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1章:如火如荼

冰灵域 64810

耶律定说有事要和沈傲说,因此坐上了沈傲的马车,很是沮丧地道:“昨夜传来的战报,金军攻打锦州、宜州,我军大败,已退入关中。”

他心里发苦,若是不能寻个靠山,等到吏部那边拟定了章程,自己多半是要入朝,到了头最多也只是个清贵的学士,于是又将目光瞄向蔡伦,努力巴结着,竟是把蔡伦认了干爹。

沈傲大喇喇地踱步过了桥,便向一个道旁围看的人道:“不知这万花楼该怎么去?”

李玟微微一笑,道:“我已说过,谁也不能将人带走,江大人若是要带人,那么就拿出旨意来。”

蓁蓁生怕闹出事来,连忙跑去外头看,其余三人也追了出来,这惨淡圆月之下,一个黑影佝偻着腰蹲在地上气喘吁吁,沈傲提着大棒,尚在洋洋得意,见四位夫人出来,哈哈一笑道:“跑了一个,不过这个倒是被我抓了个现行。”

况且沈傲是艺考、科举状元,若是能羞辱他一顿,比起从前侮辱那些县尉更有满足感;沈傲被人称之为汴京第一才子,杭州才子们也不服气,哼,边境第一才子算得了什么,杭州自古文风鼎盛,天下的文气若是十成,杭州自认占了五成,强龙不压地头蛇,他这般狂妄,绝不能轻易和他干休。

……………………………………………………………………

安燕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这一次有件事还需沈公子帮忙。”说着便道:“入仙酒楼汇聚天下名酒,有一半正是从杭州进的货。”

“原来还有个小妞!”沈傲心里腹诽一番,狠狠地看了那女刺客一眼,随即道:“不知二位要刺杀谁?我知道二位是好汉,不会和我这手无缚鸡的书生为难的。”

众人听得云里雾里,如同听书一般,只是昼青倒霉,却没几个人为他着急的,就是程辉,也只是道:“沈兄,既然如此,我们应当立即派艘小船登岸寻就近的府衙,叫他们搜捕,沈兄还记得那两个刺客的体貌吗?”

沈傲颌首点头,道:“天下之间人口过二十万户的城市也不过京城和杭州,你说西京的户籍和杭州相比,哪个多?”

……………………………………………………………………

安宁欢喜无限地道:“我一定将它装裱起来,看了这月儿,就能想到沈傲了。”自觉失言,安宁小心翼翼地望了沈傲一眼,心儿跳得快极了,脸上不由地染了一层红晕。

沈傲笑道:“你看,连书里都叫你不许随便和自己的夫君生气,若儿还在生气吗?”

这一夜也不知是怎么睡的,待沈傲被人叫醒,发现自己身侧空无一人,想起昨夜的失败,不由地摇了摇头,丢脸啊,丢脸,自穿越以来,沈大公子何曾丢过这般的脸,随即他又振奋精神,不怕,不怕,今夜分房睡,只是先和谁补课好呢?不行,得先研究研究!

用过了餐,便带着夫人们回门,先去周府打了个转,随即又是唐府、杨府,就是邃雅山房,也都转了个圈回来,在邃雅山房用过了午饭,回到新宅,众人都有些倦了,沈傲便催促大家各回房去睡觉,今儿一早,四个夫人的阁楼都已经收拾好了,直接入住即可,春儿道:“那沈大哥去哪里睡?”

沈傲道:“陛下已经派出细作前去探听消息,若是上京之役,辽人并没有伤筋动骨,则我大宋作壁上观,只看鹤蚌相争。可是若辽人当真二十万军马覆没,恳请陛下一面督促将士,做好应变准备,另一方面,与辽人缔结盟约,共御强敌,唇亡齿寒,金人能在上京一役消灭辽军二十万精锐,一旦让他们入居关内,大宋又凭什么去抵挡?这事关生死存亡,望陛下深思。”

似是看出了沈傲的疑问,吴文彩轻笑道:“其实我之所以这样说,也只是猜测而已,沈公子自重吧。”

其实这些所谓的古玩,大多都是从当铺或者乡间里收来的,良莠不齐,你若是吃了亏,花大价钱买了个赝品,那是你活该,可要是你眼力好,十贯百贯买了个好货,店家也绝不会揪扯,都是你情我愿。

周正叹了口气:“我就知道她在你面前藏不住事的,也罢!龙图阁学士枕大人,我已经和他说了,他愿意将宅子卖给我,过几日我叫人去修葺一番,权当若儿的嫁妆吧。”他想了想,对外头的人喊道:“去叫刘文来。”

沈傲连忙道:“有劳姨父费心,不过刘主事一向在公府做得很好,还是不必了。”

被拉扯到入仙酒楼,小二见了沈傲,立即通报安燕,安燕连忙出来,特意为他们开了个厢房,道:“既是沈公子带同窗来,今次的酒水,免费!”

今日的沈傲,比往日多了几分讨好的意味,赵佶哪里不知道他的『性』子,只怕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便故意板着脸道:“将画拿朕来看看。”

沈傲笑了笑道:“不过现在还不是恰当的时机,不到山穷水尽,契丹人是不会轻易松口的,陛下现在只需要模棱两可,一边与金使眉来眼去,另一边也不要冷落了辽人,不管是金人要我大宋出兵,还是辽人要我们出粮,陛下只需拖延时间就可以了。另一方面,北方迟早会生变,我大宋也不能全无准备,当务之急,是整顿三衙,勤练禁军,随时做好万全准备。”

沈傲嘿嘿一笑:“若儿不要破坏气氛好吗?你看这天上,星亮点点,何必要计较它是星辰还是灯火?”

周恒不耐烦的攀着窗台朝沈傲这边挤了挤道:“表哥,还等什么,要唱快唱。”

第三名是吴笔,吴笔是陪着沈傲一道来看榜的,看到自己名列第三,顿时惊呼一声,又惊又喜。

这是怎么回事?本公子这几天没打她屁股啊。

其实江南西路的水患,赵佶岂是不知它的严重?只是救灾之事,在他看来自是他的一念之间,他下了旨意,万民自会感佩他的恩德。

沈傲抖擞起精神,恢复了几分狂傲之气,先放出大话道:“请陛下指教!”

沈傲笑呵呵地道:“陛下英明。”

………………………………………………

沈傲问他:“那你半夜可曾起来吗?”

沈傲道:“鄙人沈傲,前来点个卯。”

三人一道去了入仙酒楼,门口的小二见了沈傲,顿时眉开眼笑,再没有不久前那样的嘴脸了,将沈傲迎到二楼,恰好见到狄桑儿,狄桑儿冷哼一声:“什么风儿将沈公子吹来了。”

狄桑儿顿了一下,又道:“还有那刘慧敏,今天传菜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被我发现他在躲懒。至于那曾盼儿,对了,他是最可疑的,今日有人来酒楼里寻他。”

至于周若,沈傲旬休日回府的时候也见了几次,周若待他的态度不好也不坏,沈傲知道她心中生了芥蒂,心里有些惆怅,想起那一日清早,艺考的第一日,那一夜未眠,清早来为自己送行的倩影,心里很不痛快。

吴笔揩着身上的泥泞,问:“明白了什么?”

“陛下是想问学生如何说服辽国使臣吗?”沈傲一眼看穿了赵佶的心思。

沈傲连忙点头,道:“是,是,学生要最后冲刺一把了。”

到了正厅,沈傲刚刚跨过门槛,便看见杨真和吴文彩二人在厅中急得团团转,吴文彩最先看见沈傲,面『露』苦涩之『色』地迎过来:“沈钦差……沈钦差,大事不好了……”

沈傲似是对耶律正德的突然到来并不以为意,微微一笑,也去打量耶律正德,这个耶律正德瞧身材倒像是个武夫,可是这言辞,只怕不止是武夫这么简单。

事情的原委打听出来了,原来是上高侯与几个朋友去花船喝酒,请了个歌女唱曲儿,正是酒酣正热的时候,有几个辽人突然冲进去,说是这花船上最好的姐儿便在这里,要叫这歌女随他们去,上高侯平时不惹别人就不错,哪里受得了这个气,再加上这位侯爷的祖先本就是开国公,和辽人是打过仗的,自小就看不起辽人,自是叫骂了几句。

…………………………………………………………

汪先生欠身坐下,笑道:“怎么,将军也喜欢看诗册?”

这一次耗费的时间不多,小吏端着一个托盘来,上面有绯服官袍、翅帽以及银印,笑呵呵地道:“恭喜沈学士。”

只这么些东西,意义却是不同。

周正颌首点头,夫人的身份也不高,周正照样明媒正娶了,因而对身份的事也不介意,甚是满意地道:“这丫头的『性』子很温和,原本我还想为她寻门好亲事的,嫁给沈傲,也并无不可,既然是赐婚,诰命也早晚会下来的,谁又能说她什么?”

外厅的宾客眉飞『色』舞,眼见沈傲如此客气,又这般谦虚,相互敬酒数杯,不由地少了几分拘谨,多了几分欢笑。

这一圈敬完,已是过了整整半个时辰,沈傲酒气上涌,勉强回到小厅去,周正听到外面动静,已是知道沈傲的意图了,笑呵呵地道:“平时不见你的酒量,今日算是见识了,来,再敬诸位叔伯一杯吧。”

待杨戬念完了圣旨,沈傲又带着众多进士一起谢恩。

“沈公子……沈公子……”杨戬从殿中追过来,眉开眼笑地道:“这提亲的事,杂家要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可是唐夫人突然冲进来,叽里呱啦一大通话,令唐严顿时哭笑不得。

而君子不重则不威,意思是说人不自重,威望威信就没有了。这是一个短句,题目很浅显,破题倒是并不困难,沈傲深望唐茉儿一眼,心里想:“茉儿姑娘这是故意放水吗?”他突然明白了,这不是放水,这是唐茉儿故意表态,这样容易的题目,沈傲是一定能答出来了,这意思就是说,提亲的事她已经肯了,只是又不好阐明而已。

杨戬皱眉,忍不住地道:“唐府,为何先去唐府?这个沈傲莫非是看轻了臻儿?哼,这是嫌臻儿的身份没有唐家那丫头高吗?杂家待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杨戬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抖擞精神,不由地想,罢罢罢……杂家今次就让姓唐的占个先机。

沈傲又是苦笑,道:“自然是做妻子,大家都是平妻,绝不会有三六九等的。”

老虎选的是第一个版本,而不是水浒传的那个版本,所以,水浒传的人物不会出现,汗,一百零八将都被人写烂了,老虎就不跟风了,哈哈,谁有***没?来几票。第三百四十六章:清纯的高衙内

“这是什么,大家快来看看,清纯无比的高衙内原来看的就是这种书?”沈傲从地上抓起一本书,向众人扬了扬,又呈交到推官案前,向推官道:“大人,这些高府的家人做证说他们的公子是个淡泊之人,可是这书又该如何解释?”

沈傲冷笑一声,向推官行礼道:“大人,学生该说的已经说了,大人以为如何?”

高进惊得一下子瘫在地上,眼眸儿又是看向高俅,叫着:“爹……救我……”

高俅冷哼一声,以为沈傲怕了,道:“哼,谅你也没有这个胆子,姓沈的,你记住今日,今日的恩情,本官早晚向你讨要。”

黑暗中有人踱步进来,来人竟是晋王赵宗,赵宗穿着紫『色』蟒袍,系着玉带,腰间缠绕着玉鱼袋,长靴踏入门槛,风采照人。

这一路自是引来不少人的围看,等到了大理寺,已有人先行禀告,早有推官连夜上衙,升起堂来。

魏虞侯不由地想:“太尉不愿亲自处理此事,却叫我来,这件事只怕有些棘手。”

刘文心知沈傲的心意,颌首点头道:“表少爷放心,我省得的,待会儿我吩咐下去,府里上下,保准没人『乱』说。”

小公公更是恭谨的行礼,道:“我家王妃叫我来问候夫人一句,说是王府与公府是有姻亲的,夫人的贤名我家王妃早就听说过,若是夫人又空闲,可去王府坐一坐,与王妃拉拉家常,看看王府后园里的花儿。”

夫人心中却是欣喜极了,晋王妃乃是汴京城中最显赫的几个夫人之一,她这般的邀请,自是将自己看的极重,脸上故意做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道:“王妃相邀,我自是要去的,回去转告王妃,若是王妃有空,也可到公府来坐坐。”第三百四十三章:耍流氓的来了

至于周正、周恒二人也都去了请人;沈傲不甘落后,跳上马车,提着礼物一家家拜访诸位博士,放榜的事早已在汴京流传开,连中四元,天下少有,自然少不得一阵纷纷议论,因而这消息也传得快,博士们也早已听说了,接过沈傲的礼,俱都是眉开眼笑。

最后一站是唐大人家,沈傲的马车刚停下,便听到篱笆门里的前院有声音传出来:“连中四元,这是历朝历代也没有的事!你去打听打听,若是老身说错了一句,便教天打雷劈。”

周恒在这天也早早地起来了,前几日躲出去避难,总算是没有触碰到周正的霉头,昨夜冒险回来,听说了放榜的事,便兴冲冲地来寻沈傲,不无妒忌地道:“沈傲,当时你是我的书童,我是你的少爷,后来你做了我的表哥,我做了你的表弟。如今我还是少爷,你就要入翰林做官了。哎,这汴京城里都知道有个沈少爷,就差点要将我这周少爷忘了。”

周若听夫人将沈傲比作了爹爹,一时掩嘴偷笑起来,不由地想:“这就叫情人眼中出西施,换作了娘,那就是情人眼中出宋玉,在娘眼里,爹爹自然是最是风流倜傥的了,将沈傲和爹爹对比,那岂不是夸沈傲吗?”

过不多时,有人来报,说是国公来了。

沈傲在心里窃笑,往后谁要敢欺负他,他便可以光明正大地指指自个儿的胸口,自豪地说:“兄弟的表弟在殿前指挥使司干活,动武?来来来,你等着,哥们去叫人。”

想到这些,周正忍不住地看了沈傲一眼,不由地想:“倒是沈傲这个外戚竟有这般的造化,琴棋书画无不精通,读书也肯用功,早晚要以文入朝的,周家里头,这一代里总算也出了一个有点儿出息的人,虽说不姓周,将来还是可以寄予厚望的。”

焦灼等待,众人反倒没有词儿说了,时间慢慢流逝,夫人问了几遍时间,等到过了吉时,夫人道:“只怕要来了,刘文,中门开了吗?”

周恒道:“娘,刘文才刚走呢,哪有这么快回来。”

莫非此人有什么祖传的绝阵?吴教头心中疑『惑』,须知蹴鞠已发展千年,各种不知名的阵法如过江之鲫,一些高深的阵势吴教头也不一定知道。

吴教头胜券在握,保持着镇定冷眼观战,心中对沈傲更是不屑。

沈傲满口应下,上车走了。第三百三十九章:开赛

沈傲向众人问道:“你们之中,谁『射』门最厉害?”

赵宗惊叫一声道:“是啊,我也没有看见,她又跑到哪儿去了?”

沈傲则在公府里歇了几日,去了趟莳花馆,蓁蓁听说沈傲在施粥米,便说自己在莳花馆闲得紧,要去帮忙,沈傲连忙摇头,他现在属于债多压身,邃雅山房一个春儿,唐家一个小姐,莳花馆还有个蓁蓁,谁知道凑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灵隐寺?范志毅等人面面相觑,那灵隐寺距离汴京足足二十里,一个来回便是四十里路啊,往那里跑一圈,这算什么训练之法?

沈傲见范志毅等人无动于衷,淡然道:“谁最前到达,本教头赏钱一贯,可要是谁落在队尾,嘿嘿……”他阴测测的笑起来:“就罚钱一贯,从本公子的赏钱里扣。”

沈傲指了指自己身上的碧服,道:“这不就是官了吗?”

沈傲要交试卷,杨戬过来正准备接,却听到耳畔传出一个声音道:“杨公公,劳烦你将我的试卷呈上去。”

赵佶收好卷,教人封存,才不徐不慢地道:“诸卿退下,朕还需再思量思量。”

沈傲知趣地将话题移开,说了些趣事,看时间差不多了,才是起身告辞。

这时,赵恒不经意地朝沈傲撇来一眼,见了沈傲,不喜不怒,淡定从容地抿嘴一笑,这笑容绝不是善意讨好,只有沈傲明白,赵恒的挑衅意味很浓。第三百三十一章:调情

杨戬忍不住在旁『插』言道:“帝姬,沈公子书画无双,自是一鸣惊人,一枝独秀了。”

安宁吓得脸『色』也白了几分,连忙合上窗,心儿扑哧扑哧地急跳,又惊又羞地想,糟糕了,一定是被他看见了。她惊魂未定,眼眸又落在那首小词上,脸『色』绯红,将作词的纸儿收起来,小心翼翼地折起,才是放入梳妆台的柜中去。

杨戬苦笑道:“谁说考上状元要游街的,咱们大宋朝,除了问斩的死囚,还没有听说过什么事儿得要人游街的。”

“好一丛梅林……”沈傲心中情不自禁地赞叹,别人画梅,大多以细腻别致为主,而这位老兄却是反其道而行,大刀阔斧,表现出来的梅林没有过多的娇『揉』造作,苍凉开阔,让人一眼望去,心中对画里的梅林生出惋惜之情,仿佛这风雪渐止的下一刻,梅林中美丽的花儿便要纷纷凋零。

晋王忍不住咯咯笑起来,朝着沈傲翘起拇指!这个沈傲,『性』子和本王爷很像啊,本王爷还没有尝过在讲武殿里摔砚台的滋味呢。

意思是只有战胜他的人才有资格与他对饮,那狂傲之气一丝都没有收敛。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人生在世,对于这些贡生来说,能够进入了讲武殿,已是最辉煌的一刻。

不过一个小小的奉礼郎,拿这个问题来做文章,背后的意味就值得深思了,若没有人在他的身后『操』纵,谁敢在这风口浪尖上挟礼议事,连中四科的事,官家是早已知道,也即是说已默许,这个时候来翻案,只怕事情不简单。

蹴鞠?足球!沈傲想了想,连忙摇头道:“不会,更何况学生是国子监监生,要读书的。”

沈傲恶寒,王爷对王妃说肉麻话习惯了,竟然将这种掉人鸡皮疙瘩的话用在自己身上,沈傲连忙正『色』道:“王爷,学生是真的不会蹴鞠,不过嘛……”沈傲眸光一闪:“学生倒对蹴鞠的布阵方法略知一二。”

沈傲在心里忍不住地暗道:“就你还读书万卷,呸!”他是见惯了晋王吹牛的伎俩,当然不信他胡扯。

沈傲连忙摆手:“学生明日还要殿试,不胜酒力,这酒还是留待遂雅社夺魁之后再吃吧。”

沈傲心中不由地生出感动之情,眼眸中有晶晶亮的东西闪烁,却是笑了笑道:“教姨母担心了,进了宫我一定取个状元回来给姨母看。表妹……”

随着晋王妃再往里走,前方有一处绿藤结起的竹篱笆,晋王妃加快了步子,打开篱笆门,对身后的沈傲道:“沈公子请看。”

待一切摆弄完毕,沈傲道:“王妃,这花儿能不能成活就看今夜了,若是今夜无碍,这黄斑过几日便会消散。”

“你便是沈傲?”晋王沉着脸问。

晋王怒道:“你方才冲撞到了本王,本王很生气,本王决定,要向皇上参你一本,要弹劾你不敬宗室。”

目送走这几个虎背熊腰的殿前司禁军,沈傲慢吞吞地喝了口茶,脸上笑容不散,对吴三儿和春儿道:“今日有人要倒霉了。”

天尊脸『色』铁青,这一次不是装出来的油尽灯枯,干瘪的嘴唇气得发抖,努力地在几个伙伴的搀扶下站起来,叫来清虚恶狠狠地道:“查,一定要查出方才那是何人!他不会是什么蔡公子,看他的手段,该当是行里高手,这个仇,一定要报。”

眼看城门楼子近在眼前,后街突然冲出一队明火执仗的禁军出来,为首之人骑着快马,高声大呼:“莫要放走了贼人,就在那里,前面赶车的快快停下,吾等殿前司帐下公干,要搜查你的粪车。”

唐茉儿却是个聪明人,道:“可是若真有病人去看病呢?”

沈傲很是沧桑地叹了口气:“遥想二百年前,我和你师父还是小小道童,一起在山上学艺的时候,感情还是极好的,噢,对了,那时候还是前朝玄宗皇帝时期,玄宗皇帝人很好,杨贵妃也很好,他们我都曾见过,贵妃娘娘还曾赏过我荔枝吃呢。”

后头七八人也纷纷道:“大仙救我。”

邓龙喃喃道:“硬,硬什么?”

清虚心知遇到了高手,咬了咬唇,心里不由地想,我若是说不信,此人和天尊施展出来的法术相同,那便是说我们也是骗子,到时这些人发起怒来将我们扭送到官衙却是大大不妥。眼前这人莫非是想从我们手里分一杯羹,哼,也罢,分就分一份好处给他们,只要把这场法事做圆,其余的事待人散了再和他计较。

沈傲嘘了一声,堵住她的樱唇,却又发现好像有点儿孟浪,连忙收回手,倒是叫后头的邓龙几个嘻嘻哈的窃笑一番,沈傲道:“春儿,三儿在哪里?我先上去,你待会叫三儿一起到楼上的厢房去。邓虞侯,你和几个兄弟一起将东西搬上去。”

沈傲想起了他一个本家——明初的沈万三,大明皇帝要建城墙,这位老兄上蹿下跳,也想做做善事,还想顺道儿响应朱元璋的号召顺道拍点马屁,于是捐助筑都城三分之一的钱财,还要请求朱元璋允许他拿钱出来犒劳军队。

外围的百姓一听,俱都面带钦佩之『色』,方才那弟子道出的一句话却是透『露』出两个信息,一个是徽州大旱,原来天尊却是去祈雨了。其二便是天尊已消耗了法力,还要为人施术,这等心肠,真是感人。

沈傲呵呵一笑,道:“在下母亲久病榻前,只是想在天尊面前为母亲祈福,若是几位仙长能通融,我愿献上钱财万贯,童男童女五十名!”生怕这几人不信,继续道:“我叫蔡伦,家住富平坊,几位仙长,求你们一定通融。”

沈傲踏步上前,笑『吟』『吟』地道:“好说,好说。”

沿路的百姓自是退让到一边,虔诚跪拜,一时庄肃无比。

“人来了!”沈傲兴致勃勃地望着那庄肃的队伍,却有几分意外。

邓龙大喜,对几个伙伴道:“我就说沈公子是最痛快的。”又向沈傲道:“公子也是来看活神仙的?”

这时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几人便不再闲扯了,去看那广场正中,被许多信众拱卫着的天尊仙风道骨,盘膝坐在莲花垫上,却是神『色』不动,手里向前一指,道了一声:“疾!”顿时,那眼前的火盆儿淡淡的炭火轰的一声轰出一团大火,那火焰五颜六『色』,浓烟腾腾滚起,众人再去看那天尊,天尊便弥漫在烟雾之中,犹如天仙下凡。

杨夫人更是心中不忿,自个儿掏了钱,却是没有买个好来,便故意对沈傲道:“沈公子是哪里人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