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3章:凤冠霞帔

大家彼此交谈,一面放血。

弘治皇帝手指头,轻轻的叩击着案牍:“王卿家说的,不无道理。这么多银子投进去,这铁路的建造,可不是闹着玩的,若是没有人监看着,那些花费了数千上万两银子去买了股票的人,心里踏实吗?”

弘治皇帝舒了一口气。

此时,有人咳嗽,举出了牌子。

要知道,皇帝身边的大宦官,绝不只是伺候人这么简单的。

“哎……”王不仕一声叹息。

只是摘下的这一刻,突兀的脸色微微一变。

转瞬之间,无数的刀剑和长矛作践着他的肉体,剧烈的疼痛,令他昏厥,可新得疼痛,又让失去意识的他,又被疼醒,接着……又昏厥。

王守仁下了高台,方继藩也跟上了上去。

这察阿安塔塔尔的首领突兀此刻与七八个首领在帐篷里。

其他首领,多为阿勒赤塔塔尔、都塔兀惕塔塔尔、阿鲁孩塔塔尔部的首领,他们抬头,看着突兀,面上也是义愤填膺之色。

方继藩很想取出蛤蟆镜来,戴在自己的眼睛上,因为此刻,他的手,躲在长袖里,已是瑟瑟发抖了。

他没料到,事情到这个地步,下意识的,他想要放声大吼。

“噢。”刘瑾跑的飞快,一溜烟的去了。

“自宋灭亡之后,中原人和蒙元人的厮杀,已经太久太久了,彼此之间,多是相互戒备,那血海深仇,还近在眼前呢,想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大明,自当也要有所表示,这也是朕亲往大同,与诸部首领会盟的原因,朕是要让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肯真心归顺,朕依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朕可以是他们的死敌,也照例,可以是他们的君父。朕将草原诸部的子民,也当做朕的子民,自此之后,大漠之内,再无纷争。”

朱厚照听了,心念一动:“可若是父皇去,那诸部的首领之中,真有人图谋不轨呢?”

将章程细细看过之后,弘治皇帝颔首点头:“外语书院……朕准了。只是……太子……也懂外语?”

弘治皇帝扶了扶眼睛,而后道:“前些日子,喀山、阿斯特拉罕、西伯利亚、克里木诸汗国率部而来,不只如此,还有海西、建州、野人女真诸部,俱都至大同,请求内附,你来的正好,朕想听听你的意思。”

弘治皇帝淡淡道:“莫非将他们召来京师吗?当初,唐太宗,便是在大漠,与之会盟,如此,才彰显我大明据有四海,普天之下,皆王土也。

方继藩又道:“那么乌斯藏语呢?”

现在有了墨镜,竟突然之间,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好似,自己的好恶,都掩藏在这墨色之下,给他一种轻松之感。

他们没有良好的出身,没有受过顶尖的教育,他们运气好,挣来了一笔银子,对于突如其来的横财,他们既是激动,又显得无措。

比如说,他在河西一带,有许多陕西一带的流民,他们就爱一种艺术形式,跳秧歌,那秧歌跳起来,喜庆的不得了啊。

邓健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蠢货,这便不懂了,西山金行里,炼制出来的白金,你没听说过?用白金!”

说到这里,邓健一拍大腿,接着道:“这是我家少爷慈悲为怀啊,他是个讲道理的人,但凡你和他讲道理,他便绝不欺负弱小,可是我家少爷也是有脾气的,就比如说你们王家,你们王家靠着我家少爷发了这么大的财,我家少爷有说什么吗?有要杀你全家吗?我家少爷年纪大了,他懂事了,他也晓得,打打杀杀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家少爷,现在是以德服人,现在王老爷就很服气我家少爷,很愿意与我家少爷一道合作,倡导新风气,现在,夫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那放肆的翰林,顿时打了个哆嗦。

“他的那个眼镜,竟是黑色的。”

扑……

“她们已经进了,老爷,这一桌是老爷独自的晚宴,若是老爷想和亲眷们一齐进食,下次提前知会一声,这点菜,只怕不够老爷与亲眷们吃的。”

一见到王不仕出来,众人齐声道:“老爷。”

一副一百五十两?

翡翠的胸扣,金灿灿的链子,黑漆漆的墨镜。

弘治皇帝无奈,却只好点头。

朱厚照遍体鳞伤,瞪大着眼睛,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因此,要解决当下最大的问题,是要反太祖高皇帝时期的做法,要让商贾们,安心起来,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财富,曝露而出,要引起一个风尚,唯有如此,才可避免引发可怕的问题。”

邓健刚止住的泪水,又忍不住泛滥起来,听到少爷说这样的话,还真是难得,可见到自家少爷一脸认真的神色,他不敢哭出声,而是做出一副聆听状。

“是呀。”邓健不禁疑惑了,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很是认真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方继藩这才上前,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上:“你看,你在外太久,才刚回来,可能对少爷近来的脾气,有些不太了解,以后可不要在本少爷面前,惺惺作态了,因为本少爷现在喜欢剥皮。”

朱厚照便连忙抽出了袖里的一本章程,呈到弘治皇帝面前:“父皇看了便知。”

一下子,这两块石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石头,通体晶莹,在阳光之下,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他们哪里知道,这第一段铁路,是万事开头难,而现在,已经经过了新城和旧城的铁路,培养出了一支工程队伍,技术人员,也有了现成的经验,本以为没有三五年,甚至七八年时间,都别想贯通的铁路,却飞快的开始进展起来。

京师的地价实在高不可攀,不少的商贾,开始将目光投入进保定和通州。

求月票!见方继藩一脸狐疑。

现在一百万股票,几乎已经价值两百两银子了。

可问题就在于此。

………………

不……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北黄金洲。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王先生,王先生……”

陛下从前做啥事,都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现在,可大气的多了。

倒是有人见他见驾回来,便有几个翰林来,笑吟吟的道:“王学士,不知陛下召见,所为何事?”

“我……我告假去……”

刘瑾显得有一些委屈。

他一声令下,一个巨大的飞球,便已开始充气。

刘瑾来不及咀嚼。

而这时候,他的身体已经离开了飞球,往下坠落,他发出了大吼:“啊呀……方才说抽哪一根绳子呀。”

“筹款?”弘治皇帝对此,倒是谨慎起来。

“奴婢在。”萧敬道。

现在大明的铁路,不过是新城和旧城这一小段,对于地方州府而言,不具有任何的效仿性,可一旦保定、通州贯通京师的铁路修了,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却在此时,一封奏报,送了来。

你陈列,好歹是奴儿干都司下头的指挥,那奴儿干都司,是何其苦寒的地方,怎么会受不住?

方继藩道:“不知陛下怎么看待?”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制曰:兹有女医梁如莹者,性资敏慧,今太皇太后病重,幸得其救,方可使凤体无恙。国朝以孝治天下,祖母视朕,如骨肉也,朕侍太皇太后,战战兢兢,唯恐有所疏失,今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正需良医,随侍左右,方使朕安。今下中旨,特敕女医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其夫刘文华,赐金三十万,钦命地方官吏,至刘府,立石坊,以此旌,钦哉!”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叔父。

他指望自己的叔父,为自己说一句话。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甚至,对照着医书,寻出死亡的病因。

他咳嗽一声:“方卿家能活着,这是大喜的事,朕……实在是高兴的很。”

前者事关着大明的根本,后者……关系到的,乃是皇上的威信。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可现在,新津郡王死而复生,这……不是好事吗?这是列祖列宗们,体恤陛下的辛劳,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新津郡王活着,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啊,是以,奴婢以为,此事,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那么……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

张皇后识趣,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太子殿下,齐国公,太皇太后已是转危为安,陛下有旨,这天,眼看着要亮了,还是待开了宫门,再入宫探望吧。”

为首的宦官,显是东厂的档头,神气活现,请了一个青年人下车,面带微笑。

刘文华也不知,何故突然在半夜三更,有人寻上门,紧接着,说是皇上让他清早入宫觐见,他忙是询问,而宦官自是晓得规矩的,不该说的,不能说,而且传旨的宦官,在东厂里当值,是里头下了一个条子,让他紧急去办事,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肃穆起来。

那刘文华更是激动的不得了,他恨不得伸长脖子,踮脚,可等到,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他吓了一跳,忙是低下头,心里激动万分……颤颤发抖。

刘文华身躯一震,忙是出班,他心里虽是激动,面色,却是从容。

因为……这病太过突然,事先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纵是他有万般的本事,可……

等弘治皇帝一到,弘治皇帝只抿着唇看着,没有吭声,他显然是希望不打扰御医的救治。

这脉搏,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看看吧,看看哪!这些,还是妇道人家,都还是人吗?

“好,好,这便好,晾他也不敢造次。来,去看戏。”

朱秀荣便缳首,似是松了口气,连母后都不在意,想来,事情没有想象中严重。

说实话,朱秀荣不太喜欢。

弘治皇帝在探望了张皇后之后,心里在计较,看那求索期刊里,曾有一篇论文,说是妇人到了一定年纪,便难免郁郁不乐,心烦意乱,莫非……张皇后……

说着,弘治皇帝立即起驾,至仁寿宫去了。

女医们比男人们沉得住气,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女子,毕竟,都是在闺阁里,闲坐就是一整天的主儿。

她又忙将那团揉成一团的纸捡起来,慌忙放到烛火里点燃了,等那团纸升腾起了火焰,这时,她的门被人闯开了。

方继藩乐呵呵道:“不必,不必,能为陛下效劳,是儿臣三生有幸,几世修来的福气啊。”

长长的车队,载着这些姑娘们朝着大明宫而去。

见那车队,徐徐而去,最终不见了踪影,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梁储还是昏昏沉沉的,被人扶进了马车里,他今日告假,直接由儿子搀扶到了家里。

朱厚照很快发现,自己被嫌弃了。

萧敬继续露出笑容:“陛下请您入宫觐见呢,齐国公哪,有日子不见了,咱竟见你消瘦了,你可要好好的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弘治皇帝将足彩票子搁在御案上:“去,将这些票子,兑换了,银子直接缴入内库。”

方继藩入殿,行礼:“儿臣……”

方继藩代父接旨,正式的得到了郡王的敕封,接受了钦赐的印绶,方继藩喜滋滋的入宫,前去谢恩。

弘治皇帝面色冷然:“佛朗机人,欺人太甚,朕一再纵容,他们却日甚一日,不知天高地厚,所谓忍无可忍,无需忍也,这个银子,朕从内帑出了。”

此次开赛的,乃是少年队,是倭国的少年对新城工坊少年队,双方你来我往,最终,一个倭国少年,又进一球。

嗯?

这足以证明,妇女们并不逊色于男子。

方继藩的脚步越来越慢,觉得眼前的世界,也变得缓慢起来。

此时,一只手伸过来,拉住了方继藩。

可新津郡王,忠魂却已归天,想来,定是列于祖先英灵之侧。

……

…………

李东阳皱眉,这通政司,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活人无数……

李东阳沉吟了很久,摇摇头。

“可是现在,贸然闯入东配殿,只恐……”

二人已经冒冒失失的冲入了殿中。

这样的场合,如此冒失,这是冲撞来了英魂啊。

呼……

接着,他眉头皱起来:“刘卿,你怎么看待?”

他爹死了,他还笑得出。

“不算!”方继藩倒是急了:“陛下,说话要凭良心啊,那边来的奏报,是中了三十多刀,儿臣一直说,家父吉人自有天相,绝不是短寿之人,是陛下一口咬定,说家父薨了、薨了,儿臣以为,就算是欺君,那也是陛下欺自己呀。”

转瞬之间,方继藩心里的阴霾顿去,眉飞色舞道:“陛下,儿臣侍驾。”

顿时,众臣哗然。

弘治皇帝又道:“回京之后,再下一道旨意,设东方不败水师,敕唐寅为水师总兵官,督造蒸汽舰,招募和操练水手,拟定蒸汽舰海战战法,朕要在三五年之内,使这东方不败水师成型,威慑四海。”

陛下亲自巡海,尽歼佛朗机舰,顿时,京师震动。

方继藩一听,顿时豁然而起,突然觉得朱厚照是自己真兄弟了。

对于任何黄金洲的讯息,急递铺都不敢等闲视之,立即命人安排了快马,送往京师。

萧敬立即面带微笑,身子微微弯曲,小小的后退一步:“奴婢遵旨。”

宛如一个正待处刑的死囚。

那打开圣书,不断吟唱着的教士,轻易的被一枚炮弹,直中头颅,鲜血染在了圣书上,远处,是惊恐不安的水兵们,发出了最后的哀鸣。

硝烟徐徐的消散了。

大家纷纷点头,这一次,算是表示认可了。

方继藩依旧还沉着脸……目露凶光。萧敬……萧敬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

方继藩已是疾步而来:“要开战了,请陛下和诸公,立即进入底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