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客户端

冰灵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4810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8章:心慈面软

冰灵域 64810

虽然还只是属于大帝初期,但却是真真实实的大帝境界,比什么准帝境界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王锦凌无奈苦笑:“这些名额我要用来收买人。”

虽说江南不一定非要凤轻尘亲自去,但凤轻尘要陪凤离忧去检验那一万兵马,索性便连江南一道去了,九皇叔虽有心想要劝,可最终还是默许了。

有一个太医私下说道,幸亏凤轻尘命大,有孙思行这个擅长医治外伤的大夫在府上,不然凤轻尘就算没有被刺客杀死,也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女儿大了,就是别人家的了。

这些事情她凤轻尘管不着,替小世子检查后,确定小世子的身体无碍后,凤轻尘便回到主院,只说晋阳侯夫人身体虚弱,调养即可。

而就在此时,在岛上兜兜转转数月的南陵锦凡,终于又走回原路,一路寻找,终于通过乱石群,来到草丛前。

那几棵小树想必是最近才移植的,树叶蔫吧啦呗,透着一股灰败之气,看上去死去沉沉,实在让人无法喜欢。

饭后喝茶不是好习惯,容易消化不良,凤轻尘一向不喜欢喝茶,可九皇叔不同,他饭后必喝一杯茶,凤轻尘也劝过,九皇叔什么都没有说,只看了凤轻尘一眼,之后依旧如顾。

“夜城最好的良田、房舍、商铺,可有大半在你手上,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凤轻尘实在不明白,苏文清这是有多缺银子,才会什么赚钱的生意都要插一脚。

身体上的反应已经平息了下来,凤轻尘一个人自得其乐,可苦了九皇叔。

两人踏入内院,就分开走了,九皇叔将凤轻尘的药箱,交给一个太监模样的人,示意他带凤轻尘过去,而自己则往另一个院子走去。

事情和她所预料的一样,子弹穿过护卫的手心,最后射入南陵锦凡手腕,南陵锦凡吃痛,手中的暗器啪的一下掉在地上。

同时飞速的将别一把刀片与刀柄装好,握在手中。

“这马车,本宫征用了。”西凌天磊一气呵成,飞身骑在马背上。

一刻钟内跑到陡坡前,二柱香内爬上陡坡,这个时间就是凤姑娘自己也达不到。

她从棺材铺跑出来有一刻钟了,那些人肯定发现了。

凤轻尘发现,她带着脖子上的那颗小玉粒,突然发热了。

暄少奇站在原地看了一眼,轻笑一声,正准备独自离去时,却被玄月宫主和李玄月缠上,李玄月脸色不太好看,玄月宫主别俱深意地看着暄少奇,约暄少奇同行。

当然,作为背景之一,敏夫人并不会将凤轻尘的反应放在眼里,在敏夫人看来,凤轻尘不过是将死之人,一个快要死的人,她在乎什么。

对秦宝儿,九皇叔已经从漠视到厌恶。和苏文清想得不一样,九皇叔就认为这一切都是秦宝儿的错,要不是秦宝儿步惊云怎么会背叛他。

“凤大夫,这五具尸体,都是吃了云家药铺卖出来的药而死,突然暴弊,他们所用的药材,又完全不相同。”府尹卫学良卫大人,很客气的跟在凤轻尘的后面,详细的说明,这些人死的时间与死状。

“凤大夫,我敢以人头担保,我云家的药绝对不会有问题。”云家四叔云海是负责东陵商务的,云家在东陵的药铺出了这样的事情,他难辞其咎,而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不过这一次特别的严重,云海整个人都老了数十岁。

正犹豫着,苏文杭突然插了一句:“凤姐姐,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这个时候太阳虽大,但停尸房前面还有阴处,站在那里解剖比这里方便,她实在没有兴趣,站在一堆尸体中间干活,她又不是法医,天天对着尸体也能习惯。

三位大夫要去手术室,九皇叔当然不会陪同,赤炼水和郭保济还没有资格让他全程陪同,他之所有以会露面,不过是因为之前的事,出来震一震场子,以免赤炼水和郭保济恼羞成怒,真正在别院下毒。

九皇叔让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跟随,嘱咐凤轻尘有事派人去叫他,便回书房处理公务,从头到尾也不提之前折腾这两人的事情,半丝歉意也没有。

这么小的一颗心脏,放在手心、拿到眼前才能勉强看得真切,可孙思行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他鼻梁上的眼镜,可以让他清楚看到心脏处的每一根血管与神经。

九皇叔还是和以往一样,不管多急都会先把凤轻尘送回来,然后再回自己的府上。

“不是第一次了,再多一次又何妨?”凤轻尘丝毫不在意东陵子洛身上的杀气。

凤轻尘一路窝在马车里,和九皇叔说说话,闲得无聊,玩着九皇叔的头发,根本没有发现方向不对,等到她下马车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车夫直接将马车驶入府内。

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大年初一,凤轻尘的确如九皇叔所想的那样,高高兴兴地合不拢嘴。

用完饭,凤轻尘就闲了下来,她一个女孩子,再加上父母刚下葬没多久,完全不用出门去给人拜年,只需要呆在家里便好。

“本公子说话算话,一定会让你们走。”王锦凌温和一笑,可这笑却不达眼底。

“多五年也没有关系。”凤轻尘真心心疼奶宝:“小心把奶宝逼得太严,他叛逆。”

“我晚上还有事要办。”凤轻尘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倒过来给符临看:“喝了,符大人该说了。”

符临看了一眼四周,说道:“时辰不早了,轻尘你要办什么事,我陪你去?”

她毫无准备,就算见了蓝景阳也做不了什么,她要见蓝景阳,又不是和他聊天的。凤暗骂符临多管闲事,但还是在对面坐下。

她心中确实有三分惧意,这样的蓝景阳很可怕,凤轻尘有预感,这一次要让蓝景阳完好无损回连城,绝对是放虎归山。

别说古代的男人,就是现代的男人也很在意妻子的清白,是九皇叔说错了,还是她听错了?1172死了,这黑锅皇上背定了

鬼兵的动作,刷新了他们对鬼兵的认识。

结果,鬼兵一动不动,根本不把凤轻尘的命令当回事。

他们哭给谁看,叫给谁听,凤轻尘和他一样,无父无母。

凤轻尘闭门思过一个月,而这一个月他亦很忙,很多事情顾虑不来。

“这是本王的宫殿,先皇所赐,本王成年前一直住在这里,至今还保留着。”九皇叔也不管凤轻尘想不想知道,自顾自1;148471591054062的说。

“她母亲呢?姓什么?”老者不甘心,继续追问。

“臣弟也是按规矩办事,神机营主情报和刺杀。另外,本王去年险些死在外面,至今还未找到凶手,任何人都有可能。”九皇叔相当无耻,再次提起这件事。

皇上摸了摸脖子,一闭眼就想到,那个不知何时死在自己身旁的妃子,心里发寒,看九皇叔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忌惮。

玄情阁虽然没落了,可它好歹也是四大玄字门派之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对付玄情阁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可是……

“要你死很容易,现在你活着还有用。”蓝九卿将剑抽了出来,玄情本能的捂住伤口,拔腿就想跑,可不想,蓝九卿的剑比她快一步……

离那身影二十余米的样子,凤轻尘不再往前。

“本王对你的东西没兴趣。”东陵九黑沉着脸。

喜欢归喜欢,她不能因此而失去自我,凤轻尘可以确定,现在的九皇叔,还不值得她将智能医疗包的秘密说出来。

“我没害怕。”凤轻尘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便不再多言,将身后的背包卸下:“既然在这里待着,那我把这里收拾一下,九皇叔你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

“不换,不换,拿什么老夫都不换,云家大公子的脑疾老夫曾诊治过,老夫自认没有办法医治,今日凤姑娘有医治的办法,老夫能在有生之年见到,老夫此生无憾了。”

宴会筹备的很顺利,九皇叔放话、总督夫人打下手,在山东谁敢不给面子,卢家知道这是拉近双方关系的机会,也想要借宴会的事,消除之前的误会。

可不想,在卢家眼中九皇叔的默许,是对卢家释放善意,卢家几个纨绔大少,这几天蹦达的老欢了,话里话外嘲讽陈家,别以为九皇叔收下华园,就会提携陈家,九皇叔哪里会把一个小小的华园放在园里。

苏绾的贴身侍女想到苏绾受得苦,又想到因为凤轻尘,苏绾九皇叔的路变得异常艰难,气不打一处来,这语气当然也好不起来了。

九皇叔一甩衣袖,带着一身异香上了马车,白发驼背老头直到九皇叔走后,才爬起来,苍老的脸上露出一抹无奈的笑。

“本王不屑偷吃。”不是没有偷吃,而是不屑,九皇叔没有发现自己这话有什么不对,继续将中衣脱下,不待凤轻尘动手,直接将衣服放到她手上。

尸体被白布覆盖,只有手背露在外面,手背长出了尸斑,有处小伤口,此时正泛着白,看上去即阴森又恐怖。

该死的是利用这丫鬟的人!

“什么人,居然敢亵渎我弟弟的尸体,还不快把你的手放开!”

“天啊。”看着一排排震天雷,凤轻尘再也没有风花雪月的心思,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转头质问九皇叔:“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震天雷?”

威胁,这是红果果的威胁,凤轻尘抬头与九皇叔对视:“九皇叔,你这是威胁?”

蓝九卿,他到底是哪国人?

昨天那件衣服,不就是九王妃正服嘛,小姐怎么突然要穿九王妃正服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原来是个书生。既然是书生,不好好在你的学宫里待着,来我狼堡做什么。凤离族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说话。”狼主毫不掩饰自己对景阳的蔑视。

“不是外人,那就是内人了?怎么……这位是清歌小姐的情人。”御尤大大咧咧,说的话也不怎么文雅,凤离清歌冰脸染上一抹红晕,却没有否定。

“不知人吃的消食片,给狼吃行不。”凤轻尘深感无力,给雪狼递了成人双倍份量的消食药,希望雪狼明天能恢复正常。

可是……信任九皇叔的结果是什么?

凤轻尘也顾不得会不会惊动人了,想要推开九皇叔,却发现自己被人越抱越紧,双手困在九皇叔的腰间,根本无法动,整个人软绵绵的挂在九皇叔的身上。1611失落,在子嗣上会很艰难

“咳咳咳……”谷主很激动,这一激动手劲儿自然大了,凤轻尘差点没被拍死。

“嗯。皇上赐了很多药材,让你们好好养身子,尽快进宫。”蛊毒一日不除,皇上一日不安

“皇上有没有说,找人麻烦的事?”凤轻尘幸灾乐祸地问道,她就不信九皇叔会这么纯良,大好的机会在面前,他会放过借九皇叔手杀人的机会。

“是。”谷主应了一声,可起身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可看九皇叔一脸冷硬,谷主叹了口气,把到嘴边话给咽了回去。

“不好了,不好了,公子爷,不好了……”许清气喘吁吁,几个护卫则是面色发白。

卢家人想看他和邰城斗个两败俱伤,好坐收渔翁之利,简直是做梦!

凤轻尘既然说出这话,就别怪他下狠手了。

王锦凌从不和凤轻尘计较礼数上的事情。

这是打发人了,云潇当然明白,只是让他震惊的事,凤轻尘居然医好浩亭的病。

“我和崔公子约定好了的,当然要如约履行了,崔公子现在处在恢复状态中,一切都很顺利。”

听到属下来报,九皇叔一行人已逼近,鬼王一点也不担心,在得知东陵水军出动,他就让奸细在他们的饮食中动了手脚,九皇叔带来的,不过是一群病入膏肓,随时都会变成傻子的病人罢了。

如果九皇叔攻破百鬼宫,他就会利用先祖设的机关,将整座岛炸沉,让东陵九与这座岛永远地沉睡在大海里。

这两人是大内高手,皇上特意让东陵子洛送来的人,国公府的事情,九皇叔的反应太快了,皇上总觉得宗人府大牢有问题,可宗人府被皇室宗亲管着了,他现在没有空整理,只得自己派人来。

“灰老和我们一同走。”这也是九皇叔让大军,押南陵锦凡和夜叶进城的原因,带着灰老他们路上绝不可能平静。

都被半山腰的骚动打破了。

“你说蓝景阳会不会已经出城了?”

“对。”九皇叔赞许地点头。

凤轻尘仔细盯着太监的一举一动,而她没有看到南陵锦凡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

“下去看看。”九皇叔和凤轻尘手牵手走了下去,蓝景阳和凤离清歌犹豫一下,也跟着下去了。

“那些全是狼骨。”九皇叔指着那堆成小山的尸骨,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凤轻尘暗暗松了口气,不禁暗想:世人果然都欺善怕恶。

“嗯。”凤轻尘抱着小孩上了车,春绘虽然对凤轻尘手中的孩子好奇,却没有多问,放下车帘,让车夫把马车驶到公主府侧院。

左岸要保护凤谨,夏挽不能离开凤谨,来接凤轻尘的一人,便是一个陌生的下人:“奴婢宣草,奉左公子之命,前来迎接姑娘,请姑娘随奴婢来……”

“左岸……收起你的杀气,还有,后退两步。”凤轻尘连忙安抚小孩,雪狼亦是一脸不解,不过雪狼一向机敏,看情况不对,连忙退开,只是时不时地介长狼脖子,想看个究境。

至于那一身湿淋淋的衣服,还是赶紧换掉的好,别说夜叶本身就有伤,就是一个健康的人也受不了,九皇叔真狠,不过,她喜欢。

咳咳,凤轻尘给夜叶的药水,本就是用黄莲泡的,所以别说像,事实上那就是黄莲水。

“凤,凤轻尘,你要做什么?”林大人虽然想借凤轻尘闹事的名义,把凤轻尘拿下,可他也不想落个看守不严的罪名。

要不是有王锦凌压着,王家那些利益熏心的家伙,说不定就会利用王家与凤轻尘的交情,对凤轻尘下黑手。

“小事,他们是我的人。”王锦凌自动略过的帕子的事情。

“夫人,这是我们孙家的使命,作为凤离一族最忠实的世仆,孙家永远都不会背离凤离族。”孙正道本就严肃,此时更显得不近人情。

攻城,一向死伤惨重,此次尤其明显。江南城的准备实在太充分了,箭、火油、沙袋样样充足,就好像事先知情一般。

九皇叔一到凤府,就有下人告诉他,凤轻尘两天一夜都没有合眼,听凤轻尘说要休息,哪里会拦着她,立马派人送凤轻尘回房。

这下,九皇叔还有什么不明白。

“是我,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道歉。”九皇叔应得爽快,完全是顺着凤轻尘的话,要说诚意,还不如在玄医谷有诚意。

她无父无母,只有一个人,如果生产时出了意外,谁来主持大局。

“没……没关系。”九皇叔突然笑了出来,看凤轻尘一脸羞愧,将头埋到被子里,眼中的笑意更甚,弯腰将枕头捡起来,再次走到床边。

气凤轻尘没有等她,心疼凤轻尘万事都要自己打算,他永远做不到像步惊云那样,不顾一切守在凤轻尘身边……020不公,王郎娶我可好

“为什么,母后,不就是一个贱民嘛,你帮女儿一次,杀了她好不好?”安平公主被皇后一呵,立马停止了哭泣了,却小声的哀求着。

回答他的,是九皇叔越来越快的剑,暄少奇心中的不安扩大,拼尽力气的大喊一声:“东陵九,轻尘在哪?人呢?”

九皇叔知道,凤轻尘不会在秦宝儿身上吃亏,也不会把秦宝儿当回事,可心里仍不免担心。

果然,一物降一物。

“胆大包天,这是洛王殿下心善,不与她计较,不然她早就死了几百次了。”

“是吗?不知这位太医如何称呼?”凤轻尘往前一步,客气的问道。

敏夫人真要死了,绝对是一件麻烦的事,说不定九皇叔还会责怪她们,下人不敢擅自做主,立刻把事情禀报给王锦凌。

哈哈哈……端亲王大笑,嚣张离去,留下气得全身颤抖的长公主,在原地大发脾气:“啊…啊…啊。小五儿,你给本宫站住,本宫要杀了你!”

“小团子真棒。回头让雪狼给你当马骑。”凤轻尘亲了亲小团子的脸,给小团子一个大大的奖赏,换来小团子机械的一吻。

时间悄然流逝,两人都不说话,1;148471591054062就这么看着对方,想要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些什么,可偏偏什么也看不出来,在某种情况下,他们都是善于隐藏心思的人。

孙正道立刻全家性命起誓,凤轻尘也没有阻止,可她不知,当她说出她会制作炸药时,屋顶上两个男人同时露出一抹惊喜与了然……

“我没想过害你。”安平公主抽咽了一句,不过也确实站了起来,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这样跪过。

安平公主一脸错愕,想也不想就爬了起来,一把抓住凤轻尘:“凤轻尘你不能这样。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去救我皇兄,不然,不然……”

“啊啊啊,茅房在哪……”谢三就好像后面有鬼在追一样,拔腿就跑。

“猪?猪哪个部门熬的汤这么鲜美?”苏文清旗下有酒楼的生意,对于吃食可算是颇有研究,他就没有听说过,猪哪个部门能熬出这么鲜美的汤。

“先听坏消息,这样再听到好消息,我们也能高兴一下。”这群人已经习惯了,这种瞎闹的模式,并不觉得清王这么说有什么不对。

噗嗤……王锦凌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并没有解释美丑的问题,而是纠正凤谨:“不能叫弟弟,是小外甥。”刚刚在外院,好像也听到凤谨说弟弟,不过他当时一心记挂着轻尘和孩子,倒忘了纠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