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8章:铮铮铁汉

冰灵域 64810

他从没想过,自己做人会那么失败!

要知道,北洋军南下部队大部分都是新兵,就连装备也是大部分战场缴获的。

所以,不到两天时间,政务院的架子就被搭了起来。

掌控自己的命运。

谁也不能十全十美样样顶尖。六公主诗书礼乐是弱项,算学棋艺射御却又展露出惊人的天赋。习武天分更是出众。

赵嬷嬷站在一旁,眼中闪着不善的光芒。瑶碧点翠各自站在永宁郡主身侧,略略垂头。

而此时,随着谢钧的犀利反驳,赵阁老陆阁老也张口出声,赞成早日行皇后册封礼:“谢尚书言之有理。”

盛鸿只得再次张口告罪:“儿臣绝无此意。母后对儿臣和明曦的关爱呵护之心,日月可鉴。”

江凝雪在原地呆立片刻,满面惶然无助。

大齐未来的皇后萧语晗,也不能例外!一炷香后。

五皇子笑着眨眨眼:“四皇兄,你整日绷着脸,也不肯笑一笑。若不是熟悉你的脾气,便是我也不敢和你说话了。”

盛锦月有些心虚,却不肯示弱,挺直腰杆抬高音量:“你们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不成?”

谢明曦抿唇一笑,点了点头:“昨晚他让人送了信来,宫中几位太医都为他看了诊,他的伤势已彻底好了。”

然后,又一脸“我都是为了你好”的神情对李湘如说道:“四皇嫂掌管内宅,也别太过心慈仁厚了。万一纵大了人心,日后生出异心,在内宅里给四皇嫂添堵,未免不美。”

没想到,另一道身影也同时闪了过来。

二皇子先迈步而入,随后,几个侍卫以木板将体无完肤奄奄一息的丁主事抬进了移清殿。父子两个正好并排躺在一起。

四皇子口中已然说出“不会找人为盛渲顶罪”这等话,显然是见势不妙,已打算舍弃他这个臂膀了……

正低声说笑,盛鸿抱着阿萝过来了。

又命人看赏。

“快跪下,”淮南王世子怒瞪过去。

谢明曦厌憎冰冷地看了谢元亭一眼,面无表情地动手。

尹大将军心里一松。

过了片刻,董翰林进来了。

谢钧忍住扶额的冲动,用目光示意谢明曦收敛一二。

想起这些,丁姨娘泪雨纷纷。

“你有冤屈有不满,为何不当朝奏对?为何要动手?你殴打当朝重臣,大闹金銮殿,所图为何?”

当晚,建安帝去了萧语晗的寝宫,张口数落呵斥:“谁让你为梅太妃张口求情?”

文绮被阵阵的酸臭气熏得也想吐了,屏住呼吸叫来两个小丫鬟收拾。

提起盛锦月,淮南王世子妃便觉头痛,忍不住叹了一声:“本来已经快好了。可她不愿去书院,前日晚上,竟故意站在窗边吹风,又染了风寒。少不得要再歇上几日。”

当日晚上,俞皇后便将谢明曦有喜之事告诉了建文帝。

谢云曦兀自不察,还想再说。

谢明曦看在眼中,唇角微微扬了一扬。

谢云曦谨记永宁郡主吩咐,在父兄面前表现得极有自信:“三日之后放榜,父亲大哥就等着好消息吧!”

谢明曦愠怒地瞪了六公主一眼:“受伤为何还要逞强,射出最后两箭?”

就算松竹书院拿下前三,照样没用!

想起自己骇人听闻的奇异经历,六公主心中忽地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又过许久,六公主终于率先张口,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谢明曦,你可知道,前世的我是因何而死?”

有徐氏阙氏丁姨娘进宫的先例在前,俞太后此次召谢元亭夫妇进宫,并未大动干戈。亲王妃郡王妃们没来,只召了两位藩王妃和几位太妃。

……

永宁郡主冷笑连连:“好一个谢钧!说得倒是冠冕堂皇,你的私心,难道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无非是见谢明曦声名鹊起,动了名利之心,所以百般维护她。云娘是谢家嫡女,凭什么要改姓盛?难道你想让谢明曦做谢家嫡女不成!”

若不是谢明曦在这里,盛鸿岂会这般殷勤?

纵然天气再冷,这颗火热灼烫的心捧至面前,谢明曦也觉得冰冷的心跟着热了起来。

李默热血冲动的脾气,多年未改。此时咬牙切齿,满面潮红,神情激动至极:“是,我李默无关紧要。只要皇上相信殿下清白,殿下便什么事都没做过。是我多事,是盛渲该死!谁让他眼盲看错了人……”

待看清来人脸孔,李湘如脸上的笑容顿时淡去。

谢明曦似未看见李湘如难看的脸色一般,和尹潇潇等人一一寒暄过后,又笑着看向李湘如:“李姐姐今日来得倒早!”

谢明曦目光掠过方若梦微红的眼眶和强颜欢笑的脸,心中隐约猜出几分,却未说穿。顺着方若梦的话音笑道:“我这便打发人去厨房说一声,今日中午多备几道菜肴。”

能让一向坚强的方若梦这般伤心难过,除了李默那个混账,也没别人了。

顾山长沉默片刻,才道:“淮南王不是易于之辈,你小心为上!别为了逞一时之快,就结下生死仇敌!”

借刀杀人,手不沾血。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扫了六公主一眼:“笑什么?”

颜蓁蓁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差点又当场哭了出来。

李太后大病一场后,没了管教儿子的底气和勇气,只做不知。俞皇后贤良大度,也未多规劝。

建文帝对她的深情,撑了八年。

做藩王的岳父,和做天子的岳父,这其中的区别可就太大了。俞家因俞太后显赫了三十年,萧家尚未来得及风光,或许,很快就要轮到谢家改换门庭了……

做惯了出气筒的淮南王世子反倒心惊肉跳起来:“父王,你有气只管发出来,别闷在心里。”

明日上朝,不知要有多少异样的目光看他。尤其是临江王那只老狗,绝不会放过这等落实下石的机会……

谢明曦随意嗯了一声,目光落在芳巧手中的荷包上。

丁姨娘出入春锦阁,从来无需通传。

永宁郡主:“……”

刀疤脸男子先令众人守住高楼,又命人击鼓,自己则迅疾下了高楼。

几位藩王也是独居一间屋子,屋外看守的逆贼多达十余人。

……

关键时候,竟然不向着我!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她一直酒量平平。今晚来之前,提前服下了特意调配的解酒药。喝得再多也无妨。

盛鸿一脸为难:“明曦和我说过此事了。她的性子你是不清楚。别人待她一分好,她少说也要还一百分。这美人才送第三波,她已经命人到处买人,打算再送几波给皇兄……”

“三皇嫂和三皇兄感情颇佳,可别为了这点小事生闷气。”谢明曦微笑着劝慰:“不然,我心中倒觉过意不去了。倒像是我故意挑唆一般。”

权势二字,从来都是世上最烈的毒药。令人沉醉其中,令人忘乎所以,令人无力自拔,也令人面目全非。

三皇子能否坐稳储君之位,还尚未可知。

六公主走了过来,压低声音问道:“你笑什么?”

“今日我爹肯定来不了松竹书院了。”

待众人一一慷慨陈词后,盛鸿才一锤定音:“俞家之事,众说纷纭,到底如何,一查便知。”

想到那个至今藏在暗中的幕后凶手,她惊恐又彷徨,恨不得将儿子捆在身边,不让任何人靠近……

六公主轻轻嗯了一声:“考取头名的谢明曦很好,我和她坐在相邻的位置。”

建文帝已看了过来,语气中并无歉然:“朕改日再来看你。”

唯一的遗憾是,昌平公主和顾清成亲之后,一直迟迟没有身孕。直至四年前,才生下了女儿顾舒瑾。

毫不惹眼的角落处。

李太后含笑起身:“皇上整日操心政务,难得今日有闲情至后宫。皇上心情愉悦,哀家看着也高兴。说起来,哀家也有数日没好好和皇上坐一起说过话了。”

众人不知就里,俱有些诧异。

芙姐儿倒是没尿,却扑哧一声拉了出来……芙姐儿一身臭气不说,闹得她也一身臭气。

绝不能说出真相!

宫中的椅子就是不一样,也不知是什么名贵木料做出来的,宽大结实,还散发出隐隐的香气。

徐氏耳后火辣辣的,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徐氏脸上热意稍去,略有些局促地飞速抬眼看了谢明曦一眼。

谢明曦笑道:“祖母出身市井,却深明大义,对待继子,如亲生儿子一般。将私房尽数拿出来,供父亲读书考科举。父亲有今时今日的光景,全仗祖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