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8章:颠沛流离

冰灵域 64810

当然,这些小久久,方继藩潜藏在心底深处,可不能摆在台面上:“听说,再过半月,便要乡试了?”

行至半途,远处却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

弘治天子目光一亮,他隐隐觉得,这个方略,能行。

若用推恩的办法,确实可以削弱这些世袭土司的实力,使他们不敢造次。

才六七万……

得到了确定,方继藩猛地自床榻上坐起,一拍大腿,语带兴奋地道:“宁王可还在?北边还有小王子的叛乱,南方的手工纺织业已开始兴起了吧……”方继藩一脸的眉飞色舞:“当今皇帝也算是圣君啊,大有可为……”

说话之间,他已如出弦的利箭,朝着书房疾冲而去。

“伯爷息怒。”杨管事刚要上前。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见众人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既有愧疚,却不得不打起了精神,中气十足道:“杨管事,你亲自去请大夫,邓健,去取毛巾来,要沾水。”

他摆了摆手,很是惆怅,想到那些同样是公侯伯子的子弟,个个都以校阅为荣,再看看自己的儿子。

邓健一脸欣慰的样子看着少爷,少爷果然本色不改,看来这病,是愈发的好了。

爹字才出口,便见方隆景面上掠过一丝狐疑。

“好好好。”大夫一点也不恼,却转头嘱咐邓健:“若是公子再有犯病的迹象,定要及时禀告,公子……老朽告辞,告辞。”

正说着,外头却传来了喧闹声,张懋微微皱眉,左右的几个亲军武官也是诧异无比,有人见张懋面现不悦之色,忙是道:“卑下去看看。”

方继藩打起精神,抬眸,便见到张懋的目光,方继藩居然朝他友善的一笑,张懋的脸却是拉得更长。

方继藩却不理会这些目光,他只想逃的远远的,反正题已答完了,能不能中,只好看天命了。

方景隆瞪他一眼,又看向邓健。

方继藩便指着邓健道:“这个,能值多少?”

若是用这样的道理去治理天下,想来也未必是坏事吧。

怎么转过头……父皇竟莫名其妙的说老方是对的,说老方所言甚是?

那么……岂不是一辈子都在这作坊里呆着?

能到他这一步,原本以为再往前一步,更是前途似锦。

这群商贾……脑子进水了吗?

他觉得自己的双脚,竟是酸软无力。

现在见到了朱厚照,顿时打起了精神,振奋起来。

当消息传回来了洛阳,慕太后立即见了陈一寿等重要的大臣,他们似乎唯一的选择,就是封锁消息,陈军虽无音讯,却也不可完全放弃希望。不过片刻功夫,整个楚军大营,已是拱手而降。

他眯着眼,沉吟了良久:“修一封书信吧,老夫亲自来写,到了子时,你让来福,借着去犒劳城头上将士的名义,将这书信,想尽办法射下城去,信得用帛布来写,包扎严实了,无论怎么说,等楚军杀入了城,只要楚人看过了书信,自然晓得,我们张家,心里还是向着他们的,不至对我们张家有什么侵害。”项正向后疾退几步,身后,便是帐篷厚厚的篷布,而他身后突然被猛种尖锐的硬物一顶,是一根长矛,在这篷布之后,显然……也有人。

漫长到楚军大营的每一个人,都觉得极为漫长。

项正大喝:“胡言乱语,朕的父亲,大楚的先皇帝,乃是天子;朕的祖父,亦是天子,朕向上十数代,乃至二十三十代,也都是大楚天子,这是道统,不是几个乱臣贼子,就可以改变的。陈凯之,又算什么呢,只要朕回到楚国,照旧可以拒陈军于千里之外,他们若敢侵犯,朕一声号令,千万楚人,同仇敌忾,朕教陈军死无葬身之地!"

大楚和大陈一样,异姓是不可封王的,而梁萧曾立下赫赫战功,也不过是一个侯爵罢了,当初,想要升国公,都是难上加难,这一辈子,怕都没有指望,可皇帝随手,就给了他一个王。

他们不想继续战争下去,且不说,陈军在他们心目中,已成了恐怖的存在,何况,这一场战争,本就不该发生,思乡的情绪、对陈军的恐惧,对皇帝的怨恨,对未来的担忧,这无数的情绪交杂在了一起,还有杨义被斩首的事实,这一切的一切,终于使他们将怨气彻底爆发了出来。

而禁卫们也震撼于,居然有人大胆到袭杀禁卫千户官。

兵败如山倒。

他犹如恶鬼一般,已来不及发出惨叫了,在这生命中的最后几秒,疼痛已使他彻底的失去了发出声音的机会。

一匹战马,徐徐的自他身边走过。

遭遇袭击,他们可以接受。

“你的意思是……陈军还在?”

却见一个校尉匆匆而来,他冒着雨,却是跑的很急,脚下路滑,摔了一跤,却很快翻身而起,他高声道:“都督,都督……探马来报,探马来报……在五里外,发现了贼军的踪迹,都督……有贼军朝这里袭来了……”

这满是笑容的脸,也变得僵硬起来,显然,他沉默起来。

…………

项正眯着眼:“其实,现在已在攻城了。”

一旦采取水攻,就等于将洛阳城数十万军民,彻底淹在水中,若是再来一场豪雨,却不知会沦为怎样的人间地狱,固然不可能彻底的淹死所有人,可一旦到处都是浮尸,以及大水浸泡了城中的粮仓、地窖,接下来,便是瘟疫和缺粮盛行,这是要令整个洛阳的军民,彻底的死无葬身之地。

许多官兵的牢骚,早有人密报到他面前,显然,不少楚军官兵,牢骚不断,这确实如杨义当初所奏的一样,此乃不义之战,陈人与胡人决战,而楚人却是落井下石,因此,楚军上下,虽不得已而进兵,可士气却并不高昂。

夜行营,其实是和大陈锦衣卫差不多的机构,主要负责的便是搜集各国的情报。

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无论是夜行营还是胡人,这不免使踌躇满志的项正,总觉得心里有一些些不踏实。可如此一来,三国围攻洛阳的名义也就有了。

虽然陈楚联合,可项正却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可现在……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他下意识的,想要控制住局面,虽然此时,他心情复杂无比,十万汉军,击溃数十万胡军,而且……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个消息,理应是没错的。

现在他心思复杂,在幻想着无数种可能。

他们……也是汉人啊。

他抱着自己的肱骨,泊泊鲜血流出。

耳畔,依旧还是喊杀,可喊杀的声音,显然越来越少,甚至,许多的喊杀,开始离自己远去。

胡人哀叫着、shenyin着,他想挣扎,似乎想要求生,他身上的刀,早已不见了踪影,他的马,也早不知是死是活。

这人继续道:“全军告捷,只是可惜,第一营,全军覆没,十不存一;第九营,死伤过半,第七营,营官……营官周涛战死,也几乎覆没,其余各营,伤亡……巨大。”

陈无极只是不断的呼气、吸气,地面的颤抖令他手臂有些发麻,仿佛地崩一般。

战场之上,尤其是如此大规模的战役,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

而与此同时,一杆杆的火铳自壕沟中探出来,意大利炮早已调整了位置,在后头的炮兵阵地也早已将炮口进行了校准,只有掷弹兵们最清闲,他们依旧还在数着他们宝贵的手弹。

他需要告诉草原上的所有牧人,胡人的大汗,绝不会比大汉的皇帝更孬。

某种意义而言,那个光辉的王朝,曾是汉人六国的统称,可似乎胡人们开始忘记了,关内依旧是诸国林立,他们所认为的决战,绝非是和陈军决战,而是与汉军。

他对胡人也颇有了解,晓得他们一旦遭到如此挑衅,势必会引发强烈反弹。

这是他毕生的谋划,一旦在此决战,他固然再相信胡人能胜,却也知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更知道一旦胡人在这里遭受了损失,势必就没有力量入关,没有足够的力量将关内的汉军一扫而空。

“立即将苏学士请来,传旨,三军暂时休整一日,命前锋营不得贪功冒进。”

请了苏叶至打账,陈凯之坐下,命人给苏叶赐坐,苏叶欠身坐下,随即吁了口气:“哎,臣……乃叛主之臣,实是惭愧。”

他挠了挠头,颇为为难的样子:“陛下,臣自进了参谋部以来,已比从前斯文了许多,这等骂niang的事,卑下……卑下只怕有些生疏了。”

金帐之中,顿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各部首领各怀心事,正待要告退。

前头的话,虽是牵涉到了妻女,可至少,虽带着嘲讽,却总算还文明,可念到了后来,就不太斯文了,从这赫连大汗的祖母开始,生生说到了胡人女子的美貌,念到此处,帐中顿时哗然。

此时圣旨一下,意味着他们的苦练,终于有了见真章的时候。

自然……表面上是如此,可实际上,陈凯之却试图借助夺取武威,逼迫胡人来此决战。

“哈哈……”何秀捋须:“陈凯之这个人,老夫算是琢磨透了,此人最爱的就是冒险,兵出奇招,这样的人,是断然不会有耐心和胡军耗下去的,他必定会主动出击,所以,现在比的就是耐心!”

陈凯之皱眉:“噢?这是什么缘故?”

陈凯之点头:“你既拍了胸脯保证,那么朕……就相信你,传令,三日之后,留新十营守关,其余九营,随朕出关,觅敌踪迹,与贼决战!”

所以……往往这个时候,就必须得自己来面对了。

他们要的……不过是征服感罢了。

赫连大汗打了个哈哈:“对付区区十万陈兵,竟也如此麻烦吗?好罢,且听你一言便是。”

“陛下,有些话,臣本不该说,可现在,不说出来,又难免如鲠在喉,其实当初何必要裁撤掉百万军马呢,若有这百万军马在,至不济,也不至今日这般,捉襟见肘,臣万死,这些只是臣的肺腑之词,断无埋怨君上的心思,只是觉得陛下操之过急了一些。”

两个半赤着身的女奴吓的花容失色,忙是收拾了地上的狼藉,屈身而去。

大汗随即大笑:“哈哈,将我的兄弟以及何先生请进来,他们自洛阳而回,一定辛苦。”

杨彪对赵王的态度还是很满意的,轻轻笑道。

户部拟定了钱粮的章程,再进行分配。

一个县里,大抵也不过是出数十个新兵而已,多的,也不过是百来个,每户人家几升米,折算下来,实是不值一提,对县里,几乎没有丝毫的负担。

虽然这几个方案,到了实际战场上,却未必能做到按计划实行,可是无数的方案、预案,却随时可以因为战场的变化,随时做出各种的调整。

“陛下,赫连殿下的意思是,西凉皇帝乃是大汗之子,陛下西征,便如进犯大胡,大胡将视陛下为大胡的敌人,现在大胡已调集了数十万铁骑,只要有一个陈兵出了三清关,那么胡人铁骑以及西凉数十万马步兵,将会如洪水一般,杀入关中,还望陛下对此事,予以慎重。大胡和陛下,其实并没有仇怨,陛下不可因为自己对西凉的野心,而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做出错误的选择。”

听到何秀这番言论,陈凯之竟是莞尔一笑,一丁点都没有发怒,因为陈凯之似乎已明白了这何秀的心思了,于是他轻轻点头:“既如此,那么你就该明白,你出卖了别人的同时,就可能要付出你无法承受的代价。”

另一方面,而从蜀国传来的消息,却最是尴尬。

以往这些人,要嘛最终选择了招安,要嘛,便被绞杀,而他们的诉求,也极简单,不过是杀官而已。

他顿了一顿,脸色越发的紧张了:“倘若……老夫说的是倘若,倘若此时此刻,他们和各国已有了联系,可单凭一些细作,想要缔结任何的约定,怕也是不容易的。各国君臣,绝不会和一些见不得光的细作们谈,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资格,代胡人大汗,答应任何的条件。所以,这便有了这一次的国使来访,各国的君臣,绝不愿意公开的和胡人的使者有任何的接触,毕竟,这太容易招致天下人的非议了,既然不能公开,那么必须得有一个赫连大汗身边深受信赖的人进入关内,表面上,是出使大陈,对大陈做最后一次和平的努力,实际上,却是暗中,和各国驻在洛阳的使臣,暗中达成某种约定。陛下,老臣的这些猜疑,或许,不过是杞人忧天,事情,可能并没有的糟糕,可老臣却又以为,凡事,都不得不有所防备。”

陈凯之抿唇笑了笑,眼眸落在宦官身上,淡淡开口问道:“他的使团名单呢?”

接着,便有识字之人上前,高声道:“陛下格外开恩,谕令各府县征丁……”

一下子,许多人倒是激动起来。

只是……他毕竟是公门之人,绝不是寻常的百姓,因而心里,不由的起了一丝疑窦,若是这样的打法,这可需要多少钱粮啊,问题在于,朝廷这么多的钱粮,从哪儿来呢?

不少商贾,都有自己的印刷作坊。

陈凯之看了兵部尚书和陈义兴一眼:“你们,上一道章程来吧。朕要亲自过目!”

“臣……遵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