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55章:望风希指

王不仕:“……”

所有人都疯了。

朱厚照在匠人之中的影响力,是极大的。

人家听说留在大漠,处变不惊,没叫什么委屈,也不喊苦,只一句臣遵旨,看看你萧敬吧,你这狗东,就因为留在大漠,便哭成这个样子……

往日,对于方继藩这家伙的话,张懋、谢迁人等,是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的,虽然这个时代,也没有标点符号。

弘治皇帝怒容满面,却先盯着王守仁:“王伯安,你可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

方继藩一脸懵逼的看着弘治皇帝:“可是陛下,这天下人,都不知道他冒充了陛下呀。”

弘治皇帝心思一动,可随即,更加震怒:“你敢威胁朕?”

王守仁轻描淡写,看着他:“无知鼠辈,不堪一击!”

这一点,像自己。

却让所有的鞑靼人明白,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弘治皇帝沉默着,坐起来,接过了茶盏,呷了口茶,可心口的怒火,非但没有浇灭,反而更加腾腾的燃烧,简直要升腾三丈!人心散了。

浩浩荡荡的人马,已至祭坛。

这是自己的门生。

不多时,刘瑾和王守仁便进来。

儿子长大了,或许能理解自己的心情了。

方继藩率大同文武来迎驾。

“……”

现在,这外语书院,却也不可轻忽。

现在有了墨镜,竟突然之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好似,自己的好恶,都掩藏在这墨色之下,给他一种轻松之感。

“本老爷,我……喘不过气来。”王不仕拼命呼吸。

他的眼睛,总是时不时的盯向王不仕,怎么看,怎么古怪。

萧敬打起精神:“奴婢遵旨。”

很贵的镜子呢。

竟是个妇人,可这妇人气势如虹,眼带努色,厉声道:“你邓健是什么狗东西,这还是不是我们王家,这儿,哪里轮的到你做主?”

没好气地道:“困了,要去睡觉。”

弘治皇帝发现方继藩变了。

要给父子二人,足够的时间沟通交流嘛,自己凑个啥热闹呢,自己急急忙忙去了,指不定会给他们的沟通造成障碍。

“此人叫邓健!”

方继藩道:“他一直都在儿臣府上的奴仆。”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不只如此,在朱厚照上奏的奏疏里,竟还请求自己,内帑拨一笔银子,作为商行的启动资金。

朱厚照禁不住道:“父皇,儿臣有一事启奏。”

刘瑾则给自己的干爷,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王文玉兴奋无比的道:“正是如此,日月为明,这是我大明万世永昌,坚不可摧的征兆,放在从前的说法,这叫什么?”

此前铁路已经进行了勘探。

可哪里知道,这投机,绝不只是运气这样简单。

“少爷……少爷……”王金元匆匆寻到了方继藩,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那个……那个王不仕来了,说要拜谒少爷。”

这近一年的辛苦,一下子……王文玉觉得值得了。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王先生,王先生……”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而后,王不仕淡淡的道:“老夫买了……”

他清楚,这是自己的干爷爷在抬举自己。

…………

现在……欧阳志遇到了他最大的困难。

每一个能优秀的飞行员,都能获得杨彪的赏赐……他娘亲自做的牛肉干。

方继藩心里叹了口气。

一股浓烟腾空而起。

弘治皇帝摇摇头:“这铁路,朕是看出来了,实乃利国利民,不修,也不成,这事,朕不管了。由着他们去闹吧。”

贵人一头波浪似的金发,他听到了理发师的建言之后,颔首点头,碧蓝的眼睛朝理发师看了一眼。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又能说什么呢?

这样的人,弘治皇帝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弘治皇帝不禁叹了口气,竟是无言,良久:“传继藩来吧。”

可是……

听到罢黜……

“够了!”弘治皇帝怒声呵斥,手一指:“滚出去!”

方继藩摇头摆手:“这不算什么,举手之劳而已,令爱冰雪聪明,又是好学上进,才有此功,小梁……”

却不禁失笑。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一双明亮的眼眸凝视着刘文华,而此刻那宦官则打开旨来,掷地有声的念道。

刘家在岭南,虽也算得上是大家族,自大明开国,已是历经了八代,可这八代,也不曾听说过,得赐过石坊。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弘治皇帝更怒:“好啊,原来这里,竟还有一个叔父,刘卿家,朕竟还不知,你还有一个这样的好侄子。”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

“噗……”刚刚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的吏部侍郎梁储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天哪,造孽啊。

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不会让人们认为,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不但觉得无法做人,还得乖乖反躬自省。

梁储要气疯了:“家门不幸,真是家门不幸啊。我们梁家,无论怎么说,也是诗书传家,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啊。”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朱厚照顿时懂了:“原来如此,这样说来,他们很快,就会上奏,按着父皇的心意,而你爹,便算是重新‘活’了?”

张皇后笑了:“呀,看来,还是个有为的年轻人,男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来的人,看到了朱厚照和方继藩,俱是一脸的惊诧。

大家纷纷屏息。

于是,他四顾左右,郑重其事的道:“刘文华何在?”

陛下突然召见自己的侄儿,又在这廷议之中,当先提及刘文华。

御医急得要跳脚。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萧敬听罢,越发觉得这女人,实是胆大。

若是太皇太后救不活,那自己必会……

自己最好的选择,本该是索性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实在胆大妄为!

她正色道:“小环,为太皇太后进行呼吸。”

朱秀荣启齿道:“平时父皇从不说这样的话,现在却突然有此抱怨,或许,另有隐情。”

她笑吟吟的道:“陛下……真这样说的?”

这击鼓骂曹,讲的是名士祢衡被孔融推荐给曹操,曹对其轻慢,用鼓吏来羞辱他。祢衡当着满朝文武大骂曹操,并借击鼓发泄的故事。

说着,弘治皇帝立即起驾,至仁寿宫去了。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女医们要入宫,实在有太多事需要周密的安排,否则一旦出了什么差错,身为女厕所所长,啊,不,女医院医正的方继藩,这罪过,可就大了。

临行的这一日。

说也奇怪,历来女子们,只有在出嫁时,心里才会忐忑。

是自己的父亲梁储。

来的,乃是岭南刘氏的管家。

方继藩道:“这些话,万万不可对人说,否则,坏了我们医学院的声誉。”

次日实习的时候。

……

弘治皇帝道:“朕已看过你的奏疏了,那些女医,都已出师了吧。”

“还是卿家想的周到。”弘治皇帝点头:“御医院的人,统统裁撤了,不过宫中征辟了一群颇有声誉的名医入宫,只是西山的医学体系,和传统的医学有些不同,还是需得有人在宫里才令人放心。”

一道旨意,至方家。

弘治皇帝竟是恍然。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这可是六比零哪,是不是,他们厉害的过了头。”

京里很热闹,果然如这编撰所料,这突然被看好的黑马,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方继藩的几个门生,也在队列之中。

“我们会报仇雪恨的。”良久,朱厚照才憋出一句话。

这堂官想要入太庙。

他一副无事人一般,捏着纸卷,而后,轻轻的摊在手心上,眼睛瞥了一眼。

他只瞄了纸卷一眼,没有看到真切,只晓得有人活了,当时就震惊了,顾不得继续看下去。

儒家官员,非常注重历史经验的。

“不过……”李东阳倒是心念一动:“倒有一件,差不多的事。”

方继藩的泣声,也戛然而止,他抬头,一脸错愕:“谁……活了?”

弘治皇帝便背着手,开始在殿中踱步。

方继藩抹着眼泪:“陛下……”

弘治皇帝挤出笑容:“这是大喜事啊,是大喜,无论怎么说,人活着就好。”

“那么……”弘治皇帝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可是已经进行了近半了呀。”

张懋还在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平静,他拜下:“老臣在。”

弘治皇帝左右看了看:“起驾,回宫!”

却见此时,东配殿里,弘治皇帝在朱厚照、方继藩等人的拥簇之下,疾步而出,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出了太庙,不见了踪影。

顿时,众臣哗然。

弘治皇帝此刻,心旷神怡,回程的路途上,这一路,都觉得心底的恶气,总算是出了。

他将朱厚照招来,却独独没有召见方继藩。

百官凛然。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

方景隆颔首点头,可他还是皱眉,这里距离京师太远了,谁料京里是什么局面呢,自己的儿子,做事太鲁莽,若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人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坏话,这可就说不准了。

此后,唐寅奉旨入宫,弘治皇帝亲自召见,询问了一些关于缔造水师之事,唐寅对答如流,弘治皇帝对此,甚为满意。

方继藩没办法,依言坐下。

“噢。”听说是简单的,方继藩总算是强打几分精神。

张懋接着,便开始讲起来,这一讲,就是滔滔不绝的一个多时辰,说的口干舌燥,方继藩则听的头晕目眩,心里忍不住哀嚎,爹,你可千万别真薨了啊,你若是薨了,你儿子留在人间,这是活受罪哪,这什么鬼规矩,我宁愿白发人送了我这黑发人。

张懋呷了口茶,停顿了一下,方继藩道:“世伯,说完了吗?”

朱厚照还是觉得不放心,都是佛朗机人,这王细作……

朱厚照看着方继藩:“后日,就要祭祀了,我看你脸色不好,老方,你可要节哀啊。”

似乎每一个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