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21章:一悲一喜

冰灵域 64810

这火铳只比巴掌大一些,很短。

方继藩为此,专门举办了一个欢送的仪式,数百名生员,在锣鼓喧天之中,纷纷骑着马,向着大漠而去。

当然,军事研究所之所以默默无闻,更大的原因在于,他们难有什么开创性的东西。

不只是大商贾出手,为数不少寻常的中等之家,也希望能从中分一羹,五十股,一百股,五百股,整个证券大厅的气氛,顿时带动了起来。

方才虽然有惊喜,可现在却越来越怒,后怕呀,若不是方继藩等人当机立断,自己就完了,指不定现在已被鞑靼人裹挟到了大漠深处,到时,真是生不如死。

突兀居然听到一个声音:“恩师,退开一点。”

张懋忙是带着几个礼部官员前去銮驾那儿见驾。

“你再看看。”

方继藩:“……”

“我自要杀了他,方才可以让他晓得什么叫规矩,可是谁知道,他竟骑马,南下,前去投奔汉人的矿场去了。”

………………

这是第几次上当来着?

虽然,很多时候,他已习惯了。

朱厚照道:“父皇自己要找死,看来是没得救了。”

方继藩:“……”

朱厚照抠着鼻子:“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问题,若是……没有人对昏君不利,我们会不会很惨?”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方继藩一听喀山、阿斯特拉罕、克里木和西伯利亚等汗国的名字,这些零散的所谓汗国,最初乃是蒙古人的所谓四大汗国之一的钦察汗国,他们一路西征,占据了极北之地和东欧,也曾强大一时。

方继藩坐在堂中,没有戴墨镜。

掩藏在墨镜之后,王不仕面无表情。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懵。

虽然觉得方继藩的话,不太靠谱。

邓健怒了,气呼呼的道:“谁敢不服气?”

这天一大清早,王不仕家来了不速之客。

卧槽………

弘治皇帝随即,朝萧敬道:“去将前些日子,新政区域所统计的数据来,朕再看看。”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那么,继藩,怎么看待此事?”

作坊开始出现雏形,资本的萌芽也已开始在京畿和江南出现,大量的流民出现,随着蒸汽机已经铁路的出现,生产力,已经得到了提高。

这叫有所求,所以乖巧几天。

朱厚照想了想:“有的是方继藩说的,有的,是儿臣自己想的。”

这铁路有什么差错,弘治皇帝可要跟你拼命的。

一下子,办成了两件大事,二人的心情,倒是愉快的很。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国富论的熏陶之下,早已有无数人,对于经济之学,还是有大致的了解的。

人们敬畏的看着王不仕,这个家伙……现在的身家,是多少来着。

没法子。

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

王不仕道:“自是因为交易中心的铁路局股票之事。”

大家都是聪明人,他方继藩和欧阳志的手段,摆明着,就是空手套白狼,大家怎么看不出?

于是乎,开始有人也想买一些来玩玩。

哪怕已有人开始挂牌收购,才一两二钱银子,到了一两三钱银子,却是依旧求购不到。

敢情这玩意,谁若是捏在手里,只要能建成,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

刘瑾忙是摇头:“不敢,不敢,孙儿不敢的。”

可毕竟是需要出真金白银的,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

他抬头,凝视着王不仕:“可朕不相信,一样东西,可以尽善尽美,若如此,那么这天下,早就太平了。凡事,有利就会有害,难道,这东西,就没有害处吗?”

一旦发生了火灾,那便是数百人的死伤,因而,就必须得配套有消防,得清理掉一些滋生火灾隐患的东西。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沈傲道:“已到达预定位置。”

方继藩抠了抠鼻子:“殿下,做实验,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

其实在元朝的时候,就曾有艺人,从高大的城楼里,带着最原始的降落伞雏形,从空中落地,以此来博得喝彩。

紧接着,所有人又开始散开,开始寻找着刘瑾的踪迹。

………………

这个时代,虽然有朝廷亏空,或是地方官府卯吃寅粮的问题,可这毕竟,还很原始,而似这般,大举借贷的,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弘治皇帝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方继藩眨眨眼:“陛下难道不考虑一下吗?”

他开始念诵了感谢天主之类的话。

葡萄牙的总督,显然已经得到了国内的授意,配合这位西班牙的贵人,他朝王不仕点点头。

今日的气氛,出奇的凝重。

方继藩忍不住一拍大腿,这个狗东西,果然变得油滑了啊。

方继藩道:“准确来说,是募集资金,将这铁路,打包成一个买卖,这保定、通州,还有京师,现在都繁华的很,只要铁路建起来,断然不必担心,无法生利的。为师想一想,想一想……”

这个世上的人,虽然口口声声都说仁义道德,可说到底,大家终究是现实的啊。

梁储压了压手,擦了擦眼睛,或许是这些日子,哭的多了,眼睛总是模糊不清,他道:“由着他们去吧,断了也好,也好。为父,已经没有兴致,去管顾着什么刘家了。为父现在担心的,是你们的妹子,她这一辈子,长着呢,被姓方的狗东西,弄去搞什么什么医,哎……她这后半生,可怎么办啊。”

这一句话,确实是不该说的。

他不但没了乌纱帽,连退休的福利都没了。

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继续道:“你们是什么东西,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

方继藩继续道:“小梁啊,论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谢就不必了,我方继藩,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

既然梁如莹已口口声声明言自己的夫婿乃是刘文华。

更没有想到,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新城的宅邸里,有人发出了咆哮。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啊。

梁家安静了。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要疯了。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干脆,就鬼神来诠释这个问题了。

方继藩打断朱厚照道:“太子殿下,钦天监会让陛下如愿的。”

“噢。”朱厚照一下子恍然大悟,他仿佛发现了新的大陆:“这样说来,这钦天监从前说的鬼话,其实……都是骗人的,捡着好听的,给父皇说的?”

呼……

这粗重的呼吸之后,梁如莹和小环,俱都停止了动作,一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

一群御医显得尴尬,忙是垂着不敢作声。

此时,梁如莹上前行礼道:“能给小女子,看看病症吗?”

梁如莹上前,跪在榻前,按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神色极是认真。

天皇太后她……崩了!

若是太皇太后救不活,那自己必会……

方继藩这狗东西……这下他完了,看看哪,看看这狗东西做的好事,好端端的女子,竟给教成了这个样子。朱秀荣一听,顿时秀眉蹙起,露出担忧之色。

朱秀荣自此便开始郁郁起来。

次日一早,她入了宫。

这些人,只一看眼神,立即明白了什么,纷纷告退。

是陛下当面,对方继藩说的吧?

这让他担忧起来,命女医去诊视,可结果,却是娘娘身子还不错。

现在要看书了,自是心如止水。

众女在医学院的明伦堂里,一个个看着方继藩,女人最麻烦之处就在于,离别时,就好似是生离死别一般,方继藩硬着头皮,安慰她们道:“入了宫,好好的当值,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其他的事,少看,少听,少去管,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我就不多讲了。除此之外,宫里当值,大多时候,是极清闲的,贵人们也没有这么多病痛,因此,平时清闲了下来,也万万不能偷懒,每一期的求索期刊,都要好好看看,不懂的,可以修书来西山,询问。

许多面孔,她都看不甚清,也不认得。

那梁储见到了骑马的方继藩。

两个儿子,已是匆匆而来,忙是将自己的父亲搀扶而起,拉到了道边。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萧敬慢慢的适应了,说实话,若是方继藩在自己面前,眉开眼笑,彬彬有礼,自己心里还不自在,生怕这小子,想要坑自己呢。

萧敬继续露出笑容:“陛下请您入宫觐见呢,齐国公哪,有日子不见了,咱竟见你消瘦了,你可要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住口,哪里这么多屁话。”方继藩骂骂咧咧。

弘治皇帝看得有气,咬牙切齿,朕说的是他们极有潜力,没说他们必胜啊。

至于这奏报里,各种骂娘的,他不再看了,直接搁置到了一边。

一道旨意,至方家。

他抬头,悲从心来。

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样说来……自己的儿子,生存的几率,又大增了不少。

可谁敢拦着内阁首辅大学士和内阁大学士呢。

却在此时,礼官还在念诵着冗长的祭文,弘治皇帝伫立殿中,双目微红。

那礼官像是见了鬼似得。

东配殿里,一下子,鸦雀无声。

弘治皇帝双手颤抖,一脸木然的接过,打开……吸气,接着抬头,目中茫然,良久:“呀……奇哉怪也!”

弘治皇帝面上轻松了一些:“看来……是这样的。”他反而松了口气:“可是……”

张懋:“………”他好久才回过神:“老臣遵旨。”

早就说了,自己的父亲,断然不会死的,我小诸葛方继藩,岂是浪得虚名。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整个太庙几乎都炸了。

只是……今日的祭祀,有些不同。

第二章送到,今天整理一下剧情,明天会还回来,不会少大家的。巨舰开始回航。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预备诏书吧,登岸之后,就将诏书,传诸天下。”

此时,新津已经开始重建,大量从各个据点来的援军,也纷纷抵达。

可现在,张懋的背驼了,方继藩却依旧俊秀,身子更加挺拔。

他心里复杂,总是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死了。

拿下了人之后,放走王细作以及另外一个使节,就是让他们想办法,逃回吕宋去。

而王细作,也可理所当然的,接近西班牙人,至于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他如何随机应变了。

似乎每一个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

“哎……”弘治皇帝道:“伤心过度,朕能体谅啊,丧父之痛,有几人能熬得住呢?你别看方继藩平时总是笑呵呵的,他可是孝子,朕明白他。”

此时,每一个人都穿着吉服,个个露出了哀容。

方才外头虽是震动了一下,让人觉得恐怖,可也没传说中,那么大的动静哪。

王不仕满面红光,格外的激动。

他下达了一道道命令:“安娜公主号,前进,拖延住它。无畏号从它的左侧与他们接舷,士兵们做好准备,我们的国王号,靠近他们,登上他们的舰船。”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紧接着……轰隆……

…………

毕竟,这是拿自己的性命押在了这艘船上。

可怎么就……

远处,也看不到敌船舰影。

方继藩已是疾步而来:“要开战了,请陛下和诸公,立即进入底舱。”

说了,也没有意义。

这方继藩,亏得自己平时对他还不错,他就这样坑老夫的。

他主动请缨,来到此。

船是靠风帆提供动力的,对于这一点,他自诩自己是个专家。

鼓着风帆,佛朗机战舰几乎已和人间渣滓王不仕号在咫尺的距离了。

朱厚照兴奋的道:“不错,碾压他们。”

………………

方继藩眼眸一张:“是在吕宋一带的海域,也就是说,他们需从登州,先走至泉州的航线,穿越了澎湖之后,再继续下西洋。”

朱厚照在一旁,连连点头。

可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