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9章:自有公论

冰灵域 64810

风湿痛,可在这漫漫长夜,老虎忍受着寂寞和剧痛,辛勤码字,所想的,是播下一颗种子,这种子会生根,会发芽,生出推荐票、打赏、收藏等诸多果实,可这不过是希望罢了,毕竟老虎自知,作者的煞费苦心,到了读者眼里,也不过短短数千言,几分钟浏览即毕,有的只是为何更新不快的抱怨,支持,这是休想的!

方继藩心里倒是挺记挂着那三个家伙的,所以今日也不出门了,安心在此候着。

可方继藩却知道,自己不能直接将这题抛出来,而需将真实的考题藏在众多的题目中,这样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没有惊恐和惊吓,方继藩的心里竟隐隐有一些激动,做了这么多年的学问,不料今日竟可以一窥古人!

这个身体原先的主人,乃是大明南和伯方景隆的独子。

说话之间,他已如出弦的利箭,朝着书房疾冲而去。

哎……

邓健一呆,虽说是被绑了去的,可这不像少爷的风格啊,他倒有些紧张起来,是不是因为少爷被绑了,受了刺激,脑疾又发作了?故而忧心地道:“少爷从前不是说过乖乖去校阅的便是龟孙吗?”

方继藩才感觉身子舒展一些,还没来得及轻松,这须发皆白的英国公张懋便指着他的鼻子痛诉道:“汝父也是豪杰,怎么生了你这不成器的东西,他舍不得教训儿子,老夫却非要管教你不可,你还卖你家祖产了,猪狗不如……”说罢,扬起手就要打。

弘治天子皱眉道:“如此奸恶,闻所未闻,倒是可怜了南和伯,他在外征战,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却是后院起火,人之初、性本善,这是溺爱过度的结果啊,传旨……”

刘健激动的道:“只是经营?”

方继藩很是体贴,他似乎生怕弘治皇帝和李东阳和刘健等人对于十全大补露一无所知,所以特意带着他们到各处的工棚都转悠了一圈,美滋滋的指点这一道工序是做什么,那一道工序是做什么的。

紧接着,朱厚照开始和弘治皇帝进行交割,弘治皇帝急着上任,虽觉得此事荒唐,却又觉得,挣来了这么多银子,放在太子的身上,不知他又会如何挥霍,还是放在朕和国库这里为好,有益于天下嘛。

………………

弘治皇帝其实内心深处,哪怕是知道商贾的重要,可骨子里,终究还是受了儒学的影响,对于商贾,依旧存在几分轻贱。

卧槽……

陈彤孤零零的跪在此,如遭雷击。

见弘治皇帝一走,他禁不住泪流满面,哭哭啼啼的道:“无妄之灾,无妄之灾啊。”

作坊每日的进项大,花销却也是极大。

到了答案揭晓的时候,朱厚照还是很有几分忐忑的。

哪怕是这一场赌局输了。

“是……是……”

等他浑身大汗淋漓的回到了公房时,方继藩也早已回来了。

“听说上月,刘大掌柜自作坊里进了七千多瓶的货物,此番来,一定也是希望能够多备一些货吧。”

瞬间,洛阳人在得知了这噩耗之后,立即就明白,那传闻是真的。

许多大臣,都取出了自家的粮食出来,以作军资,为的,就是防止在接下来的围城过程中,洛阳城遭遇缺粮的状况。

“还请陛下赐教。”洪健忙道。

而放回了梁萧,让他传了那番只追究项正的话,就足以让处在恐惧和对项正不满的楚军上下,开始爆发出来。

项正是被勒死的,他极不甘心,几次挣脱梁萧的腰带,不耐烦的士兵,只好狠狠的用长矛扎了他的腹部,而后,再用弓弦,让他彻底端气。

可这样的表态,无疑是要将这大功劳给梁萧这些楚臣,给他们一次立功的机会。

他从没有过后悔和反省,当初提兵至此,他只是觉得,一将功成万骨枯,大丈夫行事,不拘小节。只要拿下了大陈,就不会有人怪责自己,可现在,他终于后悔了,他万万想不到,最后要赔上的,竟是除了自己的身家性命,还有自己的江山社稷。

梁萧抬眸,他一下子,竟是显得十分的平静,这平静的眼神里,竟带着几分奇怪的样子:“陛下,事到如今,这些话,已经没有意义了。”项正虽是说的慷慨激昂,而事实上,账中的将军,却没有一个人回应他的话。

项正似乎感受到了许多人的心理,他冷冷一笑,厉声道:“怎么,尔等怕了?朕平日待你们不薄,天下人谁都可以畏惧陈军,唯独你们不可以畏惧,杨卿家……你是丞相,你素来知道大局,你来说说看吧。”

当杨义的人头悬挂在了辕门时,越来越多的人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开始私下里彼此联络。

夜幕……已是降临。

积了水的水洼,瞬间被染红了,那一道道雨水冲刷出来的沟渠里,翻滚着鲜红的液体。

面对这天降神兵,莫说是战斗的勇气,便是逃之夭夭的勇气,竟也已丧失。

不过……近来倒是有不少附近的陈人乡勇以及附近的一些散兵游勇会组织起来进行抵抗,偶尔,楚军和越军会遭遇一些袭击,这几乎是常态,随着楚军和越军对附近的扫荡,现在这等散兵游勇,已是越来越少了。

无数吴越官兵踉跄的开始集结,他们一个个无法接受一个可怕的事实。

楚军九万余人,越军虽只来了先锋军马,可后续陆陆续续有十万兵马尾随其后。

可接下来呢?

说到了关内的局势,晏先生先是叹了口气,旋即便娓娓道来。

不只如此,他还看到了大量散落的牛马群,这些牛马,分明是胡人们驯养的,胡人对自己的财产,看得尤其重要,牛马和羊群,是他们的命根子,即便男人去打仗,也多少会让孩子和女人们看着自己的财富,像这样弃置在原野的,实是太不寻常了。

顷刻之间,欢呼声已是冲破云霄。何秀已发出了一声哀嚎。

“汉人最要的,就是面子,脸面在他们眼里,比天还大,则即是所谓的名份,因此,只要大汗表示顺从,表示愿意为他效劳,陈凯之会很乐意饶了大汗,甚至,会令大汗带着族人回到大漠中去,而大汗可以暂时向他们称臣,暗中呢,再厉兵秣马,休养生息,就如那越王勾践一般,我们汉人有一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汗,这已是唯一的办法了。”

陈无极拼命的动了动,发出了一声shenyin。

陈无极突觉得自己眼眶里已被泪水打湿了。

第一营覆没了。

胡人们此时也显出了无以伦比的勇气。

这就是一场消耗,和绞肉机没有任何分别。

第九营上下九千余人,早已枕戈待旦,一声令下,尤其是陈凯之命人打起了龙旗,随即浩浩荡荡,朝着缺口处急行。

生死似乎已经不重要了,更不再需要所谓激昂的讲演,来鼓舞所谓的时期。

叮当……

人天然对恶劣的环境,有一定的适应性,可是这为期半年的操练,也早已磨炼了士兵们的耐性。

可是一个意外,势必会引发无数个意外。

只是现在,因为陈凯之将自己的大帐摆在了整个营地的边缘位置,因而使一营所驻扎的地方形成了一个突出部,反而这里,不但容易遭到胡人铁骑的合围,而且最是危险。

说着,朝身边的传令兵努努嘴,到了军中,陈无极已是如鱼得水,他喜欢这儿的生活,没有什么拘束,也不必去胡思乱想,只需完成命令,然后跟一群官兵们简单的生活操练而已。

而这些流言的背后,显然和某些心怀不满的官兵功不可没。

若是置身于汉军营,所有人都会被这眼前的场景所震撼,因为当他们一觉醒来,看到在营地数里外,那无数黑乎乎的幢幢人影,还有那连绵不绝的营地,四面八方,浩浩荡荡,难免会生出不安。

胡人一日还在关外,他永远只是大汗身边的一条狗,这条狗可有可无,至多,也只是给大汗出出主意而已,可大汗若是不需要他何秀的主意,便可随时一脚踹开。可是入了关,却不同了,到了那时,胡人要坐天下,要管理汉人,可这些胡人,连基本如何管理都不知,连钱粮计算都是两眼一抹黑,甚至是要杀戮汉人,那也得先蒙骗汉人聚集起来,如此一来,杀起来方才痛快。

显然,他们认为,汉人皇帝亲自到了阵前,这是与汉军决战的最好时机,也是他们报仇雪恨,一雪前耻的最佳机会。

兴奋的胡人首领们个个嗷嗷叫起来,一个个激动的满脸通红,有人也跟着拔出了刀,将刀在空中挥舞。

何秀又惊又怕,他哪里想到,此时,竹篮子打水,已是一场空了,他哀求的看着大汗:“大汗,要三思啊,要三思啊。”

命令下达之后,各处草场和驻地的胡人朝着一个目标,开始迁徙。

“问候人家的女性,翰林们哪里及的上你,你也别谦虚了,就你了,不必文绉绉的,你怎么擅长怎么来。”陈凯之淡淡道。

他挠了挠头,颇为为难的样子:“陛下,臣自进了参谋部以来,已比从前斯文了许多,这等骂niang的事,卑下……卑下只怕有些生疏了。”

各部首领各怀心事,正待要告退。

这所谓的坚壁清野,到了如今,却显得有些像是笑话。

紧接着,战斗打响。

陈凯之取下自己头上沉重的铁面罩和金灿灿的龙纹盔,露出俊秀又难掩风尘的脸,他凝视着千户。

陈凯之摆了摆手:“朕知道你来做什么,那么,朕来问一问你这都督,你新军操练的如何?”

也正因如此,汉人想在大漠里出人头地,所付出的努力,将会是胡人的百倍、千倍,何秀也很清楚,平时给大汗出出主意,固然能获得大汗的赏识,可想真正在大漠立足,却非要建立旷世奇功不可,而能带胡人杀入关内,完成数百年来,胡人们的心愿,无疑才是他真正立足于胡地的资本。

何秀在慌乱之后,瞬间的冷静下来。

何秀再无犹豫,他心知,这些人可能当真会拔刀的。

看着何秀的背影,赫连大松忍不住别有意味的笑了,等何秀走了,他才对赫连大汗道:“兄汗,其实……虽然陈军的火器犀利,可兄汗何必对这个何秀言听计从,此人……终究是个汉人,却对自己的同族如此心狠手辣,难道,真愿死心塌地的效忠大汗吗?这一路入关,我与他倒也有相处,只觉得这样的人,虽也有一些小聪明,却决不能予以他任何信任,还是小心为好。”

两个半赤着身的女奴吓的花容失色,忙是收拾了地上的狼藉,屈身而去。

“陛下要小心。新军操练不过三四月,最长的,也不过五六月而已,臣恐这近十万新军,过于生疏,何况,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战阵……”

到了夜里,人们筋疲力尽的时候,读书……反而成了乐趣。

“所以,在臣看来,现在维持关内各国和平相处的可能只有一个,就是胡陈双方,持续流血,即便是大陈胜利,那也是惨胜,军队死伤殆尽,民生凋零,即便侵吞了西凉或是大漠,也已筋疲力尽,到了那时,他们就可以趁此机会,要求虚弱的大陈,从大陈手里,分到一杯羹。”

晏先生等人,俱都在文楼里,这几日陛下废寝忘食,和新军的几个都督们,每日都在研讨着进兵的计划,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如今,浩浩荡荡的辅兵已经开始进发,将大量的钱粮和弹药运送去了关中,大战一触即发,近十万的新军,依旧还在操练,可一切的计划,必须得事先有所方案。

“朕知道先生在想什么,先生一定认为,朕若是下这道旨意,岂不是使各国的朝廷更加难堪,使各国离心离德,更是触怒了蜀国。可是……今日一战,乃胡汉决一雌雄,都到了这个份上,哪里还顾的这蜀国朝廷的脸面,敕了王建伏波将军,蜀国若是继续进剿,那也由着他们,可最终,也不过是让蜀国皇帝人心向背而已。”

“何以见得?”陈凯之凝视着晏先生,目光透着几分困惑。

那些家境尚可的人,倒是安心了,朝廷既然是出钱征人,而不是以服徭役的方式,那么,就不担心没有壮丁去随军,自己便免去了服役之虞。

陈义兴现在既然负责了宗室的事务,另一方面,却又监理着勇士营的后勤。

陈凯之看了兵部尚书和陈义兴一眼:“你们,上一道章程来吧。朕要亲自过目!”

陈凯之微微靠着龙椅,清澈的眼眸浅浅一眯,朝着他淡淡开口说道:“但说无妨。”

“……”

这位挂四国相印的联合商会会长,而今手握数千万的银子,掌握着数十万人的生计,堪称位高权重,此番陈凯之册封了方氏,他这做父亲的,想来是入宫来谢恩的。

陈凯之忍俊不禁。

这后宫之中,终于迎来了两个女主人,慕太后颁布了懿旨,令各州府进行选秀。

“关系可大着呢,新皇登基了,可下头的郡县之长,以及寻常州府们,是什么人,是否精明强干,是否对陛下言听计从,陛下可知道吗?”

宦官显得诧异,他以为陛下是不肯让这些叛将下葬的,大多时候,都是将其尸首悬挂起来示众,可宦官不敢违拗,忙是颔首点头,匆匆去了。

陈凯之面无表情,而是淡淡道:“取柴火来。”

曾光贤等人抱来了柴火,不等陈凯之的命令,便有人取了火折子引火,随即,浓烟冒出。

张昌等人,非但没有因为赐自己自尽而恐惧,在此时此刻,他们竟一下子狂喜起来,只是自尽,还可以留一个全尸,不必生不如死的饱受摧残而死,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亲族,竟不必受株连。

于是他们大呼,倒也不少人跟着附和,结果附和的人竟越来越多,浩浩荡荡的人竟进了内城,不少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许多人扛着各种农具或是生活用具,便也尾随其后。

无数人放下了武器,一个个跪倒在地,口里喊着饶命之类的话。

陈凯之笑了:“上一次……”

哒哒哒……哒哒哒……

他脸色惨然,却不得不给下头的人打气,无非是对方兵少,无法持久,只要天色暗淡一些,趁他们疲惫,可以一鼓而定,又安慰众人,现在我们已经杀入了宫中,已成功了一大半,一鼓作气,荣华富贵便唾手可得。

只是在这时,宫外的喊杀声传了来。

这一次,来的又是什么,也只有天才知道了,张昌立即回身道:“去看看,宫外发生了什么事?”

外头的叛军,显然是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节节败退,眼看着,便有一队兵马要直取宫门,这亲兵哪里还能犹豫,忙是连滚带爬的跑回去禀报。

“可是陛下要削藩……咱们……哎……”

这一铳,乃是许杰打出来的,似乎勇士营上下,都憋住了劲,等他号令,在这三四十步外,到处都是提着刀的敌人,密密麻麻,看着令人头皮发麻,这数不尽的人,使人心底深处,都冒出了寒意。

哒哒哒哒哒哒……

只顷刻之间,阵地前,竟已是尸积如山。

“迟了……”张昌居然感觉很滑稽,犹如一幕戏剧,才刚刚登场,却以哭笑不得的滑稽而落幕,他远远眺望着前方,原先士气如虹的军马,已经彻底的动摇。

这意大利炮因为那疯狂的射速,其中最大的难题就在于在这持续射击之中,枪管几乎无法承受高温,若是不进行降温,那么在一炷香之后,几乎枪管都会变形甚至出现炸膛的危险,而勇士营则采取了一种古老的办法……就是浇水。

曾光贤忍不住诧异的道:“陛下的意思是……靖王……”

一看他兴高采烈的样子,曾光贤便忙将目光移开,实在不愿和这样的人多有接触,忙是回去复命。

根据陈凯之的命令,大量的勇士营官兵已开始携带着补给,朝着这正德殿方向涌来。

总算,才阻拦住了冒进的局势,张昌才派出一队斥候,小心翼翼的靠近宫门,等这些斥候平安出宫,高呼道:“空无一人,空无一人。”

陈凯之,竟将这宫门,拱手让给了叛军。

正德殿作为前宫三大殿之一,本就显眼,而这里,却又是出入后宫的唯一出入口,先锋的叛军终于看到了他们的敌人,这些敌人筑起了沙垒,躲在了沙垒之后,数百米的阵型,令叛军们嗤之以鼻,对方……实是人数太稀少了。

冗员如此,兴商贸的新政,其实又何尝不是如此。

剑锋动了。

这快如闪电一般的长剑,令人瞬时窒息。

“所以……”陈凯之声若洪钟:“今日发生这样的事,恰恰的证明,朕做的是对的,也恰恰证明,这大陈已到了非改不可之时,否则,今日即便除掉了一个杨正,明日,就会有朱正、刘正,只凭着阴谋,凭着煽动怨气,便可以带兵杀入宫中来,他们甚至,只需矫诏,就敢令他们的士卒,去弑杀他们的天子。”

而今,生死未定,胜负未分,今日虽被拆穿,可是大势却不会变,关乎于这一点,他倒是信心十足。

在这一刻,营中号角已起。

张指挥使治军严厉,极受军中上下的拥戴,而现在,他一身明光铠,手依旧还按在刀柄上,虎着脸,四顾左右,接着,他朝身边的一个校尉使了个眼色。

若是当真如陈凯之所言,这确实是一个好算盘,读书人围了洛阳宫,表面上是逼宫,实际上,却是制造一个口实。所谓的陷害靖王,也根本不是要让陈凯之怀疑靖王,而是要去除靖王的影响力,若是这个时候,叛军出动,伪造圣旨,口口声声,是入宫护驾,只要宫中混乱,那么,皇帝的生死,也就掌握在他们的手里了。

“叛军……”群臣顿时色变,若是陛下说的没错,假若当真有叛军来,到时……

吴孟如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陈凯之的话,显然是危言耸听,可他这样的人,主掌刑名,那堆积如山的卷宗里,多少耸人听闻的事他不曾看过,因此,早就将人性看了个明明白白,现在经陈凯之一提醒,他竟下意识的朝汝南王看去,这是一种正常的心理,似乎想要从汝南王身上,寻找到他想要的答案。

“直到后来,朕才知道,这个人一直都在,而且在洛阳,而这个叫杨正的人,依旧还在私底下谋划着什么。”

汝南王一笑:“陛下真会说笑。”

汝南王一言不发。

他眯着眼,一言不发,只是冷笑。

丰厚的回报是什么呢?

曾光贤至今脸上还有震惊,因为他实是想不到,这个人……竟会是陈义兴。

他显得极紧张,直勾勾的看着陈凯之。

曾光贤下巴都要掉下来,他迟疑的看着陈凯之。

新政确实局限于济北,可……可是……这济北的影响,波及甚广啊。

吴孟如道:“刑部这里,抓到了一伙贼人,据他们交代,他们窃取了数百斤火药,这些火药,竟是自飞鱼峰上的窃得的。”

吴孟如道:“臣也是昨夜拿住了贼人之后,连夜审问,方才得知,现在这些人,正关在刑部大牢,根据他们的招供,一般情况,他们走的是小门,而这小门,历来都是宫中卑贱之人出入,虽有护卫,不过护卫却不森严,而且因为运送的多是食材,只要妥善藏好,分批次运入宫中,又有生肉的腥味掩盖,足以掩人耳目,而只要火药运至内膳堂,接着,自有暗中接应的宦官,将其偷偷潜埋于乾宁宫中,只等合适的时机,便要举事。”

百官们,也早已丧失了开国初期的锐气,承平越久,义气早已消沉,以至于地方上,以奢侈和斗富为荣,而贵家公子们,也不再以建功立业为能,而是穿上了女人的衣衫,标新立异;读书人已忘了君子六艺,早忘了投笔从戎,只指望着能靠捧着四书五经,求取高官厚禄。

陈凯之朝慕太后行了个礼,随即……自万寿宫离开,快速带着宦官和女官以及侍卫们至正德殿。

“陛下。”站出来的是一个御史,这御史显得年轻,陈凯之依稀记得,好似这家伙还是自己同年的进士,此人到了殿中,行了个礼:“臣以为,陛下错了。”

他四顾左右:“卿等,也是这样想吗?难道就没有人生出异议?”陈一寿捋须,一脸感慨:“所以,陛下必须明白,陛下是依靠什么治理天下,又是和谁一起治理天下,天下有百姓,可在老夫的老家,官家能依靠的,却只有这四姓,至于其他人,老夫斗胆进言,其他人,其实是不在陛下思虑范围之列的,当然,臣所说的这些,只是想告诉陛下,这天下的现实,即是如此。”

待这文楼里一下子恢复了平静,陈凯之孤身一人坐在此,安静的喝着茶,他的目中,却是掠过了一丝冷芒。

“至于部署,想来你们心里早有数了,老夫也就不多提了,现在……可以开始了!”老人像是笑了,他说罢,已靠在了椅上。这老人将话说完之后,有一种深深的疲惫感,他头微微偏着椅背,却见众人纷纷起身,恭恭敬敬的朝他行了个礼,老人沉默着,不做声,眼眸看向阴暗处,那浑浊的眼眸里,倦意更深。

老人突然笑了:“陈凯之一定想不到,老夫就是杨正吧,他若是知道老夫的身份,一定会大吃一惊,好啦,做好准备,老夫要沐浴更衣。”

杨业掌宫多年,在学宫之中素有威信,一般时候,哪有人这般打断自己,可今日,却硬生生给人打了脸,他竟一下子无话了,他太清楚现在士林讨论的是什么,读书人在想什么,也知道博士们……内心真实的想法。

此刻,着装已经完毕,陈凯之显得神采奕奕,随即举步,出了乾宁宫,便乘上了步撵,起驾至万寿宫,陈凯之至万寿宫外下撵,镇定自若,不疾不徐的穿过了重重的仪门和停歇,到了寝殿之外,拜倒,伏下身子:“儿臣陈凯之,拜见母后,母后昨夜睡得可好?”

慕太后叹了口气,随即道:“皇帝打算如何处置?”

慕太后颔首点头,坚持是该坚持,可只要不触动新政的前提下,其他的事,都可以退步,陈凯之的心思,还算稳重,她随即凤眸一转:“可若是安抚、劝慰、罪己、缓颊,依旧无济于事呢?”陈义兴气定神闲的思虑了一会,旋即便朝陈凯之正色开口说道。

“这飞鱼峰上的火药库存,一直保存的极为稳妥,臣负责勇士营后勤之事,哪里敢不尽心竭力,只是……万万料不到,就在三日之前,清查库存时,却发现这库房中的火药,足足少了三百多斤,因为这数目说多不多,说少不少,虽已奏报,不过想来,锦衣卫还未呈上御前,陛下还没有看过才是,这是臣的巨大疏失,臣已将一切库中值守、清查、点验的人员暂时控制起来,想来,这几日,便能有结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