来,不过刚才我又改变了主意,还是觉得捐这条项链才最适合。”尤歌脸上看不出任何异常,但她所说的改变主意,是为了什么?台下的人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郑皓月和容析元。

容析元没说话,一直都盯着尤歌的脸,好像时间空间都停顿了,他眼中只有她。眼睛一眨不眨,好像生怕眨眼就会惊醒。

br />

姨夫?尤歌居然敢这么叫他?

容析元的一只手拿着酒杯,可好像捏得太紧,恨不得捏爆似的。

蛰伏在容析元灵魂深处的某些东西,终于是清晰了,令他避无可避。

容析元也闭目养神,只是心情却不似表面那般平静。

“萝卜……额……我饿了,我要吃萝卜……这是萝卜吗……”

p; 可如果现在不说,明天容析元一大早上班了。

唐虞梅,怎么会是唐虞梅?

“这么激动做什么?呵呵……你激动也没用,这是澳门,不是香港,我也不是软柿子,既然有能力将析元带回来,我就做好准备你会上门来,实话告诉你,如果你想要带走析元,我保证你会后悔的……我曾经做过的事情,相信你也有所耳闻,要说心狠手辣,我绝不比你差。”女人阴森森的笑容,一扫之前的贵气,只剩下一副面目可憎。

没错,这个疯子一样的女人就是何家大少奶奶,何炬的老婆,唐虞梅!

唐虞梅神秘地一笑:“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了,何家有何家的秘密,又不止我这一件,只要我肯容得下,我就可以用自己的秘密去交换别人的秘密,用我想要留下的人来交换何家一直想接回来却又没能如愿的人……”

一天的休假虽短,可聊胜于无啊,尤歌在吃早餐的时候终于想到了她想做的事。

平凡人就是这样生活和恋爱的,尤歌和容析元总算开始体验一把了,感觉还不错,觉得以后每个周末都可以安排一下出游计划,不管是郊外还是市内,总之就放下工作轻松一番,这才是品质的人生,才是愉悦的生活而不仅仅是生存。

“这个东西……你还是拿走吧,我们不需要?”

“你是容析元啊,你怎么可以无赖到这种程度?”

“上次不是叫你收回保镖了吗?”

容析元蹲下身子,轻轻握着璇宝贝的一根小手指,温柔得能滴水的声音说:“宝贝儿,睡觉吧。”

乱了乱了,一切都乱了套!

“析元……原谅我,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我太……太爱你了。”翎姐像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这番话,眼角禁不住流下两行清泪。

密密的椰林带来了一片青葱的绿色,让人视觉里一亮,感到一阵舒爽,放眼望去,透过椰林的空隙能看到白色的沙滩狭长的海岸线,再往前边行驶不久就是维多利亚港了。

这躺下装死的人忽然就动了,猛地坐起来,惊骇的目光瞪着眼前的三人,愤懑地怒吼:“你们要做什么?凭什么要脱我衣服?警察就了不起就可以乱来吗?”

尤歌静静地听着,视线久久没移开,忽地,她脸色一变猛地抬眸:“霍叔叔,我想起来了,当年案发的时候,在我晕过去之前,我听到车外两个男人的对话,其中一个问,要不要把那个小孩也杀掉,另一个男人说,小孩就算了,因为他也有个年龄相仿的女儿……”

这货,就惦记着那蚀骨的美妙滋味,趁机不想戴了。

尤歌左等右等不见佣人来,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只有再打电话催一次。

赌王也担心自己哪天走了,万一何家的产业遭遇不测,有几个是可靠的朋友可以帮忙的?一切都要防患于未然,不能等危机来了才抱佛脚,那时已经迟了。有高瞻远瞩的目光,才能站到更高的位置,守得住江山。赌王不愧是赌王,早就明白这一点。

============

警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看见这女人的眼泪,他会莫名地感觉烦躁,拥有这样楚楚可怜纯净眼神的女人,却是一个“生活不检点”的人,如今这社会是怎么了?

最近佟槿心情太糟糕了,烦闷异常,此刻更是一心只盼着容析元早点醒来,这份亲情,是其他任何人不能取代的。

何碧翎这如画般精致的面容浮现出薄怒,可佟槿又说:“这是病房,需要安静。”

“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你钱,不过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收到钱之后还敢兴风作浪,我不会饶了你!”何碧翎也不是省油的灯,反过来威胁。

赫枫不但不紧张,反而慢悠悠地点燃一支烟,搂着美女店长的香肩,轻笑着说:“别慌,我们就当是在看个晚场电影。”

...天色已晚,车里也没开灯,但周围淡淡的灯光透进来,让他脸部的轮廓在昏暗中若隐若现,深邃立体而富有艺术感的五官染上了一层神秘的魅惑。

一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十分钟……

“¥&%*……(&容析元你臭*!我跟你没完!”尤歌满脸通红地跑进了浴室,看样子是急着漱口去了。

在这嘈杂声中,忽地冒出一个响亮的声音……

“ok,晚上我去接你下班,餐厅我已经订好了位置。”

这位主动追求许炎的美女离开了,后边又陆续来了不少病人,一直到了五点钟,差不多快到了这一科停止收挂号的时间。

更劲爆更可怕的事实,就这么从容析元嘴里说了出来,这本来是他一直都隐瞒的秘密,却因为一时控制不住而抖出来,可想而知他多么痛心。

赫枫那家伙赶紧补充道:“晓晓,别管他们了,你那个药膏对他们没用,他们擦的是特制的。”

“老兄,别卖关子了,快说。”

尤歌也是一脸好奇:“大叔,真的有人选了?怎么我想来想去都想不出有谁可以胜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