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37章:躬行实践

冰灵域 64810

至少,他已经尽力了。

只怕不能吗?

所以,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补偿她,好好的疼爱她。

孟千寻惊呼间,已经起了身,快速的向外走去无仙。

然后,又感觉到那人抱着她在暗道中穿来穿去,穿了很久,穿的她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肯定跟她也说了什么,若是她没有猜错了话,应该是不让孟冰答应提亲的事情。

所以,此刻,她说出这样话来,也并不夸张。

特别是在她看到李逸风跟孟冰一直手挽着手上,心中更多了几分妒忌。

他知道,李逸风虽然口口声声说放手,会成全她,但是,他的心中,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放手过,所以,对于那样的结局,他甚至都不曾想过。

所以,此刻,秦敏再次的重新问着这个问题,而且这一次,她问的更加的清楚,话语也说的极为的缓慢,极为的清楚,而且还微微的提高了声音,生怕李逸风听不明白。

毕竟,他今天让他完全的醉倒,就是为了让他可以暂时的忘记伤痛,但是此刻,他却要一点一点的揭开他心中的最痛,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你说,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呀,而他心中刚好又那么深爱着她,这样的机会,他都放弃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秦敏儿越想越着急,此刻真狠不得把李逸风给打醒了,让他去参加报名去。

而且,此刻,这个男人再这么说,他也没有丝毫的反对的意思,而且还是那么紧紧的抱着人家。

男人眉角微挑,感觉差不多了。

“哼,我不可理喻,我偷袭你?花公子刚刚若是不那么对我,我可能会打你吗?”不跳字。男人冷哼,一双眸子中更是满满的怒火。

花断尘愣住,有些疑惑的望着他,显然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毕竟,他的确是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双眸微转,对上众人那鄙视厌恶的目光时,心中微惊,难道说,他刚刚真的做了什么吗?

而就是他犹豫思索的这么短的时间里,那个妩媚的男人,竟然已经离开,看不到影子了。刚刚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花断尘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太过注意他,所以,甚至没有人发现,他是怎么离开的。

他此刻的手中拿的并不是跟花断尘刚刚摆在外面一样的红玫瑰,而只是一束白中略略带粉的一种她叫不出名字的花。

这句话,已经算是一种提醒了,说真的,他实在不想听他再说下去,因为,他相信寻儿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当时,只怕就连皇浦拓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过,以皇浦拓的聪明,应该能够猜的到,但是,皇浦拓是绝对的不会泄露此事的。

找出了尸体?

若是北尊大帝此刻真的有些相信他,听了他的话,那么她知道,到时候,花断尘一定会给北尊大帝一个那个尸体就是北尊大帝的真正的女儿的证明。

而且,孟千寻也怕自己若是避开了,情急之下的花断尘会抓住其它的人来做要挟。

紧的孟千寻有些透不过气来。

李逸风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有种无语的感觉,什么叫做已经给了他近三十年的时间了,难不成,他从一出生,就要开始找女人不成?

“所以,才要你快点娶个媳妇回来,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你自己的了,就是亲的。”李老夫人听到他这话,倒也不恼,也不急,反而再次一本正经地说道。

夜无绝是真的吃醋了。

而且,他更知道,她是从来不会说谎的,所以,她说的也定然都是她的真心话,她此刻,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便表明,她的心中是在意他的,真正的在意他的。

“哈哈哈,”夜无绝再也忍不住,不由的大笑出声,他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的可爱,此刻的她,再不是平时的那副强硬,冷冽,只有那种小女人的可爱。

她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连花断尘就仅仅是能够隐约的听清楚。

“恩。”花断尘微微点头,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忧,也是下意识的望了一下四周,然后便转身,想要离开。

只是,想着,现在她要如何的离开。

他的眸子再次的望向段红,其实,此刻她的全身都裹的严严实实的,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若是这样,他应该开心,应该高兴,应该幸福才对呀,但是现在,她却是真的感觉到了他的伤痛?

“父亲,这件事,你不要管。”这一次,李逸风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沉重,声音中也隐过了几分伤痛,他若是能娶,早就娶了,还用的着别人来催吗?

若是她答应嫁他,他可以立刻娶她,一刻都不会等,便是关键时,他知道她根本就不可能会答应他呀。

“你这小子,就是什么态度,你明明说好了,很快就会娶人家的,你这是想反悔怎么着?”李老爷子一听他这么说,立刻急了,这好不容易有了点消息。

李逸风身子微僵,脸上隐过几分错愕,但是却又突然的想起了今天遇在孟冰的事情。

李老夫人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脸上慢慢的多了几分凝重,看来,她对这个儿子的事情,似乎了解的太少了。

不过,他此刻说解释,便也更加的肯定了,他当初的确是做了那样的事情。

说话间,握着匕首的手,再次的一紧,做出一副就要刺下去的样子。

“花公子,原来你真的在这儿呀。”只是,这一次,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便突然的打断了他的话。

如今北尊大帝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是错愕的,也是意外,而且,心底深处是有着几分排斥的。

不管有多么困难,她都必须接下。谁让她是他的女儿。

毕竟雪太医跟李逸风都说了,父皇要好好的休息才行,不能让人打扰。

李灵儿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他的眼睛,直直地的望着他,这才慢慢的开口道,“你、、你?”

“这样的方法往往是最有效的。”北尊大帝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他很清楚,若是当时跟千寻说明了一切,千寻若是知道了夜无绝有危险,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赶去凤阑国,他不可能让他的女儿去冒那个险,更何况,她若是在那个时候赶去凤阑国,夜无绝会更多了几分顾及,处境只怕会更加的被动。

“她是我们的女儿,我相信她。”李灵儿听到他这么说,脸上的担心便快速的隐过,换上了一脸的轻松,虽然她跟千寻相处的时间还不长,但是,她知道,千寻的确是有那样的能力的重生寻宝。

“皇上圣旨,从今日起看来,这丫头倒是一步一步的算好了,把他逼到了死角上。

孟千寻望了他一眼,脸色微沉,然后突然再次开口说道,“今天,我既然敢做在这个位子上,那么我就一定有这样的能力,把北尊王朝管理好。”

大将军的双眸微微一闪,隐过几分冷意,也多了几分算计,既然如此,那么他就让她自己知难而退,他倒要看看她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大的本事,真是自食其辱。

只是,孟千寻却仍就是一脸的平静,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极为清楚地说道,她的声音也极为的平淡,听不出半点的异样,似乎就仅仅是在命令着一件跟她无关的事情。

“明城一带,连续三年干旱,几乎是颗粒无收,明城的百姓已经饿死大半,而且因为百姓太过饥饿,经常发生哄抢事件,而且最近甚至出现很多叛乱的事情,再这样下去,只怕很难镇压。”大将军望向孟千寻,沉声说道,说话间,那神情中明显的带着几分阴冷。

那么长的时候,他们这些人,都无法解决的事情,竟然此刻拿出来,让一个小丫头去解决,这不太过分了吗?

刑部尚一直都是跟丞相大人站在一条线的,如今这丫头一出来,就将重任将给丞相那边的人去办,他的心中肯定气恼。

“等项大人发放完粮食后,将册子交给本公主,本公主亲自查看。”孟千寻此刻的脸上多了几分严肃,却让那些大臣们更加的惊颤。

孟千寻这听起来极为自然,极为随意,又似乎是在赞赏大臣们的话,顿时的成功的睹住了刚要开口反驳的那些大臣的所有的话。

当然,这是她自己决定的,甚至没有跟北尊大帝商量,不过,她相信,北尊大帝竟然将朝中的事情交给了她处理,自然就不会再干涉她。

“把那些花全部的搬进来?恩?”夜无绝见她坐在那儿,不说话,脸色更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似乎快要喷出了火来,直直地射向要。

像夜无绝这样的醋缸,看了不生气才怪呢?

“本王相信你,所以,你不用再说了。”夜无绝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说道,说话间,微微的饶过桌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揽进了怀里。

当他背叛了她,伤害了她时,他跟他之间,就已经成了敌人。他就不应该再用这样的态度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是,没有想到,公主不但没有处置他,反而还给他拨了三万的士兵,帮助他修筑河渠。

孟千寻突然失笑出声,突然觉的一种无比的讽刺,他凭什么这么说什么?像是有多么的了解她似的?

所以,她根本就不善于说谎,那怕她是一名出色的特工。

他也醒吗?

孟千寻向来冷静,但是此刻却觉的真的受不了他了,她真的担心接下来,他会再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把她给直接的雷死了。

虽然在求饶,但是,她们觉的,公主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饶过她们的,毕竟她们这可算是犯了宫中的大忌。

“今天本公主便发出公告,明天上午,所有来参加招亲大选的,都聚集到城外,第一论的比试是速度的比较,在城外画出一万米的距离,每一个选手,都从同一起点开始起跑,最先到达终占的胜出,最先到达的前三分之一的人选留下,其它的全部淘汰,不管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人人平等,平大人明天就亲自去监察。”

只怕连他的那些属下以后对他都不会那么的敬畏了。

只是,协助大臣这话一出,大将军的脸色便是瞬间的变了,大将军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是想压下这件事呢,也是想要给他一个台阶下。

“哦,肯定是,肯定是。”孟冰也意识到刚刚自己的失态,连声说道,生怕孟千寻会因为她的话而产生误会,不过,看到孟千寻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这个时候不会是再提起那件事吧,若是他这个时候提起,她要如何的回答,仍就如同先前一样那般的坚持的拒绝吗?

他的一只手下意识的捂着胸,而另一只手,竟然下意识的去遮向嘴。

“公主,刚刚皇上突然生病。”一边的侍卫看到孟冰,恭敬的向前禀报道。

“刚刚因为太过着急,一时间气火攻心,此刻有些昏沉,太医吩咐,不能让人打扰。”外面的侍卫也是一脸的阴沉,声音中带着几分沉重。

果然,娘亲听到她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仍就只是守在床前,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此刻躺在床上,仍就昏沉的北尊大帝。

雪太医的身子微僵,沉重的脸上多了几分自责,唇角微动,再次慢慢的说道,“微臣只能尽量控制住皇上的病情,要想完全的医治好皇上的病,微臣实在是没有办法。”

“好了,你们不要为难公主了,这件事是朕的错,其实公主她已经嫁、、、”北尊大帝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突然的再次开口说道,只是,话说了一半,又再次的咳了起来,而且,这一次似乎比刚刚咳的更加的厉害。

“皇上,你万万不能着急,不能着急呀,否则会出大事的。”雪太医此刻急的脸都红了,生怕皇上太过着急,身体出了问题。

“朕就知道,千寻是最乖的。”北尊大帝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只是,这一次,那笑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沉重,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

“姑奶奶,我刚刚就在后山那边玩,不过,我刚刚遇到了一个人。”宝儿有些得意的指向一边的夜无绝。

众人纷纷猜测着,这个女子的身份,毕竟虽然都知道皇上找到了皇后,还找到了自己的女儿,但是这些大朝们却都还没有见到过。

她相信,只要她当众说出了她已经嫁了人,而且已经有了孩子的事实,那么这所谓的招亲便自然会结束了。

“咳,咳、、、”只是,孟千寻的话还没有说完,坐在龙椅上的北尊大帝突然咳了起来,不是那种装做掩饰的轻咳,也不是那种被口水呛到的咳。

他为了避开她的问题,这个时候的确有可能是在装病,更何况,他以前的身体一直好好的,怎么偏偏就这个时候出了问题?

皇兄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竟然发了这样的昭书,为千寻选驸马,这千寻明明已经是夜无绝的王妃了,而且他们都已经有了宝儿了,皇兄这不是胡闹吗?

“千寻,你先别太生气了,这件事情,可能有什么误会,可能、、、”孟冰还想为皇兄说几句好话,虽然现在的情形看起来,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宝儿、、”孟冰狠不得直接的捂住宝儿的嘴,这丫头,还真是哪壶不开提那壶呀,偏偏在这个时候提到夜无绝,这不是在故意的刺激孟千寻吗?

孟冰心中暗暗哀悼,完了,完了,这次皇兄肯定完了。

孟冰这才想明白了这一点,“那我们就快点赶去北尊王朝吧,说不定很快就能够见到夜无绝了,到时候,你可以直接的跟着夜无绝离开,不用理会这件事,这是皇兄惹出来的事情,就该他自己解决。”

只希望夜无绝到时候能够顺利的通过他的考验吧。

那么,这个孩子会是谁?

“嘻嘻。”小宝儿得意的笑着,却并没有直接的回答他的话,而是望着他,一脸神秘地说道,“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小宝儿见他摇头,小嘴微瞥,脸上多了几分不满,却仍就就不死心地说道,“那你也猜一下,看能不能猜中。”

她也知道,她看起来,要比实际的年龄大了一些,要不然爹爹肯定早就认出她了。

不过,他真的很想在这之前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这小丫头这么聪明,肯定知道她的娘亲的姓名。

而偏偏在此时,听到小丫头说道,“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