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6章:是非颠倒

冰灵域 64810

“你这么肯定,北齐人一定会上当?”顾千城抱着小雪貂,与秦寂言一同坐在雪峰顶上。

“也是,”立场不坚定的顾姑娘,立刻附和秦殿下的话。

至于大秦的江山,他是不想要的,也要不到,他要的不过是……江山易主!

“本王不介意纳你进府,秦王府还养得起一个你。”秦王这话半真半假,顾千城一时也不懂,这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战场上,双方在城门口打了起来,赵王的人想要阻止承欢他们进城,而承欢他们则拼命想要杀进城。

“试?怎么试?你要隐藏实力,本王能试得出来吗?”要换作旁人,秦寂言绝对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顾千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秦殿下今晚的举动有点小诡异。

“秦家的正统嫡支。”景炎毫不避讳说出自己的身份,为了刺激老怪物,景炎十分坏心的道:“死在自己的后人手里,是什么感觉?”

“药王什么时候欠长生门人情了?”留守的将士根本不信君亦安的话,一脸怀疑的看着她。

顾千城露出一抹苦笑:“孙女本想等祖父回来再决断,只是……夫人带人去抢我的嫁妆,我怕东西保不住,秦王会不满,情急之下只好把千雪的事说出来。”

“你不知道?”秦寂言以为顾千城逗他玩,更不爽了。

“我们现在也是这么办?”顾千城停下来喘口气,转身问向秦殿下。

龙宝想了想,重重点头,“父皇,你要记得来找宝宝哦,不要丢下宝宝一个人。嗯……宝宝会害怕。”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会害怕,龙宝很用力的瘪嘴,以表现自己的委屈。

当然,天物不是指顾千城。

二老爷和三老爷得知,老太爷是被大哥气晕的,这两个没法继承爵位,只能自己在官场打拼的人,立刻就明白了。

赵王妃不高兴了!

结合从秦寂言那里得到的消息,顾千城猜测,下手的人,应该不是为了算计她和五皇子,而是要算计她与秦云楚。

这么好抓?

“宣。”凤老将军半夜前来,必然是有要事。

“真的……”顾千城点头,可秦寂言还来不及高兴,就听到顾千城话锋一转……顾承意为什么会去顾家陵园,武定真得不知道,他赶到武家陵园时,顾承意已在外面。

在得知大理寺派人去查武芸墓的那天,顾贵妃病情加重,拖着虚弱的身子跪在殿外,述说娘家的委屈,说顾千城如何嚣张、忤逆长辈,拿莫须有的罪名陷害顾家,害顾家颜面尽失,现在更是直接打顾家的脸,要去查顾家的陵园。

老夫人当时离开顾家有多么狼狈,她现在就有多么急切的,想要证明她在顾家的地位,为此她可以牺牲一切。

而,在北齐皇帝和季诺讨论秦殿下此人时,秦寂言也带着顾千城,在凤家精锐之师的保护下,嚣张的踏上北齐的地盘,没有意外……

“皇爷爷,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只是你以前看不到罢了。”秦寂言再次将汤勺递到太上皇嘴边,“皇爷爷,你放心,汤里没毒,我再狠心也不会对我的亲人下手。不管是赵王叔还是周王叔,甚至是云楚,我都不会要他们的命。”死只多痛苦一下,而活着才能痛苦一辈子。

御林军统领一听就知诈不到言倾,干笑一声。言倾不愿与他多谈,双手抱拳告辞离去。

秦寂言给顾千城的暗卫,此时化暗为明,当后方传来一阵骚动时,暗卫立刻跳下马车,一盏茶后暗卫过来,轻敲马车的门,“姑娘,程家的马车来了,他们一路和前面的人交换位置,和我们隔着六辆马车。”

“臣不是这个意思,圣上追封亲生父母无过,可这谥号是不是太过了?”皇上给先太子、太子妃身上加诸这么多赞美的谥号,太上皇造?

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就见一个团火红朝他们掷来,事先没有任何预兆,那团火红还没有落地,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聚在一起的三名官差,瞬间被炸飞了出去。

顾千城站在一旁并没有闲着,她一直在找机会放冷箭,以有心算无心,还别说,真让两个武者吃了大亏,虽然不是什么致命的伤,可也让他们实力减弱,减轻了暗卫他们的压力。

那数万颗夜明珠,拿出去可就是钱呀!

顾承志心里也怪顾老太爷没有把东西留给他,反倒卖了给顾千城还债,只是他嘴里不敢说。

对此,顾承意和顾三婶一点也不怪顾三叔自主做张,母子二人十分赞同顾三叔的行为,“我们一家的命都是千城救的,没有千城就没有我们的今天,别说一百万两,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

秦寂言和顾千城解开心结,在最初的尴尬和别扭过后,两人又恢复如常,不过秦寂言似乎比之前更宠着顾千城了。

临出发前,秦寂言已经把他们来时的痕迹抹除,那个有双头蛇的山洞,被他推了一块巨石砸下去,就算有人过来也看不到他们出现的痕迹。

试想,一个连自己亲生祖父,叔伯都不会放过的人,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明主吗?值得追随吗?

回去的路上十分平静,至少没有再遇到刺客。

“唔……”顾千城呼吸一窒,拍掉秦寂言的手,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跳了起来,“啊……之前你肯定也捏了我的鼻子,害我没有办法呼吸,是不是?”

“不懂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了。”太上皇扭头看向窗外,“还有半个时辰,吉时就到了。你说朕在吉时现身太庙,在文武大臣面前指责寂言软禁、谋害朕,寂言的登基大典还能办下去吗?”

秦寂言做这些时并没有防着顾千城,顾千城一直在旁边看着,看着子车离去的身影,顾千城不由得轻叹,“看样子,暗风楼上下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你。”就连一直对秦寂言忠心耿耿的子车,也不愿意让秦寂言碰暗风楼。

小伙伴们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现在想清楚后,立刻同仇敌忾的道:“赵王真卑鄙。”

“退兵!”城外,本已经取得胜利的将士们,不得不退兵十里,要说不生气那是骗人的,不过这份不满却是针对赵王,与秦殿下无关。

“可……”想到秦殿下离去前那番话,幕僚们终是觉得不妥。

秦殿下已渐渐掌控了大秦,就算他们两人的婚事有点波折,顾千城也相信,他们可以解决。

“臣,定不负皇上重望。”焦大人早就有心理准备,虽然与朝臣一起来劝说秦寂言,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啪嗒,啪嗒,一颗颗的泪珠落下……

此刻不比昨晚,大庭广众之下,他要再帮顾千城,要是顾千城借此缠上他,对他来说是个麻烦。

皇爷爷年纪越大,越喜欢粉饰太平,为了平息三位皇叔的不满,只能牺牲他。

凤于谦奸笑一声,说道:“很简单,只要你现在娶妻,然后抢在封似锦前面,生一个孩子,这不就赢了封似锦吗?要是你怕你的孩子,没有封似锦的孩子聪明,那就多生几个,在数量上赢封似锦也是可以的。”

秦寂言虽不站在殿中,可他一举一动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他一开口北齐的官员就发现了,而坐在他对面的摄政王,还没来得及走回坐位,听到秦寂言的话,又过来问道:“秦王怎么了?可有什么不满?”

前前后后加起来将近两个月,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抱着顾千城,会有反应真得再正常不过了。

老皇帝倒是意外,“难怪老五有银子拉拢人,原来是抢了一个姑娘家的嫁妆,也亏他做得出来。”

没办法,她还被人按在腿上呢。要是再打两下,她的脸就丢尽了。

还有一刻钟!

顺利拿到活火山的地图,秦寂言毫不迟疑,下令水师按航线行走。

禁卫不敢耽搁,提刀就冲了上去,秦寂言身边的武将,恨不得趴在地上,用血肉之躯替秦寂言挡住来自地底的暗杀。

暗卫打了一个响指,便有人牵了一匹马过来。暗卫翻身上马,策马朝狼牙山奔去,一千精兵则紧随其后,快跑跟上。

秦寂言侧过身子,才没有被金珠砸中。

“能证明什么?证明我不是靠家中庇荫?”言将想到自己在军中,听到最多的就是他有一个好父亲,他有一个好出身。无数人在他背后说,如果他没有一个好的出身,他绝对没有今天的成就。

顾千城打开小包袱,往嘴里塞了一片生姜,同时将自制的口罩与手套带上,才往里走……

秦寂言默默地看着,看顾千城喝得香甜,可他却觉得牙酸,等到顾千城喝完,秦寂言忙接过杯子放到桌上,一脸严肃的道:“这些冰冷的东西伤胃,要少喝。”

“殿下,乖……二十五岁正正好,这样你就不用担心,孩子抢你的皇位。”顾千城摸着秦寂言的脸,像哄小孩一样的安慰道。

没有办法,顾千城爱吃的那些菜不是酸酸甜甜,就是麻辣重盐,这对秦寂言和景炎这种出身良好、重注养身的人来说,真得是一种折磨——他们吃不习惯。

景炎饭也不吃了,命人立刻去请大夫……凤于谦一马当先,冲入北齐大本营,生擒北齐三皇子乌于稚,提前结束了战斗!

一直睡在有火炉的地方,醒来确实需要喝口水润润嗓子。

他是想要控制顾千城,可更想把母蛊拿回来,可不曾想到,事情最后却变成这样……一连十三份折子,等到太监一一念完,满朝的大臣已是大气都不敢出,而被点到名的那十三人,则是瘫倒在地上,有几个罪名较轻的还能保持冷静,可面对如此压抑的气氛,却没有一个人敢发声。

顾千城脸色微变,没有再阻止,眼神冰冷地看向刘管家:“谁告诉你,孙妈妈是失足死的?”

顾千城淡淡开口:“你没得选择。”顾夫人不会放过赵婆子,赵婆子只能跟着她。

顾千城也不生气,脸上始终带着恬淡的笑,不疾不徐的走着,偶有胆子大的丫鬟,在背后小声地骂她是“疯子”,顾千城也只当作没有听到。

孙妈妈连珠带炮的问道,不等顾千城回答,又说要冲出去找老太爷给顾千城做主。

顾千城平日里是个没主意的人,所以孙妈妈才会事事为她出头,如今见顾千城心中有盘算,气势也比平时强,孙妈妈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夫人在天有灵,看到小姐懂事了,一定会很高兴,小姐你这样很好,这才是大家嫡女的风范。”孙妈妈高兴地直落泪,把赵王府临时换新娘的事都忘了。

“这个问题,本宫也想知道。”秦寂言没有程将军的话,他要能回答的话,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现在秦寂言说,他事先不知,老皇帝派人传诏他回京的事,可见这事透着蹊跷。

“皇爷爷宣诏,京城是肯定要回的……”秦寂言并没有把话说死,略一停顿,便问向封似锦,“对了,传旨的钦差在哪?”

不能,力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这只是幻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说白了,不管是封首辅还是这几位闹事的文臣,他们都是想要在朝堂上立足罢了,只不过大家用的方法不一样。

她从这些人的眼睛中看到了疯狂,看到了暴虐,唯独没有看到希望与感激。她们的人格近乎扭曲,顾千城不敢保证这些人心中还有善念。

“就算还有别的要求,可也不能这么高呀,六百万两我根本拿不出来。”药王谷拿得出,,可药王谷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吹来的,现在大秦张口就是六百万两,这简直是抢劫。

顾千城的话君亦安相信,只是,“如果赔银子能解决,我要找你干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赵王给秦殿下留下的麻烦一点也不少,秦王几乎是要重新将这座城的次序建立起来。

秦寂言他们几个人在前线奋斗,顾千城躲在后面也没有闲下来,她没有法和大家一起奋斗在前线,就尽可能的在后面多做一些,为大家准备药材,熬夜……为军医减轻负担。

里面是双人份的肉汤,现在还是温热,一打开香气扑鼻而来,引得人饥肠辘辘。

有一份足够了!秦寂言可以在景炎面前,嚣张的说他输了,可他却无法说自己赢了。

不是他不想尽快离开,实在是没有力气,而且身上的伤一动就流血,为了不让自己失血而死,他还是省点力气的好,左右景炎的人品虽然不怎么样,可还算守信,把水师谴走了,就绝不会再让他们杀回来。

虽说秦寂言可怜了一点,可却因此收获了老皇帝的愧疚,要不然凭他一个小屁孩,就是本事再大,也不可能活下来。

哈哈哈……景炎放声大笑,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我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君亦安虽然有心脱离父辈的生活,只想隐姓埋名的过日子,可她愿意这么干,也要看旁人乐不乐意,容不容许。

长生门的人找上君亦安,就是看中了药王的人脉,而想要动作药王这些年积攒下来的人脉,自然只能找上君亦安了。

秦寂言一脸无奈,“你这么调皮,你夫君压力很大。”

“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关系。”秦寂言不假思索的说道,而这句话就是他的心声……

“大管家,给华大夫双倍诊金,派车夫人送华大夫回去。”老太爷对医好自家孙子的人,丝毫不吝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