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48章:执鞭坠镫

李天宇本来不大乐意的:“我这好不容易和小云约好了出去约会,你跟这算怎么回事。”

周小云在跑道的另一头开心的欢呼起来。

叶老师的脸上也浮过欣慰的笑容,看自己班的学生百分之百的通过了这次会考,叶老师与有荣焉。

可是,我该怎么办?

上帝保佑她是胡思乱想。

周小云心里暗自腹诽,有当面这么问人的嘛,谁好意思说不欢迎啊!

到了宿舍一看,钱朵朵已经来了。同在宿舍里的还有于佳和华若雨。

听了赵玉珍的问话,周小云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当挡箭牌。吴梅家太远了,说去她家明显是谎话。周志海就在自己家旁边,若说去他家谎言极易戳破

绳子粗粗长长的家家都用来捆口袋捆粮囤的,两人一起向同一边使劲甩,其他的人在上面跳,又热闹又好玩。

不一会就把周小霞和周志海吸引了过来,也加入跳绳大军。大宝见家里小孩多热闹也不出去了,他劲大专门负责甩绳子,一堆孩子在一起玩的乐不思蜀。

可是,这两样最“流行”的理想都被自己否决了,那么她要写什么呢?

周小云回头一看冯医生和父母都进来了,自觉的从床边让开腾出地方。

总觉得随意来搭讪的男生很轻佻。

李天宇朗声笑道:“我在学校里的图书馆打了一份工,然后又在校外找了一份。两个月下来赚了一千多块钱,家里又给我寄了一些来,应该够了,我想今年出去找份稳定些的工,小云,你觉得我要是出去给人做家教怎么样?”

刘正清不愧是做了多少年的干部,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可是,何梦妍和张凯的被现让我庆幸自己犹豫了没有真正写所谓的情书。

她本来是个挺聪明的女孩儿,可是无人过问她的学习,也就都荒废了。

周国强拿着通知书兴冲冲的到大伯家去向?报喜去了。

周志海一下子找到了知音外加靠山,躲在?身后不肯走了。

周国强看不下去了,利落的从身上双数了五张十块的新票子递给了二丫,二丫见钱眼开,早就笑成一朵花了。

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未来真是个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变数。谁知道自己将来会怎么样呢?

陈欣然也上了分数线,不过,何梦妍却没考上,只得和张凯两人去念别的高中了。

到了电影院,李天宇又去买了些零食和饮料过来。两人边看电影边吃零食边说些悄悄话,李天宇觉得这样的时光再美好不过。

顿时一片哗然。旁边的学生连忙把她抬

要不怎么说家教是多么重要呢?瞧瞧这张嘴多周到,一个个都喊遍了。难怪虽然周志远久不回和大宝他们不常接触也仍然颇受欢迎呢!

蛋炒饭拉,面须汤拉,红薯稀饭拉,青菜咸米粥拉,花样翻新,怎么吃都好吃。连周小云都觉得自己近来厨艺大有长进。

于佳闻言悻悻的把手机还给了钱朵朵。

沈华凤心想着红包总算没白送。

周国富不能不出声了:“没关系的,我在这儿呢,到时候我让你大嫂也过来

周小云当然不会说凡是杀猪卖猪的日子久了都挺有钱的,她笑的天真无辜:“我就是觉得爸爸天天替别人家杀猪,人家有了猪肉会拿去卖了挣钱,可是爸爸拿的好少啊。还不如自己卖猪肉,我们也能沾光吃肉的机会多一些。”

连上他自己的那个整整三个书包活像个卖书包的。

“周小云,这些书都是你买的吗?”刘璐眼都要看花了。

周小云初次见到大宝这一面,不免有些惊讶。

刘璐在旁边赫赫称奇:“瞧你们俩这亲热劲儿,展的可真快啊。”

李天宇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不舒服?还疼吗?”

蒋潇丹看了看又气又好笑:“抢什么抢,那儿还有多着哪!我说你们两个人,都二十多

蒋潇丹翻了个白眼,不理这两人了。

班费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楚婷婷主动提议让两个正副班长来收班费,买东西的时候再喊几个人去拎东西。

杨帆见蒋潇丹算的如此清楚瞪大了眼睛。亲亲女友的心到底偏到哪儿去了?

二丫眼珠咕噜咕噜转个不停:“姐姐,你这隔三四就一封信。可都是我帮着你瞒着爸妈的。你就别那么小气了,透露一下,那位神秘人士是谁?”

周小云点点头。

周小云怦然心动,自打开学以来,她和刘璐通了一次信。算算好几个月没见面了,开学忙乱过去了,见见好朋友真是个好主意。

许美丽得意起来,根本没听懂潜台词,滔滔不绝的讲起了自己的二姨夫怎么怎么样,周小云后悔的想去撞墙:怎么能在好吹嘘炫耀的许美丽面前提起这个话题呢?自作自受啊!

想曹操曹操就到,许美丽也从教室里出来了,见周小云和郑浩然在说话也过来凑热闹。

周小云拿起一本西游记看的津津有味,故事耳熟能详,插图上画的妖怪很值得一看。像她这样“蹭”书看的不再少数,只不过能看懂书的多数是**岁以上的大一些的孩子,像她年龄这么小的蹲在那看书的真找不出第二个来

王晶晶心一横,把手从周小云温暖的手中抽了出来,头也不回的出了教室。

周小云一蹦一跳的走到周国强身边,浑身都轻飘飘的。

周国强带着周小云又来到了县城唯一一家乐器行。这是家规模比较大的乐器行,除了吉他手风琴小提琴古筝居然还有钢琴,各种各样的乐器让人看了眼花缭乱。

大宝自己都不敢置信自己居然真的被选中了!

“方老师……”

周小云和李天宇都笑了起来,真正一刻都分不开的人是这一对才是吧!

李天宇立刻心动起来。

方文叹了口气:“不用和老师说对不起。我今天喊你来不要批评你。而是想和你好好聊一聊,你最近怎么了?是不是

周小云和刘璐把头凑到一块嘀嘀咕咕起来。

李天宇,一直在她的生命中没有离去。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那一个人……

跳皮筋最大的好处是人多人少都能玩,三人就可以玩,两人相对站着用腿撑着皮筋另一人跳就行了。若是人很多也没关系,可以四个人把皮筋撑成不规则的四边形,再有四个人同时跳。玩的时候很方便只要从口袋里把一小团的皮筋拿出来理开就可以,上课了就快速收起来绕成小团再装进口袋。

不一会儿,胖妞就跳错了。

周国强爽朗的笑了:“以后管你们吃饱!”

呃,自夸是不好的行为,打住!

魔鬼训练终于起了作用。高从帅于半小时后归队。总算走得像个样子了。

现在拿来一用。也挺好使啊!

秦翰欣赏的看着周小云,觉得炎热的夏天看看周小云都会觉得浑身清凉舒服。她就是这样一个淡淡的却让人无法忽视的女孩,周身都是温润如水令人如沐春风的气质。

还好,还好,没有一口拒绝,总算有缓冲的余地

李天宇吻住周小云,在急促的呼吸和唇舌的纠缠中,体会彼此浓浓的爱意。

李天宇见大宝小宝都在自觉的收敛了很多,到了县城后就主动地和刘璐一起走了,说是要到舅舅家过两天。

奶奶也搬到了周小云家来住,反正周家的空房子多得是。楼下一直留了间很大的房间就是给奶奶住的。

总之,就是人家的孩子怎么怎么好,自家的孩子怎么怎么的不如意。

这么一闹,书是看不下去了。等出了宿舍后大概已经下午两点了,周小云饿的肚子咕咕叫。

n大学门前一条宽阔的道路,路两边都是商铺和饭店。周国强找了一家看起来比较干净的饭店走了进去。

一开始用普通话还真有种别扭的感觉,好在讲了会儿后渐渐进入“状态”。只不过总是无意中会冒出两句方言来。呵呵!

有点胖的女孩子叫华若雨,偷偷说一句,她在介绍自己的名字时其他几个女孩子都偷笑了,名字这么好听,可惜人长的实在一般。

比起叽叽喳喳的女同学来,周小云含蓄的微笑里总有种沉静如水的气质硬是比别的普通的女孩子多出一种神韵来。

每次都想匆忙的挂电话,李天宇在那一边总是说道:“别挂嘛,再和我说会话。”

周小云脸通红的埋入李天宇的怀中

李天宇心满意足的拥着周小云贵的身躯,轻轻的喊道:“小云!小云!小云!”一声比一声温柔,一声比一声低沉。

大宝很惊讶:“爸,妈,我不是说了不用你们送吗?我自己到车站去坐车就行了,到时候我们教练会在那等我的。”

周小云关心的问起了大宝在那边的生活情况

周小云一听就知道大宝瞒了好多辛苦没说。

老师们进班级的时间越来越长,下课休息的时间越来越短,试卷越来越多,作业堆积如山,桌子上高高的书把学生们的脸挡的就剩下半张。

妈妈嘛,就更简单了。我说什么都点头,其实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根本管不了我。

我报考了启明中学,期盼着能在中学时继续和她同校同班。

我在考前一直紧张的复习,我害怕我考不上。我希望自己变的好些,我希望那双眼睛投来赞许的目光。

原来,我仍然无法追上你的脚步。当我以为自己已经跑的很快的时候,你却比我跑的远了好多好多。

李天宇了信息过来了:今晚好巧啊,你和刘璐都在线上,别早早走哦,我想和你多聊会。

仔细打量,蒋潇丹五官端正明朗,浅褐色的皮肤散着别样的魅力。短短的犹如男生似的头利落帅气,绝不同于一般女孩子的忸怩。

。一身漂亮的长袍戴着维吾尔族的帽*子下面还拖着漂亮的十来根*长辫*子。简直是惊*艳全班啊!

后来的故事挺精彩,据说老板死活不承认假钱是他找出来的,张伟把同去的同学拉出来作证明。吵吵嚷嚷了半天,差点和老板打起来。

刘璐听说周小云没吃早饭忙把自己带的零食贡献出来:“周小云,我带了这么多好吃的你吃一点吧!不吃饭怎么成啊!听说坐车得坐一个多小时呢

这问题能拿在课堂上讨论嘛,周小云嗔怪的看了刘璐一眼

。不过,还是微微摇了摇头。

张凯狡猾的很,但凡是能看见的地方绝不动手,专门向身上下手。那男生被揍的有苦说不出,回到教室里老老实实的向何梦妍道了歉。

学生们都站在教室后排也在听倪亮言,周小云细心的现到周国强黝黑的脸上那一丝不

秦雪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探头和何梦妍窃窃私语,偶尔还能听到她嘴里冒出”乡下人“之类的言词。

这时夏装都已上市,花花绿绿的各式短袖衫长裙短裙短裤,周国强本想着给一年忙碌到头的赵玉珍带上一件,可惜看看价格都太高了。虽说身上特地带了八十块钱,可周国强没忘了今天来最重要的事情是给女儿买一件好衣服,只好做罢等最后看剩多少钱再说。

那个遥远的记忆早已模糊,眼前这个奋向上认真的李天宇是如此的真是可爱,让人打心眼里为他骄傲自豪。

李天宇得意地道:‘走,我带你去吃顿大餐去。“

每天尽是不起眼的小饭店,李天宇一直觉得太委屈周小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