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5章:追本溯源

当眼前一阵大亮时,易峰却是见到,地面上有一把断裂的仙剑,还有一套破了几个洞战甲。很明显,之前进来的修士已经有死掉的了。

易峰的灵魂之力已经是意识状态,却是需要梦嫣仙子的灵识牵引着渗入到那剑形实体中。灵识是什么,灵识就是灵魂之力外放时的体现。

“哼!现在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若再不将你的一切灌注进来,休要怪物无情!”那老家伙却也没有配合易峰的意思,略带愤怒地说道。

这一击声威何其强大,待劲风消弭后,易峰正前方只有一个森森黑洞,却是连一个敌人都不存在。十系神灵之力的自爆,根本不是一般神王可以抵挡的,绝对具有足够强的威慑力,就像易峰前世地球上的核武器一般。

在之前的拼斗中,易峰被炸开后,就会先顿一顿,缓过劲儿后再动手;可现在就不一样了,虽然他有时间可以缓缓,但他若是缓缓,那神君就会攻击易可儿,无奈之下易峰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去挡。

————————————————

易峰降落在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这里的一切对易峰显得是那么清新。

在无数紫色剑芒的轰击下,神龙想要对易峰进行反击已经是不可能了,毕竟它还处于虚弱期。

那鲜血汩汩地流淌着,从雪人族公主的手指流向冰剑,而后又从剑尖滴落,宛如红色的珠贝一般。

本来只是要给易峰一个下马威,却是搞成了这般不可开交的境地。

以易峰目前的实力表现,当笑萱的师傅自然不算过分。若不是易峰与诸多天尊之间的不睦关系,浙州天尊甚至很乐意让自己女儿给易峰当徒儿,毕竟这会让自己女儿前途无量,同时还有位浙州找到一位超级高手的同盟。

神界大陆中央区域的某处,占据了革坦身躯的云空天尊,正在准备开启那个铁盒子。

欠下的章节,小飞会随后补上的。三更,求收藏、推荐……

跟着,易峰试图稳定自己的体内各种能量,未获成功,可他也没有焦急,而是开始稳定心绪,保持意识的清明。

在那片风刃肆虐的地方,金色光芒再次高涨起来,金色大蜈蚣的怒吼声与大鸟的鸣叫声时时传来,裂空的风刃与扫灭一切阻挡的金光不断碰撞,整个山林都在震颤。

斩天则是笑着回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她身体中火灵太强,在缔结金丹时,火灵的威势还会增加,以她的身体肯定无法承受,所以才会用水灵较强的丹药去压制火灵,不然的话,若是火灵大盛而得不到压制,她肯定会爆体而亡的。”

大个子怪物手臂也不知道给易峰斩下几次了,可惜一点用处都没有,片刻时间就会复原,可若是发狠的大个子怪物击破了自己的防御罩,易峰就要难受了,最起码也是轻伤,而且想要再次撑起防御罩来也十分不易,除非大个子怪物能给他时间。

如此易峰就放心了,却是想也不想,又要发动攻击。

斩天去窥测了一下,报出的结果,也是吓了易峰一跳,这两只超级神兽麒麟,居然都是神君级别。这个建筑群的主人可是真够大气的,居然让两只超级神兽给自己看门护院,其本人的实力只怕是更加强大。

天咒神章九层十分精妙,易峰的双手在斩天剑剑身上摩挲一会儿后,斩天剑中的诅咒便似受到了刺激一般,直接化作一股子黑雾腾出。

诅咒在易峰的天咒印诀的打击下,渐渐不支,自然会奋起反击,威势也加强不少。需要天咒九层才能破解的诅咒,其威势自然是毋庸置疑,绝对不比一位主宰级高手差,甚至还强了很多,它的反击,也让易峰三人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纳兰帝君是我一位飞升了神界的老婆的仇人,我已经答应过我老婆,此人必须要铲除;至于革膺帝君,虽然他是受你号令才对我康庄仙门动手,但他确实是动手了,我不杀他,以后没办法向我另外已经飞升神界的老婆交待!”易峰淡淡地说道。

不过,时间主宰虽然没有像空间主宰那样功力大损,但她的精神力修为却和空间主宰一样,由于传给了易峰太多,而削弱了不少,倒也不能影响她们发动特殊法术。

两位美女主宰知道易峰必定要走,自然不会横加阻拦,她们与易峰也没有什么情分,不过,她们的情况也不好,因为她们现在没有实力诛杀两位不死主宰,而一旦两位不死主宰打破了至高神的诅咒,实力必定将飞速提升,在神圣主宰与命运主宰已经陨落的情况下,她们又将如何面对两位不死主宰的报复?

“这个家伙就这样走了,居然没有一分不舍,我还想让他帮我们对付那两个不死主宰呢。”空间主宰有点惋惜地说道。

既然那炎傲祭出战刀来,就已经没有安什么好心,为了不失败就动用大招杀人,这实在是太荒唐了。

其他青年强者此时方才回神,纷纷出手相救,但在易峰的领域之中,他们的行动能力极大受限,而他们的攻击却是被易峰另外一只手臂打出的镇天诀挡住。

而在他的身边一米处,有一朵花正飞速萎靡,几息之间便是不见了一丝痕迹。

负极能量虽然腐蚀性比较强大,但是对玉瓶这种无属性还加持了禁制的器皿却是没有丝毫作用,装在里面跟别的能量液体一点区别都没有,都很稳定。

几息之后,极品灵器级别的血灵镜也是被火焰焚烧得挺不住了,也回到易峰的体内。

上一次说是易峰重伤击杀一位仙君,可若是属实的话,那么重伤的易峰也有实力再杀一位仙君,要么就是易峰重伤之后可以快速恢复。这两点,都让大家无比震惊,自然是不敢再行动。就连赤都华府的仙君提议大家集中兵力一起杀敌,也被拒绝。

而且,小黑的模样似乎参考了易峰的样子,与易峰有着五分相似,却是更加均称与帅气。龙嘛,通常都十分臭美,小黑也不例外。

袁清与禾儿公主若是完婚,那么袁清就是禾儿公主的丈夫,以自己丈夫的命去换自己母亲的修炼,由此可见禾儿公主对袁清真是没有太多感情,就算是完婚了,也一样不会有感情。

如此这般,易峰就放心了。

当极品仙剑要退走时,易峰也是显得无可奈何,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同时心中也是暗暗后悔,悔不该没有准备妥当,而不是后悔破开阵法放这仙剑出来。

易峰却也是有点纳闷,这些家伙要干什么呀,明明是都想把对方撕成碎片,却只是吹胡子瞪眼睛,死活就是不肯动手,这要耗到什么时候?

那神君先是一怔,随即也想到了这点,可他却是在心中暗自后悔,早知道如此情况,他就带点低级神符来。要知道,低级神符在仙界可是不会被排斥的。而低级神符对于一位神君而言,太过渺小,任哪位神君也不会收藏低级神符在储物法宝中。

不过,那其中的神通根本没有达到圆满之境的,当裂天镰带着毁灭大网进入后,两位本体下界却未到祖神之境的天界强者,竟是直接被毁灭神通化为飞灰,而感受到了裂天镰的强大毁灭气息后,所有天界高手都惊呼了一声,连连爆退。

在易峰丹田之中,有一把黑乎乎的魔杖,那是噬魂魔杖,还有一把魔剑,品质还算不错,这都不算什么,关键是魔化神婴、剑婴、星辰金丹、空间金丹,这四个能量中枢让班德大主神十分激动。

可是,密集的地方,不死生物虽然多,但强者几乎没有。

当那暴龙一样的不死强者感受到危险逼近时,已经失去了转身逃遁的机会,来自于四颗魂珠的领域之威将它死死定在地面上,一动也不能动。

正魔双方谈判破裂,那么正道修士肯定不会继续以南宫雪琪去要挟魔尊,那么南宫雪琪恐怕只有一死。

本来这两位妖族天尊以为自己的差事有点难以接受,因为一旦飞禽前锋没有遭遇不测,他们就要眼睁睁看着率领前锋部队的两位飞禽天尊建功,而自己则没有丝毫作用,若是前锋部队遭遇危险,自己两位还得冲出来解救,着实是吃力不讨好的任务。

四位祖神化身与天机老头一道,将易峰等人围住,瞬间便动起手来。

小芙更是不堪,她那雪人族的传承至宝已经被打成碎片,她自己还被虚影祖神化身拍了一掌,此时已经跌落当空,被笑萱搂住,昏迷不醒,生死不知。炼化一条星系来作为神通攻击,在这以前乃是易峰想都不敢想的。

当然,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防御罩也在禁制第三次反击到来之前准备妥当。

其实,斩天已经提醒过易峰,不过来的只是两位中期仙帝,并未有多么难对付,所以易峰也没有对末原仙帝示警。

易峰虽然没有从强盗团那里得到利益分成,但城主府可是易峰等人拿下的,其中也有不少仙石的。只是易峰的目的却没有达到,易峰知道,血焰魔帝肯定不会轻易就将那极品炼器材料交出来。缔结天尊魂珠的过程也比较枯燥,并无什么出奇之处,只是一个黑白色的阴阳鱼在飞速旋转,其中蕴含了磅礴的魂力,只等固化完成。

“呃……”梦嫣仙子稍微顿了顿,似是回忆,片刻后道,“是有这么回事。”

“革膺帝君在仙界那么多年,拥有城池无数,每天光是收入城费都是一笔天文数字,千万仙晶的确不算什么,神牌这东西拿去拍卖还不止这个价格呢。”易峰貌似了解地回道。

鬼头大军最大的缺点就是防御力极差,而攻击方式十分单一,这个问题想要解决委实很难,毕竟它们根本不能装备法宝。

此时的易峰,竟是觉得六位主宰是如此脆弱,实力是如此不堪,这才明白自己的进步是多么的巨大。

小黑似乎对那些方才还臭屁无比的青年高手的表情十分满意,淡淡然的点了点头,随后默默退到了易可儿身边,几近讨好地道:“可儿妹妹,你黑哥为你出气了吧?”

“呃……”易峰差点被噎住了。确实,易峰他自己吸收龙魂每次都会受苦,那完全是因为他的灵魂修为不强,与龙魂相差太大。可是,这仙帝与妖帝的差距就很微小了,虽然有差距,但妖帝的灵魂此时却是没有意识的,炼化起来实在是随意而就,根本没有任何苦痛和麻烦。

雪人族公主见易峰这般有恃无恐的样子,心中甚是恼火,奈何实力不济,她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忿。

可退兵的速度岂会有剑芒攻击的速度快,在妖族大军接受到命令时,剑芒就已经席卷而来,瞬时间,紫色剑芒所过之处,成了一片虚无。

当然,银甲地龙王此时对事情的真相可不明白,它只是很关心老友的处境,毕竟渡劫期在迷幻森林深处也不是最强者。

而见到自己的王者正在当空战斗,而且似乎没有占到上风,地龙谷中则是飞起了无数地龙前来帮助。

“这是好办法,也是最为实际的办法,不过,他们不会那么干,至少短时间内不会那么干。他们当着大家的面,并没有商量如何对付你,不过,我想他们对付你,应该会像当初对付云空天尊一样……用计!那计策可能光明磊落,也可能是暗箭齐发,连当初云空天尊那样的人物都会被算计到,想来你也不能幸免,当然,你未必会落得云空天尊那般凄惨的下场。说到云空天尊,虽然已经陨落多年,但却依然是这次天尊们会晤时所说的重点,甚至比驿星换届之事被提及的还多。”元畅很耐心地分析道。

由于那种逆天的提速功法发动的时间不算很长,易峰又有生命系的灵根,故而这次他倒是没有如前几次那般凄惨,元阴和元阳也没有损失的特别严重。

而且,易峰还有不少神丹,此时服下后,虽然难解燃眉之急,但也可以让他坚持的更久一点。被那流光击中,流光之中还蕴含着一种十分强大且诡异的能量,纵然是十系神灵之力与混沌之力都不能将之驱除,勉强用神丹压制伤势蔓延,虽然也有效果,但易峰还是可以看到自己胸口的血洞更大了,魔化神婴更是缓缓地溃散着。

老法师修为不弱,平时与大陆主宰的关系也不错,空间戒指里倒是有许多治伤良药,此时都一股脑给易峰喂了下去,而后又去找自己的老友光明大主神去了。

甚至于,一位修为稍弱的八劫散仙,在强大的气势冲击下直接肉身崩溃。

那刘一川眼珠子骨碌一转,试探性地问道:“前辈在仙界很厉害吗?”

虽然应成子在赛前再三交待易峰要拼尽全力夺下冠军,可师傅星尘子却是让易峰避免再次受伤。至于易峰能不能摘得桂冠,星尘子可是一点都不在乎。

而斩天则是不屑地说道:“别说是渡劫期了,就是大乘期高手,若不是功法又强大又特殊,还披着仙甲,恐怕承受了这样的攻击,不死也得重伤!”

除了老树与躺椅外,院子里就什么也没有了,显得空荡荡的。不过,三眼碧水猿却是进屋子里搬出来一张椅子与几把凳子,而后示意大家都坐下。

这八个字的表面意思,易峰自然是能够识得,可倒底隐喻着什么,易峰在一时半刻之间也难以揣摩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幻境太高明了,简直和真的一样。以前遇到幻境,我都觉得是一片朦胧,可这次我看到的竟和你眼中看到的一模一样!”斩天在易峰识海里惊讶道。易峰见这对漂亮姐妹主宰的神色,心中不禁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那银灰色的能量,自然就是空间之力。

而诅咒的能量,则掺杂在几个漩涡之中,还有一部分正在作用于易峰的肉身,让他苦痛不堪。最为关键的是,那些诅咒的能量还在侵蚀易峰丹田中其他的能量中枢,还在侵蚀着易峰的其他魂珠。

这群修士正在与一群狼妖厮杀,一位面色白净的年轻修士,穿着一身金鳞宝甲,身前却是浮着一个火红色的玉瓶。

又走了一会儿,易峰已经可以确定,山洞腹地,必定还有妖兽存在,只是实力应该不算太强。

让易峰心中欣喜的是,这条黑龙却是只有分神初期的修为,看着无比恐怖,实则是虚有其表而已。易峰未动,小黑就已经化身墨蛟本体,身形比那黑龙还要庞大几分。

并且,也不知道是谁在当空怒吼了一声:“此三人乃是魔修,杀人无数,各位仙友协力诛杀之!”声音震响后,顿时群情激愤,无数法宝所化的流光直如洪峰一般涌来。

“小子,快点停下来,以你现在的心境,吸收过量的魂力会让你灵魂质变的!”见易峰吸收的魂力早已足够,却仍不愿停下来,斩天连忙在其识海之中大吼一声。

看不到丹田之中的情况,沙鼠妖就不能确定易峰的真实状态,毕竟肉身伤势对修士而言虽然也很重要,但却还没有到让实力折损太严重的地步。

当然,沙鼠妖现在的作为与麒麟兄弟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兄弟与易峰并没有站到对立面上,这一点让麒麟兄弟比较庆幸。

“呵呵,你倒是胃口不小呀,你借的东西,几乎是等于把我掏空了!”易峰怪笑着说道。

四更。。求金牌。保持第一,一直至少每天四更。易峰没有表现得太过急切和欣喜,对那军官道:“我说刘队长,你这一下子找到这么多灵物,用的时间似乎有点短吧?”

要知道,不死生物都对毒雾有着极其强悍的免疫力,眼下的毒雾绝对有着大来头。

易峰蹙着眉头,有点不明白的是,自己专注对付铁链,黑风老魔又有什么办法让火池中的火焰威势稍弱呢?

说着,易峰就飞速带着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散魔进入城中,动作之快,让所有一般魔修都认为这是老友相见,人家急着去喝酒叙旧了。

而且,在南宫雪琪离开之前易峰还嘱咐过她,叫她不要硬战,若是正道大军大举进攻,就一直退避就行了。即便是易峰不交待,南宫雪琪所掌握的魔道修士中也无人可堪出战,毕竟刘一川与那剑宗年轻剑域高手联合之下,即便是鬼灵都不能抵挡。

鬼灵的血灵镜虽然在中品灵器时被易峰毁坏并遗落,但血灵镜却不是只有一面。如今的鬼灵与血灵镜一样,通过不断吸收阴灵来提升实力与品级,在正规而且秘密的方法配合下,鬼灵的实力已经超越九劫高手,而她的血灵镜更是达到了骇人的中品魔器级别。不过,饶是如此,她也无法战胜刘一川与剑域高手的合力。

而此时,血焰魔帝对易峰交待道:“赶紧将你的魂力透入到器灵中。”

万一几件神器暗藏杀机,到时候估计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没有丝毫犹豫,易峰已经看出这个通道的空间之力正在缓缓消散,只怕用不了太久就会彻底消失,直到千万年之后才会再次出现。

就算是你用了逆天的神器,只要你有,而且能用得出来,就不算是违约。

不过,此时地上却是有不少尸体,应该是那一万独立军中为数不多的非散魔修士。

人形状态下的九魅狐妖,宛如十五、六岁的豆蔻少女,清纯而绝美的容颜上,甚至还依稀可见几分稚气,活脱脱的一个懵懂无知少女模样,在冷风寒雪之中裸足行走,让人忍不住生出一些怜惜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