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73章:有隙可乘

冰灵域 64810

从唐毅手中飞出去的正是一把断刃,也是李建山卖给唐毅的断水。断水的刃鞘此时正握在唐毅的手中。

“再来!出去后,去追钟教授他们。”唐毅说道。

要知道,其他四支军团,随便拿出一支都是可以轻易摧毁一支顶级海贼团的,若是两支联合起来的话,就算是面对‘四皇’海贼团也敢硬碰一下。至于四支军团联合起来

“去展鹏那边一趟!”

“龙夏洛,”纪小暖进入一级戒备,“你是不是……”

**

龙尧宸薄唇轻阖,看着颜若晞的样子,突然嗤笑一声,深邃的眸子噙了怒火的冷嗤说道:“怎么,颜若晞,你这是在逼我吗?”

夏以沫身体一震,反射性的朝声音来处看去,她一脸茫然的仰头看着龙尧宸那种如刀削的俊颜,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问道:“你怎么来了?”

苏沐风暗暗翻了眼睛,十分讨厌sophie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女朋友!”

夏以沫停住了脚步,她蹲在马路边,双臂环着膝盖,将脸埋在上面流着泪,渐渐的,她失声痛哭了起来……

夏以沫苦涩的笑了下,没有说话,此刻的她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龙天霖是刻意还是无意的出现在她面前了,她的脑子里只有龙尧宸那冷绝的话,她不能失去乐乐!

颜若晞安静的让龙尧宸倒弄着,她静静的感受着他的动作,心里却突然庆幸,眼睛看不到了,听力却要别一般人都灵敏许多。

“有‘夫’之妇”被龙尧宸咬的紧紧的,好似要将这几个字连同夏以沫咬碎。

“小宇不会做出这样的事!”夏以沫好似害怕着什么的反驳。

龙尧宸倪了眼烈风后,又交代了几句,关闭了视频通话,随即拿起手机,回拨了夏以沫的电话……

身体渐渐开始发抖,夏以沫瞪大了眼睛,呼吸开始急促。龙尧宸的每一声呼唤让她潜意识的害怕,那总害怕带着对他出自灵魂深处的一种抗拒。

“哼!”段少洹猛然起身,直视着段震,“还有两天……”他眸光变得阴戾,“今天的事情不管龙尧宸做的多好,始终我看懂了一件事情,龙尧宸并不是表现出来的那么不在乎夏以沫,”转身,他拿过一旁的飞镖,看着前方的镖盘,鬓角轻动的缓缓说道,“那天,我只要拖住他……就可以了。”

“如果我将你当小孩子,那天晚上我会直接送你回龙岛。”龙尧宸眸光微凛,冷漠的说道,“虽然不想让三叔知道你受伤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我是希望你看清楚a市的局面,你我身份不同,有些事情,你也不能全凭了性子……”

“莫小姐在殿下身边,你无需担心,”沈麟看着付兰芝终究开口,“到了a市,会有人来接你,也会为你安排好一切……不要拒绝,这个算是莫小姐的心意,殿下只是代为转达而已。”

她带着迫切,甚至忘记了相见的尴尬去了会客室,可是,外面不是莫少恒,而是……付祯茹。

冷冽示意侍应生上了糕点和饮品后,说道:“你和小姨先在这里聊天,我回公司一趟,等下一起去吃午餐?!”

“州长,你说……曾首长到底知道不知道曾月来a市?”

她知道,她不但今天,就算明天……甚至这一个月里,她都找不到工作!

这样的认知,让她的鼻子猛然间一酸,眼泪瞬间就遮挡住了视线,她颤抖的说道:“为什么非要这样?我已经妥……啊……”

“时间!”龙尧宸话不多说的冷漠问道。

夏以沫轻轻扇动了下眼帘,然后又闭起了眼睛……自己真的是无药可救了,做个梦,竟然都梦到了自己回到了别墅,那张她睡了一个多月的床。

“后果?!”龙天霖冰冷了脸,“我可以退出国会,但是,这个梁子,我结定了。”

“宸少吩咐,你上下班的时间由我接送。”刑越理解了夏以沫的意思后回答。

去医院的车上静缢的让人压抑,颜若晞垂眸说道:“宸,你不要生气……这次是意外,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乐乐清澈的眼睛轻轻扇动了下,看到龙尧宸,小小的他忘记了所有的害怕,脑子里只有刚刚借用惯性用脚踹开玻璃,斜身飞进的身影……这个是他的爸爸!他骄傲的想着……

夏以沫微微拧了拧眉,就见龙天霖一面换着鞋,一面嘟囔的说道:“这鬼天儿,都赶上t市的梅雨季节了。”他朝着夏以沫走来,“小泡沫,给我倒杯热茶……”

“龙、天、霖!”

龙天霖双臂环胸斜斜的倚靠在急诊室的外面,他凝着脸,眸光一动不动的看着急诊室紧闭的门,整个医院各科的主治大夫全部在里面,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一秒他都等的焦躁。

“走吧。”夏以沫拉回视线,眼睛里却透着对树林里的念念不舍,不舍的到底是曾经的记忆,亦或者是如今的想念,也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说:我想你成为我的第一个男人!

夏以沫疑惑的看着衣帽间的方向,不知道龙尧宸到底要干什么,当听到里面懊恼的声音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走了上前……当人站在衣帽间门口,入目的一片狼藉,夏以沫目瞪口呆的扫视了一圈儿,最后视线落到了龙尧宸的身上。

带头的男孩儿一把将发霉的面包扔在脏兮兮的地上,还不忘踩上几脚……才悻悻的离开。

莫忻然看着那块已经发黑的面包,缓缓伸出布满青紫痕迹的小手,将面包捡起来。

空中突然下起了雨,一滴一滴,然后是倾盆大雨……她小小的身子,在大雨中像是要被淋散架一般可怜。

她猛地将面包塞进嘴里,狼吞虎咽的吃下去,期间好几次被噎住了,她便就着雨水,把面包吞了下去。好几次,她被那味道弄得反胃想吐出来,可是……她想要活下去,哪怕活的在痛苦也想要活下去。咬紧牙关……她把面包咽了下去……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也会活的像个人!

至今能请得动他的人并不多,无关金钱和地位,全凭spark心情……

他的手猛然握紧,他要看弟弟,现如今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他不甘心,但是,却又无可奈何,如果这次不是宸少,就算他想进入有spark的演奏会都是不可能的,如今的沐风,根本就是要和整个苏家断绝一切的联系,不管任何,他不在承认自己是苏家的人,也不会再原谅苏家的任何一个人……

音乐渐渐激昂起来,透着无法挽回的悲怆,小麦的脸色已然陷入痛苦之中,苏沐风亦是如此,此刻的两个人,都被对方的音乐拉入了一个没有办法走出来的漩涡,可是,却又甘之若饴的沉沦下去,两个人仿佛较劲般,又好似惺惺相惜,又好像彼此同情……就这样,直到最后一个音符的收尾……

从头到尾,他的举动都没有引起龙尧宸的一丝情绪,甚至,连看一眼他都没有。

“我喜欢有趣的游戏!”淡淡的一句话,透着睥睨天下的气势,龙尧宸放下手中的杯子顺势起身,缓缓说道:“我会在a市停留一段时间,若晞走了……你也可以回去了,我不想三叔跟我要人!”

冷冽看着脸色不好的付兰芝,眸光变得深邃的说道:“当初我想要让你离开,就是害怕今天的事情发生……”只要有付兰芝在然然的身边,早晚,都会变成定时炸弹。只有她的离开,然然才能得到和过去无关的生活。

人已经出去两三个小时,她难道就没有想过,她不在……手机不拿,包不拿的情况下,有人会担心吗?

“叮”的一声划破已经弥漫了压迫气息的空间,车载电话请求通话,龙尧宸眸光沉冷的摁下了接通键……

龙尧宸沉默了,他胳膊撑着椅子的扶手,手背肆意而慵懒的支撑着下巴,沉思了片刻后方才淡漠的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我会处理,澈澈没有回xk的时间,你盯着点儿,另外,烈风在齐亚那边事情告一段落后,我会让他去趟四九城。”

龙尧宸坐在小酒吧前的高脚椅上,手指慵懒的擒着酒杯轻轻晃动着,墨瞳幽深的落在窗外,看着渐渐暗沉的天色,思忖着一些他还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李逸将身后那些调侃的声音抛远,不同往日的要嬉闹几句的蹦入了电梯,手更是慌乱的摁着电梯的按钮,仿佛就连几秒钟都没有时间去等。

a市戒毒所。

夏以沫看了看那些被保安架走的人,微微叹息了声,突然觉得很讽刺。

微微勾了唇,冥洛走进电梯,喃喃自语道:“爱情……果然是改变一个人最有效的利器!”

“累了!”

苏沐风闭上了眼睛,一滴泪从眼缝中缓落,顺着脸颊滴落在了琴箱上……

**

“啊——”

“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么,钱没有,我爸的命……你拿走!”夏以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她看着地上伤痕累累的夏志航,也不知道因为气愤还是伤心,身体微微的打着颤儿,她转眸看向赵海,咬了咬牙说道:“如果相信我,十天后我会来还钱!”

记者的问题从开始的好奇渐渐变得尖锐,大多成了质疑的声音。毕竟,这样的通知怎么都不可能是从一个女的这里随随便便的说出来。

龙天霖说完,扶着夏以沫的肩膀就往电梯走去……

看着网络上疯传的消息,基本就是围绕着。

“沫沫,”龙天霖卸去痞气,整个脸上全然是认真,只听他说道,“如果你不和我订婚,恐怕……我将要成为世界政坛的笑柄。”

乐乐抿了下唇,然后说道:“你能给我讲讲,身为龙室人应该要做什么,还能有什么权利吗?”

随着龙天霖给外界给出的确切消息就仅仅剩下了五天,龙岛到处忙碌的不得了,尤其是龙家的司务长。毕竟,龙天霖和夏以沫的事情太过突然,突然到没有任何人做好准备。

a市。

夏以沫没有欢呼,脸上也没有喜悦,只是看着金花1号,渐渐的,鼻子酸了,眼眶红了……甚至,她除了本能的反应外,脑子也空了。

“师父,我过了……”夏以沫此刻方才开心了起来,“我通过了王子定下的训练任务,我通过了五朵金花的考核,我过了……”夏以沫开心的流下了泪,“我可以回去找他了!”

想到龙潇澈,carina突然皱了眉,原本被保养得宜的脸上顿时出现了褶子。

龙尧宸垂眸划开手机屏幕,发现上面竟然有二十多通未接来电,除了秦枫的一个,剩下的都来自一个没有记录名字的号码,但是,龙尧宸却一眼就认出,这个是夏以沫的。

“等等!”电话里,传来夏以沫急切的声音,甚至,能清晰的听到她呼吸变的急促,“阿宸,乐乐……乐乐睡了吗?”

说到最后,夏以沫的声音有些不能控制的哽咽,这样的情绪透过电话传入龙尧宸的耳朵里,顿时,他的心脏就好像被针扎了一样。

夏以沫抽噎的吸了吸鼻子,眼睛红红的看着龙尧宸,这张脸,他看了一个多月,从开始的讨厌、害怕,到现在心里有了小小的念想,可是,从来没有比现在要讨厌看到过!

龙尧宸微不可见的蹙眉,他明明是下来警告夏以沫的,可是,话到嘴里却软了几分,而她此刻欲哭无泪的样子,让他本来就烦躁的心更加的凌乱了起来。

唔!

夏以沫在第一时间紧闭了自己的牙关,她拳打脚踢的想要让龙尧宸离开,可是,龙尧宸仿佛对她的“暴力”完全不介意,只是狠狠的吸吮着她的唇,又疯狂又暴力,让她的唇麻涩的不得了。

“唰”的一下,夏以沫的脸就红了起来,她扯了扯嘴角的笑了下,余光正好倪到司机抿嘴而笑的样子,暗暗呲了下嘴说道:“往事不堪回首……哈哈……”

莫忻然和向晚穿着伴娘服陪着夏以沫,看着她幸福,看着龙尧宸将她不曾说出口的遗憾一一弥补,莫忻然的心突然有着什么东西在流动着。

仪式过后,将是在皇家别苑举行的宴会。莫忻然车向晚陪着夏以沫换衣服,“无情”的放弃了龙尧宸为她准备的礼服,她穿的是莫忻然亲手设计的那件。

苏沐风先是环视了一周后应了声,“嗯,我很快就过来,你就在这里不要动,嗯?”

“我的包不见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取!”苏沐风说着就欲离开。

窗户纸被捅破,苏沐风垂眸,一抹苦涩在眸底稍纵即逝,“嗯,没有办法拉琴了……”

龙尧宸暗暗蹙眉,宋美娜的话和模糊的情景融在了一起,可是,那样的气息是最熟悉的,但是,此刻确确实实是宋美娜,蓝色的礼服已经褶皱,白色的面具下是一双透着熟悉感,含泪清澈而哀怨的眼睛,一瞬间,他竟是觉得有些像夏以沫,“我会调查清楚……你为你的行为祈祷吧!”

冷冽淡然勾唇,“真是个单蠢的人。”他站了起身,视线微垂俯视着茫然的莫忻然,“别人说什么都信……”他看向前方,冷漠的说道,“莫忻然,这个世界上值得人同情的事情太多了,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的话而放低了防线,否则……”他视线再次偏过俯视而下,“……你会死的连骨头都不剩。”

“咔!”

这时,驾驶室的人也走了出来,宋冉冉撑着伞绕过车头和庄纯并排,她上下打量了圈儿莫忻然,冷嗤的说道:“你就是我哥的女人?”

“以沫,是我!”小可爱急忙出声。

夏以沫在得到肯定后,不顾身上的酸软,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就往路口走去……小可爱也急忙跟了上前。

车途经废弃的民居,黑暗处,一双眼睛看着飞快从眼前划过的车,嘴角淡淡的勾了抹冷血的笑意,只听隐在暗处的人幽幽开口:“再见……”随即她半眯了眼睛,“夏以沫,享受你接下来美丽的人生吧!”

“你说话啊……”彭宇阳双目圆睁,布满了红血丝,“小麦不能受伤,不能受伤……怎么会这样啊?”

“如果小麦有个什么,不要企图我的原谅!”彭宇阳抓着他衣服的手渐渐用力,他死死的咬着牙压抑着自己,最后一把将龙尧宸甩开,猛然转身……就在转身的那刻,他看到了站在走廊尽头的夏以沫,顿时停住了动作,就那样看着她,仿佛要用眼神杀死她一样。

“嗯,嗯……嗯!”隐忍着痛楚的低吟声溢出夏以沫的唇瓣,此刻的她已经陷入了昏迷,但是,意识里,这样的疼痛让她不安了起来。

“疼……”

而他也这样做了,就在龙天霖惊愕的目光下,龙尧宸俯身而下,狠狠的吻住了那不停的溢出痛楚的苍白唇瓣……

莫忻然目光一凛,“除非,离开齐亚岛!”不自觉的,她自喃出声。

夏以沫从开始的怒视到最后的无可奈何,也就任由着乐乐在那里添油加醋的说,然后撇嘴接受着苏沐风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什么不是吧?!”龙天霖一把捞过计划表,“我这是正儿八经的开始对你展开追求,当然要做好一份详细的计划了……”他回头撇了眼明显打字的手指微滞的龙尧宸,继续说道,“反正你和哥离婚了,再说了,没有了他这个竞争对手碍事,我肯定是不会放弃这次机会的。”说着转头看向夏以沫,“而且,乐乐是龙家人,不管他是哥的儿子还是我的儿子,反正是要进入龙岛掌权人候选行列的,又没有差……”龙天霖说的一脸认真,“等我追到你了,你和乐乐跟我一起回龙岛,以后哥想要见乐乐,也比较方便。”

乔治双手紧握,在救护车上,沐风嘴里不停的呓语,大家都以为因为高烧他难受发出的呻吟,但是,他却知道,他嘴里一直在含着“沫沫,不要离开……”

颜展翔眸光轻微的眯缝了下,他并没有理会夏以沫的惊愕,而是嘴角噙着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着龙尧宸,缓缓说道:“宸少果然名不虚传。”

颜展翔嘴角亦勾着淡淡的笑意,他面色不改的迎上了龙尧宸的眸光,两个年纪有着悬殊的男人就这样视若无人的对峙着,时间随着推移,渐渐的,在场的人都觉得周遭的空气渐渐的变的稀薄了起来……压抑的让人没有办法呼吸。

睫羽轻轻的颤动,夏以沫死死的咬着牙不让在眼眶中滚动的泪水跌落下来,她告诉自己要坚强,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了她,遗弃了她,她都要坚强的站着,不管脚步多么的沉重……她都要坚强的走下去,哪怕……始终都是一个人!

龙尧宸薄唇抿了下,拿出手机发了简讯……

就在龙尧宸脸上渐渐透出危险气息的时候,电话铃声传来,他看也没有看的接起的同时放到了耳边。

“怎么样?”龙天霖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手艺,“绝对的色香味俱全!”

夏以沫看着面前的一盘意大利面,面条有些煮的过油了,加上酱料后看上去糊糊的,上面点缀的西兰花也煮过了,色泽不是葱绿色,而颜色很暗,胡萝卜更是蔫吧着的,唯独能看得过眼的,就是那颗小番茄,因为不需要加工,完全是天然的产物。

夏以沫一愣,木然的眨巴了下眼睛,经由苏沐风提醒,她才记起……仿佛,好像,似乎……是她自己认为的……

“wing的那个弟弟?”苏沐风疑问。

原本,在小麦慈善演奏会之后他也是要离开的,可是,如今……他却不打算走了。

小麦,不管你的路有多长,我们都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用你最灿烂的笑来迎接未知的每一天……

“砰”的一声,车门夹杂着怒火被关上,龙尧宸看着倒车镜里,那个明明憔悴却挺直了背离去的夏以沫,整个身体瘫软在了座椅里,由于镜子的折射关系,夏以沫的身影最终消失在眸底,那刻,龙尧宸缓缓阖上了眼睛,安静的空间里,只有他自己残忍的舔抵着自己的伤口。

“是吗?”夏以沫扯着嘴角,一字一字的挤出牙缝,“那还真是恭喜你了……不过,颜若晞,出来混的,早晚是要还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