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3章:鸡黍深盟

冰灵域 64810

最后那几个字咬得特别重,可见他因为晏锥的事气得不轻。

优美如画的景色中,一个清纯的十八岁女生在大口大口地啃着面包,小嘴微胀鼓鼓的,时不时嘟哝着:“嗯……不错,真好吃……”

才不过几天没碰她,她已经这么敏感,他感到她的身子正在热烈的欢迎他的到来,这舒爽的感觉就是他最喜欢的味道,一如最初一般温暖紧致,让他的魂儿都快飞出来了。

“骂你又怎么了?你这么凶,难道还要打女人?”梁悦无惧蓝覃的凶威,用力甩开他的手,径直走向会议室的大门。

可这个女人的意志力不是一般的强悍,只是情绪低落几秒之后便被强行赶出她的脑子,一张绝美的容颜绽放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彩,在众目睽睽之下竟胆大地含住了晏锥的耳垂,用只有他一人才听见的声音说:“我觉得你是怕我了?怕我会打破你平静的生活吗?怕爱上我我?所以才这么急着跟我撇清关系?呵呵呵……”

“……”

洛琪珊美目圆瞪,这人要干嘛?

小颖也同样会有这种幻想。她想要尽自己的力量保护弟弟,还有母亲,可是,往往事与愿为,她连自身都难保。每一次夏志强动手打人或是对她有那种邪恶的企图时,她虽极力反抗,但仍然感到十分无助。女人和男人,天生就有体力上的悬殊,夏志强本就是个五大三粗的浑身蛮力,小颖和母亲联合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谁被打了,另一个来劝阻,通常都是会一起被打得遍体鳞伤。

他温热的大手柔软的双唇,传递出深深的温情,凤眸里一望无际的*溺,浓得化不开……

“x你妈的……”男人才刚一出声,紧接着又是一阵痛苦的嚎叫。这下他总算是意识到了什么,只要他再继续骂“你他妈”,他的手就会更遭罪。

小柠檬最怕的就是见到妈妈皱眉扁嘴像是要哭的样子,这小不点儿马上就抱着妈妈的脖子,亲昵地依偎在妈妈怀里:“妈妈买的东西我都喜欢,等以后我长大了也要给妈妈买好多好多衣服和好吃的。”

岂止是厨师,酒店经理也不由得战战兢兢,在晏季匀手下做事多年,每当看到他这样的表情,都预示着他的情绪极度糟糕……

起雨来。这里唯一能避雨的地方就是路边的一棵树。

梵狄的心情明显很糟糕,一张脸比雕塑还冷硬。他到现在才办完事回来,可手机卡还没弄好呢……

梵狄陡然回头,直勾勾盯着那棵树,借着赌场门口的灯光,他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哆嗦着,冷得发抖,可她那视线却一直张望着赌场的门口……

这神清气爽的男人,修长指拿起杯,厚适中的双唇攫住杯口,往里一吸……

兰芷芯狭长的美目里闪烁着两道精光,以她的直觉,亚撒这货绝对是故意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故意破坏她和nike的晚餐?

“云姿,你醒了。”晏季匀坐起身,关切的目光望着沈云姿。

金虹一号。

发生了这种事,虽然黑人离去,但贺东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通知了梵狄。

弟妹,这是指的洛琪珊……

家……多温馨却又遥远的名字,他真的来带她和孩子回家了。

如此巨大的进展,洛琪珊已经告知了母亲,再由母亲告知父亲……如今,洛凯旋焦急地等待着女儿女婿把张骏送到,他的冤情也可以洗脱了。

“那个……我们去阳台上坐坐吧。”nike还是不忍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如果能多跟兰芷芯单独相处一下,那也是值得高兴的。

晏季匀心想,水菡口中的家,指的是现在她住的童菲家,而他是想一家三口过个清静温馨的夜晚。

小柠檬软软地耷拉着脑袋,刚睡醒没什么精神,也就没跟晏季匀闹别扭,任由他穿衣服。其实这小家伙还是记得上次在晏家是晏季匀帮忙打到了坏人,所以对他的抗拒少了许多,但这还不够,晏季匀知道小柠檬惦记着什么,他早就准备好了。

小柠檬惊呆了,瞪大眼睛瞧着眼前的大叔。

晏锥一愣,随即欣喜地抱着她,如释重负地说:“早说嘛,原来你已经谅解我了,害我还以为你要发飙呢……哈哈,老婆你真是明白事理,我发现我对你的爱又多一点了。”

水菡躺在病床上休息,这里只有洪战和晏鸿章,却独独不见晏季匀。

晏家的人从小都习惯了怎么样祭拜先祖,晏季匀的每个动作也都是一丝不苟的,脸上更是虔诚无比。对逝去的先祖,长辈,除了父亲,其他人,晏季匀都是十分敬重的。

水菡不太明白像这样的大家族为何给人的感觉有点像封建社会那般森严,但她还是极为尊重的,慎重地点头:“是,爷爷,我会记住的。”

晏鸿章又恢复了他惯有的威严,往那一站,就跟刑官似的,阴沉着脸怒视着晏锥:“你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对你执行家法?”

“知道。”晏锥很干脆地回答,强忍着牙齿的哆嗦。

晏鸿章表情狠厉:“看看这些牌位,他们每一个人都曾为晏家做过贡献,晏家能有现在的基业,都是老祖宗们拼尽一生才建立起来,一代一代倾尽全力守护下来的!如果晏家祖先都像你这样,可以轻易而举就抛下至亲,抛下工作,不声不响地跑去国外不见踪影,你们这些后辈还能过得像现在这么好吗?你们拥有了普通人一生都难以得到的东西,可你们为晏家付出过多少?家族的兴旺不是一个人就能办到,是靠每一代人共同努力才得以传承!今天的家法,就是惩罚你的自私!”17905180

“别去买药了,陪陪我。反正都痛习惯了,我知道再痛一会儿就熬过去了。”他说得很轻柔,只因为所剩下的力气不多了。即使再怎么强悍的男人那也是人,不是铁打的,当身体不适时,也会有软弱的一面。而他此刻最需要的就是来自她的温暖。

“你……你骗我,你根本就没胃痛!”水菡愤懑,他居然装得那么像,害她瞎担心一场现在又被他压住了,这男人天生就是他的克星!

洛琪珊的性格本来不是多愁善感的类型,她一向都是积极向上充满了正能量的女人,但现在,她陷入了泥沼,她迷茫了,她疲倦了,她找不到方向了……她觉得负能量已经占据了她的身心,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轻松驱走,她要怎么办?前方路在哪里?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端,蓝泽辉家里,不得安宁,父子俩在书房里吵架。

而亚撒的理由则是——“我是孩子的父亲,我有权利决定孩子的将来!”

由于亚撒和赫淑娴今次回来得晚,所以直到第二天,亚撒才去给祖母和父亲问安了。而许多大臣们以及其他皇室的成员,听到亚撒回来,也都纷纷前往皇宫,其中有一个竟然还是带着自家女儿来了……

这段话志在强调他是晏鸿章的律师,是极富信任度的,但是,真的可信吗?

这可是三十年的陈年花雕,不能跟喝啤酒似的一口干,否则很快就趴了。好酒需要慢慢尝慢慢品。

“……哥,你也挤兑我。”晏锥苦着脸,这一秒,真像个纯真的孩子在向家长诉苦。

有人很好哄,可有的人就不是那么轻易能过关的了……与此同时,在梵氏公馆,梵狄的卧室里,这货正苦着脸,万分无奈地看着g上那用被单将自己裹得严实的小女人……

“哼,继续说?真是可恶!”童菲瞪着他,心里腹诽,难道他都没跟她想到一块儿去?那有什么意思。

病房门口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是水菡和晏季匀来接童菲出院了。

但酒精的作用太强大了,喝了一斤半白酒,能清醒才怪。即使疼痛也很快消失,她对于疼痛的感知迅速减退,剩下的就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奇异的刺激感。

下一秒,洛琪珊的身子开始剧烈摇晃……晏锥发狠了,既然自己阴沟里翻船,既然是她先侮辱他,可就别怪他无情!

说完,果断挂了电话,然后拨通了一个熟人的号码……

这一大一小俨然已经达成共识,“混蛋”成了晏季匀代名词,一说混蛋就知道是在说他了。真不知如果现在他在场会是什么滋味。

最让他抓狂的是,这领带……不是他晚上吃饭的时候佩戴在脖子上的吗?先前被他丢在沙发上……

晏鸿章和晏锥也同时望着洛琪珊……对于凯旋集团的变故,他们虽然知道一些,可并不是全部,尤其是那个蓝覃,与洛家的恩怨是多年前的事情了,晏家不知道耶很正常。现在由洛琪珊亲口说出来,这是最合适不过了。

“菲菲……菲菲……我明天就向公司请假,医生不是说你需要在家休养一个星期不下chuang吗,没人照顾你怎么行?”陈尧镜片后的目光有点痴迷,火辣辣的,带着几多期盼。

“昨天的事?你是说……在病房里,我摔东西……”陈尧略显尴尬,悔恨的表情格外虔诚:“菲菲,我今天就是来跟你认错的,是我不对,我太鲁莽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别生我的气……我以后会加倍对你好的,决不再犯,绝不让你受委屈,相信我,好吗?”

蓉,即使在以往的艰难时刻也没有这么求过晏鸿章,现在却放下所有的自尊,只差没下跪了。她害怕晏鸿章会像以前对待晏季匀那样一怒之下将晏锥流放在外弃之不顾,她更怕晏锥走了就不回来。

杜橙嘴角抽抽,冲着晏季匀挤眉弄眼,示意他说说话,可是,没想到,晏季匀居然会说……

“明天怎么安排?你有公事要办,可是寻找张骏,时间紧迫,我……我明天自己出去找。”

有人开心就有人不开心。纪雪薇一直都留意着晏晟睿的举动,她诧异,惊骇,那个女嘉宾怎么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错觉吧,她印象里可没见过这位混血儿,可为什么又总觉得不是第一次见面呢?

水菡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重新来到晏季匀的家。上一次她去当铺典当项链后,发烧晕倒,晏季匀将她带了回来,第二天她离开。她曾以为这辈子不会再有交集,谁知道命运就是这么爱捉弄人,偏偏被他看到比发烧晕倒还要狼狈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