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57章:童心未泯

冰灵域 64810

我故意忽视着宫一谦眼神中的受伤的神情,现次硬起心肠来对宫一谦说道:“一谦,这么长的时间以来,我们已回不到从前了,你也不愿意克如此伤情的情况之下再与我述旧情吧。”

但是想到昨天那买家约我今天中午在人民天桥上会面,我就暂时的将宫弦放在一边了。

第二天当太阳出来后,我跟小珏两人才觉得困意深深的。

辣椒、酒、醋、胡椒、姜……不能吃,但是却都是偏偏我最爱吃的。

我直喊得精疲力尽的,都觉得这一次又没有希望了。

丹凤一直将我抱进她的卧室里,然后她又将她的房门关上以后。才小声的问我:“你刚才嘴里喊的是我的名字对吗?”

头疼的就要炸掉,我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叹了一口气。这个时间给了差评说明买家那边还没有休息,我究竟是现在打电话过去问问,还是直接按照这个地址飞过去呢?

看着大明那么的认真,我与张兰兰与都收起了玩心,也都围拢到了小女孩的身边,都想要听听她的烦恼是什么。

这个女鬼全然收起了之前嚣张的气焰,满脸煞白,被强行从体内抽出来的灵魂耶变得更加的接近透明。她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于是我跟着张兰兰的脚步,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张兰兰没有带我坐电梯,而是直接的走楼梯。

忽然,他转过身,走到我们前面说:“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如果有兴趣,你们还能亲自体验。”

我跟阿明各自找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地方坐着休息。

宫一谦看着我,又看了一眼被宫弦附身的宫建章。气氛尴尬至极。

第二天我被闹铃叫醒了,想着要去机场,我没有再像平时那样赖床,而是迅速的起来。今天就可以见到一谦了。我顿时一点困意也没有了。

但是,除了这样,除非我不出门,否则我已没的办法遮掩住这些斑斑吻痕了。

但是尽管如此,一想到自己浑身上下从头到脚,裹得跟一个高烧不退的病人一样。我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红色雾气一边飘荡在半空中,一边不停的自言自语。

只见那个鬼怪在空中又变成了那个红色的雾气,甚至比我之前看到的还要更红的多。那团红色的雾气在空中哇哇直叫:“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我明明都算好了,怎么才只有九百九十个怨气,就差十个了,怎么就少了呢。加上之前的,确实就是九百九十九。”

“兰兰,你怎么了,兰兰……”

他说完之后,小心的望了宫弦一眼,他的神色苍白如雪,那浓黑的睫毛还重重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他就抿紧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似乎是等待着宫弦的裁决的样子。

“你先回去吧,去客房休息休息。明天,明天这个时候,我跟你一起敷面膜,怎么样?不差这两天的,到时候你的面膜好用了,我还给你推荐朋友。”

我娇啧的看了他一眼。这人不去做卧底真是太可惜了,他的演技了。

这时我也顾不上害怕了,心里想着就是害怕也没有用,倒不如看看是什么鬼东西吓的我。

我的手抚过秋千架,却是虚空什么也没有。

直觉告诉我,那些引了我们出来的人或者是什么东西,不会就那么简单的只是把我们引出来那么简单。

宫弦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别扭的转过头,将粥递在我的面前。对我说:“趁热喝了吧,凉了就不好了。”

陆雅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你不接我电话。凭什么林梦的电话你就响了两声就接了。

我感觉到很奇怪,“这也不能够直接说明这就是因为买了我们店铺里面的笔所导致的呀,你能再详细的跟我说说吗?”

我愣住了,原来鬼也是会流血的吗?

要是口中苦涩的味道没有这么重,或许我还会轻松的认为宫弦只是身体不舒服,不过是我刚刚那一拳下的力气大了点。

就在我绝望的放弃了生命的时候,禁锢着我四肢的手臂突然消失了,与此同时,我被一股外力猛地拽出了浴缸。

打开了手机后,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移了一下里面的内容,发现又是一个差评。

如果要是单单研究在这个楼房上面耗费的人力物力,简直不可估量。这个张飞的家里也是五层楼的别墅,说明经济水平跟宫家完全有得一拼。

我都佩服起她的胆量来了。才听了一小段,我都觉得需要好好的消化消化,缓解缓解才听继续听下去,却没想到张兰兰竟然不怕。

我明白张兰兰想要表达的事情,确实,如果我要是出现了张兰兰说的这种情况,估计也是要气疯了。就会让别人感觉到没有被人尊重一样,帮着人家忙前忙后的,着急得不行,别人却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我可是一直都没有见到那个给我差评的人呢,感觉已经被世界隔绝了太久,我都已经记不清差评到现在,究竟过了多久。事不宜迟,这样的事情我可不敢继续拖。

听完宫一谦跟张兰兰的解说,我拍了拍我胸口,真是命大啊,张兰兰他们这样都能将我给从死神手中给救了出来。要知道当时我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如果张兰兰没有出现,我觉得我再撑个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也就撑不下去了。那还不是被那厉鬼吃下去啊。

然后只见他转头走向我,然后蹲在我的面前,蹙着眉头问道:“怎么了?”

但是在我看清是宫弦的时候,我也仍然是有些不好的预感。生怕我一个不注意,宫弦就要对朱克做上什么。

伴随着这股怪力,冲蚀着我的耳边的是几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藤蔓禁锢着我的腿,还一边往里面收紧。虽然是勒着我的小腿,但是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手紧紧地卡住了我的喉咙。

从早上张兰兰将我从那个怪物手中救出来看,张兰兰撒过去的那药应该是可以制得了那个怪物的,否则我们也跑不出来。

没料到,面前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却露出了一个极其残忍的微笑:“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了解的,你说的是我杀死的鸟儿又死而复生的事情吗?”

书中记录着百鬼的生成,目前有遇到过的危害,和对于那种危害的处理办法。降鬼的常见招式。

我感激的看了小钰一眼,小钰真的是太善解人意了。我诚心的对小珏说:“小珏,谢谢你,你也选一套吧,我送你。”

我的话令张兰兰放手,她对我说道:“好,既然好些,那么我陪你过去看一看。”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果然还是她最懂我的心。

这一回我再次确认了,机舱里没有小孩子,我确信无疑了,机舱里有鬼,而且应该是一个小鬼。

“怎么了,你们为何是这样的表情,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了,还是我的腿部出现了问题。”我难掩心中的焦虑,连忙见到人就问。

“啊啊啊啊——”

“你没有跟着我,那你?”想想我都一阵恶寒,一个女鬼就站在我的身边,告诉我她要去把她的女儿给带走。难道我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这么做?不然我也没有别的办法,还是看看这个女鬼究竟想要怎么样,我再看看能不能拖延点时间。

我先是慢走到小跑,跑到快速的跑起来。心里头有一股很强烈的怨念,支持着我。我一定要把这对背叛我的人踩在脚底。

只见他看向陆雅的时候是满脸的痛惜的感情,也不知道他对陆雅扬起了什么,陆雅就身体一软朝着要上倒了下去。

不过想想宫弦一向来都是这样神出鬼没的,我也就释然了。

我看了一眼大陈,问他:“你能不能跟我谈谈这串佛珠的事情?”

大陈的话真是让我欲哭无泪,哭笑不得。

不过经过刚才的一通发泄,我觉得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想起我很宫一谦的点点滴滴,倒也没有那么排斥他了。

“如何,大陈有消息吗?”我尽量收敛起自己的的不安,尽量用还算是平静的语调询问大明。

“对啊,林梦你不说我也都忘了,你的肚子早就饿过头了。”张兰兰极其夸张的大声嚷嚷。可以很快的我们两人又陷入了迷茫之中,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我们总不能去找左右的邻居要吃的吧。

“第三条就是,如果要是以上的两种的碰见了,还没有来得及出电梯。并且看到了人在里面,不要跟她说话。”

丹凤接着我的话说道:“也什么鬼?怎么没有人,我明明很快就把门给开了,为什么还是给人跑了。真是气死我了,恶作剧竟然做到了我的头上。”

我不敢直接说那个女鬼的事情,我怕激怒了女鬼,也怕让丹凤害怕,然后消灭了她身体里的阳火。

司机倒是十分的实在,一看到我跟张兰兰穿的这副模样,想来心中也十有八九的明白了我俩的苦衷,当时就直接掉头转弯,将我们送往附近的一个商场。

沈小姐的述说让跟张兰兰相互对视了一眼,以我们的经验,我知道这里面肯定是有问题的了,而且问题还是跟鬼啊恶灵等邪物扯上了关系,否则正常情况之下,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抓着张兰兰就是一阵嚎叫:“天哪,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张兰兰,你一定要救救我!”

我为他们两个人做了介绍以后,我们三个人就一边吃一边聊,打发时间。要知道要呆足六个小时的时间,那可不是容易打发的。

当那股冷意离我越来越近时,我感觉到手镯的热量也越来越灼热。这说明有两个可能,一是提示我出现的恶灵法力强度很大,二是提示我这个恶灵离我越近则手镯的热量也越热。

感觉到我的后背的温度更低一些,由此判断那个恶灵就在我的背后,无论是何时,我知道都不能将自己的后背留给敌人,虽然这个敌人是会飘动的,留不留后背关系都不大了。可是我还是本能的让自己的身体转动了一个方向,让自己的后背远离了那个恶灵。

想到此,我尽量压制住心里的狂跳,假装时不时的看看风景,眺望远方,装出正四处观望找人的模样,又时不时的拿出手机,假装想要与张兰兰联系的样子,不停的拨打她的电话。虽然张兰兰的手机就没有打通过,可是能让我有些事情做也是好的,否则多真担心我会失控,露出害怕的样子被对方发现。

我装成不懂昨这股冷意是因何而来的样子,露出了不解的神色,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嘴里也配合着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奇怪的紧,这天空中明明是太阳高高挂,可是这山风吹过来时却又为何会如此的冷呢,冬天也不至于那么冷,难道这种现象是此外的特有情况吗?”

于是我只能颤抖着手,从旁边的床头柜上拿起酒店的座机,捧在手上。准备给前台打电话问问。

我叹了口气说,“难怪她运气会那么好,我们怎么办?”

于是我们俩一起抓小鬼,小鬼在房里上窜下跳的,最后躲到了我们进不去的床底下。张兰兰激动拍腿的说,“这个鬼太狡猾了,竟然还能从雕像里跑出来?一定不是一般的小鬼,应该是小鬼中最恶毒的一种,跟母体一起胎死腹中的!叫什么来着?反正很毒就是!”

欣欣大喊着说:“我要砍死你们!让你们动我的宝贝。”说完她就朝她妈妈冲过去,王太太怎么也想不到女儿会对她刀剑相向。根本没来得及躲,就被砍了一刀。鲜血从她身上流下,王太太倒在了地上,晕厥过去。

欣欣继续无理取闹,“你瞎说,宝贝说了我可以不用学习就过上好日子,学习那么累,我不想读书!我想玩……”

宫弦看不出表情的说,“为夫不走。”

他似乎和黑夜融为一体。可是空气中却还是有刚刚那个冷幽幽的目光朝着我的方向看了过来。我打死不跟这个视线对上,可是在黑暗中我却觉得这个小孩子似乎长了几十个眼睛,无论我转头看向哪个地方,都有一个冷幽幽目光在看着我。

窗帘被小风吹的轻轻的摇摆着,没有关紧的窗外传来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幽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不起这个味道在哪里闻到过。

不知道明天又会有什么新的行程,我很果断的就把手机放在枕头下方。方便能第一时间接到电话。现在就是辐射和睡不好,这些负面的能量都放马过来吧。我已经无所畏惧了。

“鲜花店的里面是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的。但是有一朵紫色的花吸引了我,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紫色的花朵。我问了老板这种花的名字,可是老板却一脸懵懂的对我说这不是他店里面的花。甚至还告诉我,他没有见过这样的花。一定是不小心跟别的花朵参杂在一起给弄回来了。”

我一边翻白眼一边瞪他,我倒是想啊,想不回来啊,可是他真由得我不回来吗。

宫弦他竟然哈哈大笑起来,惊得我差点没噎着。

自从宫弦上一回呆在地下的棺材里闭关修炼出来以后,我直觉他的法力似乎是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我甚至觉得,因为他突然这样,也许还在他身边待着,安然无恙的喘气的活着的生物,估计也就只有自己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虾米了。

尤其是我刚才还告诉给了他们说我收到了张兰兰的信息的事情,还有张兰兰对我透露的我们当中有异常的人物时,若真是这样的人就在大明或者是小功身上,那么对方一定会从我无故的提出要先回转磨盘镇这件事情上猜测到是张兰兰给我的通的消息,那样一来会不会对张兰兰带来不安全的因素。

我跟品香梅两人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小到这样都能再会。

不一会儿,我就慢慢的看到镜子中的我竟然有了一副十分精致的妆容看着前后变化两人的自己,真怀疑杨美玲是不是美容师出生。我在杨美玲的手下被她给打扮的,如果身上的衣服再是一件婚纱,那简直就是一个美丽到不行的新娘。

我觉得应该是我还没睡醒,也就没有多心了。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宫一谦,我对宫一谦展开一个明媚的笑容:“一谦,你来啦。等久了吧?我不小心在飞机上睡着了。”

尽管知道箱子里有东西,可是我就是死活都不肯过去开箱子。虽然我的好奇心是强烈了点,但是我不至于去做这种给自己找麻烦的事情。

可是马上我就发现了更吓人的,在我的衣服里面,突然冒出了一个小脑袋,一整个身体加起来都不过我掌心大。

之前从来没有自己一个人去解决过这种事情,一直也都是半路有人相助。我对曾大庆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然后就尴尬的坐在了沙发上。

我睁开了眼,皱着眉头,眼睛由于不适应这明亮的光线,所以眯成一团。喉咙干的快要着火,嗓子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哪有什么紫色的小花啊。简直就是惊掉了我的眼珠,下巴都快要惊得掉下来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看的东西,究竟什么是真的,什么又是虚幻的?

想到此我的眼框有些湿润了,张兰兰若是出现什么不测,我是不会原谅我自己的。我还记得昨天夜里张兰兰就让我把宫弦给招过来了,我却是因为还跟宫弦冷战之中,所以就没有立即把宫弦叫过来。若是我早点儿下定决定,早一点儿把宫弦喊过来帮忙的话,何至于弄到如此的地步。张兰兰也不会失踪了。

夫人突然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送你们回房间去吧。”

能跟我说话?难道是人类。看到同胞了!我喜出望外的说道:“我要去十八楼。”

却没想到我的话刚说出口,那个女子就拧起了眉毛,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十八楼?那你是那个世界的人?还是要去吃东西。”

我的妈妈呀,这是什么鬼?我还没来得及去问那个女子话中的意思,电梯门一开,女子就走了出去。

我不敢在电梯里再多停留,连忙出了电梯。出去电梯后,我抬头一看,这里竟然是十七楼?

每当我的同事们都崇拜的看向我时,我就觉得很是心虚的。毕竟我看的也并不是什么阳光向上的充满着正能量的书箱,而是教人如何识别各种鬼怪的书,顶多就是可以说科普科普魔界的知识而已。

宫弦却直接捏了捏我的脸蛋,小声的在我耳边对我说:“就你是个没眼光的。”

瞬间我就听到那两个花痴姐妹吞口水的声音,曽小溪和曾大庆还在旁边傻愣愣的看着我,曾大庆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久了,小溪的笔也没有什么动作。什么声音也都还听不见,林梦,你能看见那边发生的事情,可以告诉我们听吗?”

有人对屋里的这个人下了噬魂虫,然后又把这个屋子下了降头。让屋子里的人出不去,死也死不了,生生世世受着噬魂虫的折磨。

张兰兰不好意思的笑了,“不是我想打扰你俩的好事啊,实在是你们二人也太张扬了吧,是我先在此的耶,不是我存心此时过来的。”

宫弦见状,连忙过来帮忙。我担忧的看着宫弦替张兰兰诊脉,心里祈福着张兰兰千万不能有事啊。否则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我换乱的应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不知道宫弦离我这么近究竟是不是好事情。毕竟我的血液中还含有一些符纸的碎末吧。

见次,我才敢跟张兰兰说话。我先是回头看了看窗外。发现那双眼睛还在。于是我用着一种我自己都能明显察觉到结结巴巴的声音对张兰兰说:

他既然知道我出现了险境。却没有来到我的身边。

“我看看,我看看。弄得怎么样了?”张兰兰一边说着,一边朝作药材走去。

我跑到墙边,对着地板就是吐的一塌糊涂。昨天晚上吃的东西早就在见到厕所鬼的时候给吐的一塌糊涂,加上今天早上做检查、手术也没吃东西。

在我半梦半醒之间,就是铁链和锁头不停的碰撞在一起的声音,还有钥匙在开锁头的声音。

我在旁边看到这一幕都被吓了一大跳,但是张兰兰却对着老板直接就吼了出来:“你这个无良老板,黑心店家,我祝你开的店永远没人来!快放我们出去!”

但是如果是论我们两个人的力量,就算是再加上那个男鬼,确实是没办法将他们给一窝端了。

张兰兰解释到这一步,我已经大概听明白了。我问道:“所以你们利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让你儿子把他们的灵魂给吃了。”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紧接着就传来了张兰兰那怒不可遏的声音:“梦梦,你是不是傻?什么人给的东西你都敢吃。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他还扭头四处看了看。又现出一副什么也没有看到了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