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45章:荆棘铜驼

她眯了眯眼睛。

谢芳华脸发红,抬眼,见天已经黑了,她小声说,“窗帘。”

林七也在小厨房待不住了,拿着菜刀站在门口看。

侍画停住脚步,看着她,“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英亲王,你还有何话说?”忠勇侯眼睛喷火地看着英亲王。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灵雀台。

消失不见。

他脸色顿时惨淡一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钰看着谢芳华,一时不再言语。

那仵作面色一变,立即齐声道,“我二人在这一行做了多年,验尸无数,小王妃质疑我二人的水准,这是从何说来?难道小王爷比我们更会验尸?”

她垂下头,看着脚尖,并没有立即走回去屋里,寒风中,却丝毫不觉得冷。

若是将来她这个身份传扬出去……

左相和左相夫人看得明白这中间的事儿,所以,秦浩刚一登门,左相和夫人便吩咐府中人上下打扫,迎接他,当真是对待准女婿一般地对待他。

秦浩淡漠地道,“没出来见面!”

秦铮又“嗯”了一声。

燕亭顿时摆手,“我可不会烧火!”话落,他回头问,“你们会吗?”

秦铮冷哼一声,显然对君子之说不屑一顾。

燕亭立即爬下身子,脑袋凑近灶膛,深吸一口气,又使劲吐出。

“你们喝,我看着!”秦铮道。

“看来没摔得太严重。”王芜接过话笑笑。

“那是自然,否则英亲王妃早急了!还能除了派人去上书房给他请了假,便没半点儿声音传出了?”郑译笑道。

谢芳华心思一动,看着他。

除了林七外,其余人没太拘谨,这一顿饭吃得顺畅。

喜顺连连应声,提前跑出了落梅居。

“这个庶长子,当初我就不该让他生出来作孽。”英亲王妃回头看了一眼,“你也看到了,他竟然这么畜生。英亲王府怎么能有这样的大公子?丢人现眼。”

“既然如此,即便他想瞒着左相府,也瞒不住。”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也知道刚过门三天,早着呢,她没必要着急,便摆摆手,由婢女扶着向正院走去。

了。连来福楼也不安全了。”

“不行,王嫂给你的人,还是要你留着。”大长公主一怔,立即决绝。

2015来了!最最亲爱的西家美人们!我的祝福是,我们健健康康,每日开心快乐,一起笑逐风月,唱响京门情歌!么么么哒!

英亲王妃看着二人,李沐清自从右相去世,回京有些日子了,总算养回了几分精神。但他没怎么歇着,人更是瘦得厉害。郑孝扬比李沐清虽然强些,但回京后,皇上有些差事儿都扔给他了,他官位虽然还是一个小小的史官,但身上担着的可不止是一个史官的职务,也给累的瘦了。<

小泉子咳嗽了两声,“奴才也是不敢得罪两位大人啊,这不是怕更惹皇上不高兴吗?皇上若是发了火,奴才可是要掉脑袋的。”

玉灼回头对车里的秦铮说,“表哥,是李公子,说也要跟去军营。”

秦钰抿唇,“夜里,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秦铮来到床前,仔仔细细地看了韩述一眼,偏头看向谢芳华。

谢芳华摇头,“不是。”

“我给韩大人把脉,探出他死于心跳停止,可是他全身上下没有不通之处,只有心脏处,堵在那里,而他定然不是立刻就死的,所以,揣测之下,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心脏,但是他又未曾受重伤,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被尖利的东西穿透心脏了。这种尖利的东西从外表丝毫看不出破坏来。那么,还能是什么?应该是细如牛毛的针了。”谢芳华解释,“所以,我猜测,应该是一根金针。”

谢芳华倒也没多再想什么,本来她今日来了葵水身子疲乏,很快就睡着了。

“今日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柯压低声音,向西跨院看了一眼,显然已经知道谢芳华住在西跨院了。

“既然知道,你就干脆放弃。”明夫人道,“你是女儿家,年纪小,就算赏花会上大放阙词,也没有人真正去揪着你不放,说你言而无信,你还是能找个真心待你之人。”

谢芳华逐一地翻着卷宗,翻完一本,递给一旁的谢伊。

谢伊眼圈发红,点点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没事儿的。”

“没有万一。”秦钰狠狠剜了她一眼。

“你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谢芳华没好气地看着他。

秦钰看着他,“你是告诉我,送来后,荥阳郑氏你就不管了”

“当时法佛寺失火,牵连了谢氏长房,永康侯府。不过,在墨珠未找到以及无忘大师尸体失踪后,这事情便搁置了,后来皇叔处理了谢氏长房,这件事情不被提起了。”秦铮道。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右相夫人顿时大怒,“秦铮,你别欺人太甚,大晚上来右相府闹腾,是为了看车,你还是为了找茬”

秦铮“哦”了一声,“我听说今日右相府极为热闹,最出彩的当属荥阳郑氏的大公子了,今日护弟贤良敦厚的名声怕是传出京外了,假以时日,天下颂扬。怎么不见他”

英亲王妃没说话。

春兰说不出话来。

不过无人敢问。

“是。”喜顺立即拿着名册去点名。

顺着那一百三十二名北齐暗卫死士的线索,如一百三十二根绳,一步步一点点地深入摸起。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谢芳华同样没有多大兴趣,恹恹地道,“我想回府!”

谢芳华嗔了他一眼,对掌柜的道,“将这方砚台包起来吧!”

秦铮看了一眼,对他道,“稍后有人会来给你送银子!”

------题外话------

秦铮这样的人,只会让人越来越喜欢,是不是~o(n_n)o~ ~ ...    屋内传出的声音是谢云澜的声音没错,但是这般无奈压抑痛苦的声音又十分不像今日所见时他那温和疏离偶尔露出宠溺无奈的声音。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谢芳华重新进了屋,四下打量一眼,有些茫然地试探地喊了一声,“云澜哥哥?你在哪里?”

    “吓到你了!快出去!别再这里呆着了。”谢云澜压抑痛苦地叹息一声,出声赶谢芳华。

谢芳华收了衣物和方盒,翠荷告辞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李沐清犹豫了一下,挥手照着李如碧脖颈轻轻一敲,李如碧顿时昏了过去。他伸手接住她,“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干什么爹、娘,你们都出去吧,我留在这里,陪小王妃给妹妹救治。”

“多年来,是我带在身边教导舍弟,弟错,兄之过。”郑孝纯道,“请相爷和夫人责罚,孝纯愿一力代之。”

英亲王妃抹了眼角的眼泪,对她道,“李延去了,夫人请保重。”

这样算来,的确是两不相负。

金燕盯着她,“所以,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谢云澜愣了一下,点点头。

“如今你这是想好了”谢云澜不看她,盯着拿个袋子问。

几位夫人闻言只能继续坐着,也好奇什么事儿难得让铮二公子如此郑重。

事到目前,忠勇侯府的前路当真是举步维艰!

“你干嘛?”谢芳华低叱他。

谢芳华感觉他蠢蠢欲动的情潮,实在是觉得男人和女人不能比,床笫之事,天差地别,他怎么能这么有精神?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细若蚊蝇地摇头,“睡。”

谢芳华忽然觉得不对,立即停了手上的动作,撇开脸,将身子全部没进水里,对他小声道,“我们快点儿洗,若是误了敬茶,传出去被人笑话。”

谢芳华伸手捂住脸,暗暗后悔刚刚得意忘形,又补救地小声道,“我都饿了,你不饿吗?”

秦铮忽然抬头,看向二人。

谢芳华伸手拽住他衣袖,“你给我画。”

她话音未落下,秦铮的笔已经落下。

“那就不要想了。前世的事儿,想不起来,有什么打紧?”秦铮伸手将她抱在怀里,“重要的是今生,上天给一个重生的机会何其不易?何必让前世来累及今生?”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的记忆里没我,不想也罢。”

“再喊下去,骨头都被你喊酥了。”秦铮轻笑,狠狠地吻住了她。

一夜枕畔酣然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