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88章:首善之区

冰灵域 64810

照完了相裴淼心就转身,曲耀阳也没有多说什么,望了一眼她离开的方向,走向郭董那一边。

……

“你不罩我谁罩我啊?再说了,你也不想一辈子被于总压在脚底下吧?论资格、论管理经验,你哪一样不比他强?不过他运气好点,跟总部的人要熟悉得多。但如今的形式也不一样啊!如今咱们换了老板,也跟‘宏科’扯上了关系,如果咱们能想办法套到曲总那边的关系,还瞅以后都上不去吗?”

她果断看向一旁的于康,“在大家工作之前,我有几句话想说,于总。”

经过狱警的代领,裴淼心很快在一间中间隔着块又长又重的玻璃的房间里,看到被另外一头的狱警带出来的夏芷柔。

裴淼心听着都要笑出了声,“那你打算怎么不亏待我呢,曲耀阳?我们已经签字离婚了,我早就已经不是你的女人,就算是昨天……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跟你之间也早就结束了,这是你对夏芷柔的承诺,难道你忘记了?”

他的手中正好拿着一只盛了酒的高脚杯,这夜里孤单,以着他的脾性这时间也应该在外面狂欢,可是下了飞机就接到桂姐的电话,说大少奶奶过来了,给老太太熬粥又在屋里陪着说话。那时候他正坐在车上,一边歪在床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眼角一边听桂姐说话。

曲母抬眸望了一下,本来刚才还在生气孙子被人无缘无故给打了,要不是那裴淼心什么事不好干,非得这么多年后才给她弄个孩子出来,刚才也不会害得他们好好的家庭就这样闹了一场。

他说:“芽芽,爸爸现在只有你了……”

夏芷柔冲她点头,快步上前接过阿成手里的孩子才去看曲婉婉,“她不是我叫过来的,我没事叫她干什么啊?我不知道你跟妈今天会回家来么,你妈那么讨厌她,我怎么敢让她们遇上啊!遇上了,万一让有心的人晓得了,还不以为是我故意搞的鬼。”

他总觉得这一切都该是自己欠了她的。

裴淼心一骇松了手中的门,眉头都快皱成“川”字,“曲耀阳,你干嘛!”

易琛开车进去,一进大门,左右两边各一只巨大而精致的喷泉,伴随着绿化带两边幽暗醉人的路灯,将暗夜里六层楼高的主园映衬得像极了凡尔赛的古堡花园。

声音有些沙哑,“没事,芷柔,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一直在一起的。”

“这个你放心,就算耀阳不爱我,我还是爱着他的。我这人有个习惯,只要是我喜欢也想要的,谁都别想来同我争,谁争都不行。”

“妈?姐姐……”

“爱交代不交代!总之我现在跟phoenix挺好的,他可比那什么雷少大方多了。我现在又没结婚,我有权利为自己挑更好的。”

“现在已经没事了,我陪她在公司里。”

正好是他晃神的片刻,先前多少有些错愕的易琛在那几下之后突然回神,站起身从身后冲上来抓住曲耀阳的胳膊,扬手就回了一拳。“就算军军不是你跟曲耀阳亲生的孩子,可你们毕竟在他还是襁褓的时候就带他回家里,与这孩子朝夕相处的这么多年,他就算平常再任性再不听话,可他还那么小,也知道要护着你。”

从“缘会所”里出来,迎着冷风站在街边打车,看着这日暮渐暗的城市,裴淼心拢了拢身上的衣衫,万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的今天,她也能这么平静地站在街边,欣赏着这个城市早就不属于她的繁华和璀璨。

“陆大少,你看过了就算了,难道不需要表示一些什么吗?”

“打住!”苏晓慌忙截断,“我求你了嘞,姐妹儿,你可千万别说什么如果我是个男人你就跟我了什么的,虽然我也承认现在的你确实不错,又美丽又自信还是个专业人士,可是这可怎么办呢?姐妹儿我天生就喜欢男人,而且还得是个帅哥!就算我真有机会当个男人,那也铁定是玻璃,是断背山!所以我求你别再糟蹋我了行吗?我可不想蕾丝边儿,你懂的。”

曲臣羽换好睡衣重新在床沿坐下,长臂一伸,便将裴淼心母女紧紧揽抱在自己怀里。

她看着他与擦身而过,他身上的酒气还没有散去。

“我什么什么目的啊?现在需要工作的人是你,我是在帮你!我意思是这个单身的帅哥,也可以抚慰一下你孤单的心灵,谁要谁拿去!”

她恨恨咬牙站在雨里望他,“下流!”

“我也是事后才知道,amanda在臣羽回国之前给我发了封邮件,说她怀疑臣羽是借着滑雪的名义自杀,可我却是相信我的弟弟,他一定不会是个那么脆弱的男人,他一定不会去自杀,他不会!”

裴淼心高兴得心底突然就炸开了花。

“我怎么没资格了?刚才在客栈里人多,我方便跟你说些什么,可是现在这里不同,怎么旁边没人了你就不转了吗?跟你在一起的那些女的是干什么的你不会不清楚吧!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裴淼心,好好的裴家的千金小姐不当,你出来卖,你还要不要脸了!”

裴淼心疼得一声闷哼,他早就抓着她的小手向下去摸他所有热情的源头。

可是耀阳不同啊!

耀阳一直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值得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我没有不说一声,我当时给你留了张纸条,我还给你发了条短信。我以为……我只是以为你选了汤蜜,更何况我没有权利要求你跟我一起离开,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曲耀阳快步从宴会厅里出来,找到停在门口的车子,刚坐进去发动引擎,便看到曲市长追了出来。

他脱下了身上的衬衫,那从腰腹一直盘亘到他尾骨以下的疮疤却看得裴淼心一怔。

聂皖瑜拼了命地挣扎,更是恶狠狠地望着裴淼心,“这下你满意了吧?你一定觉得自己特别得意吧?当初夏芷柔是怎么对你的,你现在就是怎么对我的!我爱一个人到底有什么错,我不管就比你晚认识他几年罢了!就算是你,当年在知道他有一个喜欢的人时,他这样对你你不伤心不难过么?”

她绷紧的神经就快要断开弦来,却还是拼命笑笑,“不骗您不骗您,嗨,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啊?我有多喜欢他多爱他啊!他想放手我都不答应!”

“可是我知道是我耽误了你。”他的笑容依然和煦,“其实我说过一些话,骗了你。虽然我也不大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我也明白你跟我哥之间其实早就没有什么,可是我心里一样会觉得惶恐,所以才会说了那样的谎话骗你。”

曲耀阳侧眸望了望弟弟,“听说你现在在准备公务员的考试,到底怎么样了?”

“噹!”的一声,好像有个巨大的撞钟撞了一下裴淼心的脑袋,让她本来愤怒清醒着的大脑瞬间便得模糊。

“你开什么玩笑?”裴淼心冷笑打断,“曲先生如果觉得现在我们这样的状况还不够糟糕,你还想再拿我来开玩笑……”

隔着一条马路,她似乎都能看见靠在车窗边正跟自己说话的男人形容憔悴,头发似乎也乱糟糟的。大忙人曲耀阳,从一地飞到一地,又在极短的时间里飞回来,就因为接到什么消息所以匆匆忙忙往回赶,她可不敢希冀他是因为得知夏芷柔干的这些事情,所以特地回来帮她解决问题。

所以这次没再给他机会冤枉自己,裴淼心抢先开口道:“我都已经辞职了,怎么曲先生现在才想要为你老婆伸张正义?”

裴淼心的心跳漏了一拍,但又迅速恢复平静。电话那端仍然是车水马龙嘈杂的声音,她甚至没再听见他多说一句话或一个字,又或许刚才他那几近飘渺的声音,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东西。

他如鲠在喉,“我只是,想你对我好一点……”

她喉咙有些干涩,但还是很快听到自己的声音,“我跟臣羽已经排了期注册结婚,这一次是两情相悦,没有勉强,也没有不甘,只是我们两个,很单纯的想要在一起。”

深吸了几口气,唇角也抽了又抽,曲母好不容易镇定些心神后,才勾了下僵硬的唇角,“既然是厉家的朋友,那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今天本是婉婉爷爷的寿辰,家里邀的,也都是些亲近的朋友,我没想到这样也能混个外人进来,只怕待会惊了别人,更不好。”

“婉婉!”裴淼心轻叫一声赶忙上前将她扶起,曲臣羽这时候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块巧克力来,撬开曲婉婉的嘴巴就往里边塞。

“这不是喝不喝得起的问题,而是做人应该适可而止,吃东西也是,吃多了就会吃坏肚子,你说,麻麻已经告诉过你几回了,嗯?”

他有问过她需不需要保姆帮忙,她都只摇了头道喜欢做餐点给全家人吃的感觉。

可是今天不行。

却听曲臣羽道:“哥,今天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同淼淼的婚礼,高兴到今天,我盼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家庭。”

曲臣羽一口饮尽杯中的酒,单手捂着自己的脸时,似乎全身都在发抖。

“臣羽!”这一声呼唤,曲耀阳已经赶忙揽住弟弟的肩头,只希望他能快速冷静下来。

不过索性最大的安慰是芽芽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给他打一通电话,这个可爱而又让人窝心的他的女儿,似乎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忘记他的存在。

裴淼心怔然望着手中的红,直到一双大手用力将她从床铺上抱起,铺天盖地的晕眩彻底将她拉入黑暗以前,她只觉得心疼。

裴淼心抬手抚了一下女儿的小脸,“对啊!小弟弟可喜欢芽芽了,再过不到几个月他就会从麻麻的肚子里面跑出来,跑到芽芽的怀里,逗你玩呢!”

小家伙抱着个巨大的熊玩偶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看到这一屋子的人进进出出,再看到曲臣羽回身过来望住自己,只是一怔,立刻更紧地抱住收边的娃娃,低着头不说话。

……

冰箱里还有半盒午餐肉和几颗鸡蛋,她打开冰箱刚刚拿出一颗蛋,犹豫不过半秒又放了回去,将冰箱门关紧。

“你这么晚了还吃东西对胃不好,少吃一点早点休息,天亮了我们还要到爷爷奶奶那去。”

“之韵!”

“我跟裴淼心本来就不是这样!这么多年来她在我心里就跟个小妹妹似的,我娶她是因为商业原因,还有我爸……我原就不打算要碰她,她根本就是个小姑娘,她在我眼里甚至连女人都不是,我怎么可能去碰她……”

糟糕!

即便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他,裴淼心娇嗔着回过头来,“快放开,你不要命了么?”

“是么,我从前是那个样子的?”

“可能是这次在渔村待了些日子,也让我想了许多,太过唾手而得的东西反而没有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获得的东西来得珍贵,我想,子恒也应该一样。”

当然,这段日子以来最让夏芷柔开心的并不仅仅是曲耀阳的病情开始好转,而是——她又再次怀孕了!

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