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91章:不毛之地

不管那无名小岛上,禹皇夫妻二人在商量如何对付秦羽。秦羽和侯费两兄弟却极速地穿过了走兽一族的地盘,进入了龙族的区域。

“大哥他会生……”

庄院中。

呼!

据秦羽所知,这黑棒只是坚硬赶得上神器而已,似乎并没有其他什么。

这青护卫实际上实力远超秦羽,现在虽然将功力压缩到和秦羽一个级别,但是青护卫却抱着游戏之心,这才会战斗的时候还说闲话。

青护卫根本不防御,长棍狠狠劈去。

惊天棍典之九棍!

秦羽点头。

暂且不谈这二人。

熟悉的模样,迥异的气质。

“对。”

此刻的秦羽根本等不下去了。

“对,这神殿叫‘『迷』神殿’。”

屋蓝脸上有着一抹淡笑,“那人被我攻击后,却一下子跑到了禁制之外。我却根本无法离开那禁制束缚的范围……后来那人威胁我,让我进入万兽谱,他就带我离开这『迷』神殿。”

看到秦羽表情,屋蓝哭笑不得:“秦羽,你可知道,数千万年来有多少帝级高手闯入『迷』神殿为了得到神器而丢掉小命。就是禹皇、玄帝他们的神器,也只是在『迷』神殿外域靠运气得到的。”

一雅致的客厅内。

“你说澜风师叔,他将万兽谱给我了。”秦羽只能这么说,剑仙傀儡的存在,他自己也很难解释清楚。估计这仙魔妖界还没见过剑仙傀儡这种东西呢。

“对了,陛下他肯定知道。”蛮乾十分肯定道,“陛下这次去了外面办事,不过没事,我用传讯灵珠去询问他,你稍等一会儿。”

秦羽……这个名字影响太大了。

蒙闳过了片刻才传讯过来:“秦羽兄弟,前一段时间我曾经听说过那个侯费好像到了什么地方,至于什么地方我不大清楚。”

然而就在这时候,千里长的血龙猛地动了,一动整个身体就化为了一道血红『色』残影,禹皇等一群人只是看到一张巨大的龙嘴巴朝他们一口吞来。

屋蓝目光飘渺,似乎回忆起了当年的事情,很显然,屋蓝是知道禹皇、玄帝联手的攻击力。

秦羽当然明白。

“水珠特『性』还真是难以模拟,移动过程中形体还在不断变化。”秦羽努力控制着姜澜界变幻的模样,水珠在碰触另外水珠的时候会发生形变,秦羽也要变幻姜澜界变幻的模样。

秦羽现在根本不在乎外面的禹皇了,他知道……禹皇根本奈何不了姜澜界。

甚至于这十几位仙帝,包括禹皇在内的所有人一同攻击绿『色』颗粒,可是依旧奈何不了这绿『色』颗粒。

木延仙帝也点头,传音道:“陛下他的确是厉害,当初和玄帝闹的那么大,现在竟然又把玄帝给哄来了。不过夫妻嘛,再闹也闹不到对立的地步的。”

景皇剑、流景剑融合,便是上品神剑‘无双景剑’。

一口气,极为连贯地,秦羽一下子结出了三十六道手印诀。

总之禹皇在一瞬间要分析亿万的东西,每一处是否合理,没有强大的仙识,绝对做不到这个地步。即使如此,禹皇也感到心神疲倦,所以他才没有立即出手。

到了龙皇这一个层次,他们平常也只有这四人才平等交往,这四人都知道对方的了得。

这三个星际传送阵,分别通往白芷星系的北边,西边,东边,一共三大星系。

银花姥姥对秦羽实力的要求,秦羽感受得到。

身形如流光,直接从大气层上空几近瞬移一般来到了地面之上。

寒潭南边的地面为很松软的一种黑『色』小草,同时还有着两个石桌,以及十几个石凳随意摆放在各处,石桌上有着一些奇特的美食。

敖无名,在龙皇眼里竟然是不孝子?

“敖前辈,无名大哥和怜竹嫂子还是很恩爱的,你就不必太强『逼』他了。”秦羽出言劝说道。

“果然是好地方。”从上空观看,碧水,绿地,各种自然花草植物,如同静雅的画中世界。

“不要打搅师尊,稍等一会儿。”白衫青年拉了拉秦羽同时传音说道,秦羽点了点头,便安静的呆在了寒潭旁边等着。

幸好,现在秦羽已经发现了自己被对方追上的原因了。

“唉,暗星界朋友,我知道玉清子和你有些仇怨,可是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如果将事情说清楚了,禹皇陛下他一定会大度的解决此事的。”羽梵仙帝努力劝说道。

看到羽梵仙帝还好言相劝,秦羽忙伸手满不在乎道:“好了,我没时间和你废话了,告辞。”说完秦羽整个人极速窜了出去,之后一个大挪移再次消失了。

羽梵仙帝听到‘青帝’二字,全身都有一种无力感产生,面对这么一个修炼岁月超乎寻常长的青帝,羽梵仙帝只能恭敬道:“不知道前辈找晚辈何事?”

“当年探索『迷』神殿的时候,青帝他没有参加。连派人到凡人界闯逆央境的事情,青帝同样没有参加……这么多年以来,青帝好像对『迷』神殿没有多大企图。”

“如果再追到我,那事情就可真的诡异了。”秦羽坐在一个石头上,满心的无奈,而仙识却是散发开来,看那羽梵仙帝是否再次追来。

“不杀了你,我还真安稳不了了。”秦羽心中尽是怒意。

脚踏神剑破天!

一股比‘域’的束缚大的多的重力突然降临,这股重力之大让毫无准备的羽梵仙帝整个人猛地一沉,一下子就砸落到了地上。

一个个白衣身影穿梭在冰风宗内,整个冰风宗内洋溢着喜气。

“冰涟的确对冰闲侄儿宠爱非常。”玉清子点头赞同。

“和羽梵仙帝在一起?那就稍微等一会儿吧。”秦羽仙识一下子发现了玉清子和羽梵仙帝在一起,他不想杀玉清子过程太过麻烦。

一掌对一指谁强谁弱?

在灵魂开始溃散的时候,秦羽的传音在玉清子脑海中响起。

连禹皇和雪天涯这等高手,一口气坚持五年都感到心神疲倦,如果一个两三级的仙帝来监视,估计坚持一年就要休息许久。

“如果那个秦羽真的那么幸运,刚好在我们的人没有监视休息的时候出来,那也只能说秦羽运气好了,好的那种程度,只能代表……老天也在帮他,那『迷』神图卷暂时和我们无缘了。”雪天涯淡笑道。

秦羽这一套指法,共分为四式。

从丹田到秦羽的手指,根本不能按照经脉运转,因为那一道黑洞之力速度太快了,快的令秦羽很难让其在经脉内流转了。秦羽也只能勉强让其稍微改变方向。

秦羽很快穿过城池。

一路不断前进。

秦羽一口气在十天内前进了八大星域,这十天之中秦羽只是休息了半天。

暖木星星际传送阵旁,秦羽直接瞬移到了这。

这就是冰风宗所在的星球,这个星球整体表面上都覆盖着一层坚冰,这白冰星上的两大城池是修仙者们直接用功力开辟出来,并且用禁制保持内部温暖如春。

秦羽此次杀玉清子。

实力第三的就是玉清子了,一级仙帝的剑仙。

“师姐,少宗主师叔不愧是天才,修炼比我们晚的多了,当年我还是天仙的时候少宗主还是孩童呢,现在少宗主都达到仙帝境界了,这还十万年没到吧。”

“没了。”禹皇脸上满是难以置信,同时他看向一旁的雪天涯,“雪天涯,你发现了没有?”

从蓝湾星域到仙界,再到妖界。

要实力有实力,要武器有武器。只是自己的攻击力并没有完全爆发出来。

随着二人靠近,秦羽心头愈加紧张。

“没想到竟然被这雪天涯抢先了一步。”禹皇刚刚赶到蓝雪星追到秦羽这里的时候,便发现了实力和他不相上下的人,同时也感应到了对方特有的气息,血魔魔道修炼者的气息。

“想逃?”蓝衣壮汉脸上带着一丝不屑。

面对纯力量的攻击,即使神器战衣防御,但是那力量还是有不少传递到体内的。

雪天涯目光『射』向西北方向:“杀你徒弟的人。”

“而且此事关系重大,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出手,因为……一旦失败了,对我父子二人将是一个很大的损失,我绝对不容许失败。”雪天涯声音淡然,只是那嘴唇微微抿着,『射』出的目光显示了其不可动摇的决心。

“好了,血衣,你回去好好修炼,我出去的一段时间中,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去找你师叔。”雪天涯嘱托道。

“陛下这一招的确高明。”知白脸上也有了笑容。

蓝雪星,星际传送阵处。

他甚至于怀疑……银花姥姥应该是度过神劫的人,快要飞升神界的超级高手。

禹皇点头,随后便消失在了客厅中。

自己黑洞的吞噬速度,刚好是姜澜界吞噬外界元灵之气的十倍速度。秦羽是姜澜界主人,当然对于姜澜界吸收速度非常清楚。

上一次秦羽达到黑洞前期,飞出一个金『色』在三分之一位置,这一次金『色』光环体积大的多,在三分之二位置。

即使秦羽不修炼,这生命元力也在不断改变着秦羽的身体。

“人家功法特殊,或者是秦羽他上次已经修炼到了突破口,这次只是突破那个突破口也未尝不可能啊?”蒙闳猜测道。

雪天涯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隐帝星星际传送阵处。

秦羽曾经想过让君落羽进入姜澜界修炼,只是秦羽明白一点,他是需要前往妖界的,从这里直接到妖界,必定经过禹皇的地盘。

秦羽看着似乎伸手就可以摘到的一颗颗巨大的天体,心中不由感叹道。

这姜澜界内部空虚,而仙魔妖界元灵之气极多。

雪天涯脸『色』大变。

“没看清。”君落羽的传音在秦羽、敖无名二人脑海中响起。

意思很明显。

功力提高,用来压制林隐禁制的能量影响就减少。

君落羽只是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之后,阿娇和君落羽的一次见面被血衣碰到。血衣大怒要杀阿娇,君落羽实力太弱,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黑仙帝和白仙帝二人相视一眼不在多说。

东星城无数的人在远处围观着,但是雪天涯、敖无名、秦羽、君落羽等人所在之处百里范围内却没有一个人,所有人都在百里之外。

“郭奴,怪不得。”雪天涯心中了然。

魔帝血衣下巴微微抬起,目光冰冷看着秦羽,“别不服气,如果不服气你大可以来攻击我,我就站在这里不反抗,你如果可以杀死我,我死而无怨。”

“对。”魔帝血衣点头,“他就是个废物,那个女孩同样是个废物,自身实力那么弱,就仗着师门长辈宠爱赐予的宝物可以保住小命,攻击力却那么弱,这种人我从来都瞧不起。”

“轰隆隆!”魔帝血衣的身体砸入了地底,地面尽皆龟裂了开来。

金光从远处『射』来,随后落到了秦羽、君落羽、姜妍身前。

宫庞很胖,但是脸上却冰冷:“黑魔魔道,最重要的便是身体,和人战斗最佳的身体模样便是肉球模样。”

心意一动,秦羽整个人消失在了青禹仙府。

大殿下方的几个人都相视,不知道说什么。

“那是什么空间?”

片刻,

“君落羽,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见到你。”魔帝血衣脸上愈加苍白,盯着君落羽的目光蕴含着冰冷,“你们二人今日必死无疑。”

空间扭曲!

秦羽的战斗不是仗着攻击力多么强悍,而是靠速度以及武器的锋利。

“我的神器战衣多,你不服么?”其中一个秦羽说道。

魔帝血衣体内血夜沸腾了起来。

君落羽正看着秦羽和血衣之战。

秦羽还是没事。

林霖看了看思思,只是无言摇了摇头。

“先生,你真的是寒舒的师尊?你告诉我,你叫什么?”林霖心底还存在着一丝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