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145章:燕雀处堂

敢困他一个月,他不拆了那座殿,就不叫秦寂言!

“殿下……”凤于谦语塞,这个时候军师大人出现了,“将军不必与他们过多纠缠,殿下在等我们,我们走。”

“我背你。”秦寂言想也不想就道。

“我的事似乎与秦王无关,秦王不想我赖上你,最好放我下来。”顾千城知道秦寂言最怕什么,可不想平时极有用的话,今天只取到了反效果。

不想……可到嘴的话却变成了:“你说……”

“你就当我是胡说好了。”顾千城说完这话就别过脸,不再看君亦安。

因顾家爵位被削,老太爷又病倒在床,顾千城也不好外出,见武家的事情便只能再次往后推了

顾千城停下脚步,张目结舌地看着秦寂言:“这人也太厉害了吧?刑部有多少案宗?”

不用想也知道,顾千梦肯定是想用落水的招术,引某位公子英雄救美,如此一来,对方与她在人群下有了肌肤之亲,不娶她都不行。

可是,她这个时候真得很委屈,她需要秦寂言安慰,需要秦寂言哄她。

“好,好,我抱你,我这就抱你。”听到顾千城近乎卑微的请求,秦寂言心一阵阵的痛。

他想,他再也不敢让顾千城离开的他的视线了,这个女人太让人操心了……景炎独自前来寻顾千城,当然不是无所求,既然秦寂言立倪月为后的事打击不到顾千城,景炎索性直接说,“顾千城,没有火焰果的话,你的儿子只剩下不到一年的寿命。”

“你们都听到了,以后不管什么事,都要顺着你们爹,不能再让他受气,谁要让你们爹受气,我就打断他的腿。”老夫人眼角通红,训斥着自己的三个儿子和儿媳。

换言之,老太爷嫌这一屋子人太吵了。

母女俩抱头痛哭,又一起骂了顾千城半天,母女二人才稍稍舒心了一点。而被骂的顾千城这个时候也不好过。

结合从秦寂言那里得到的消息,顾千城猜测,下手的人,应该不是为了算计她和五皇子,而是要算计她与秦云楚。

顾千城全身发寒,身子止不住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不对她下手?、

“我以前在战场上受了很重的伤,可也不用绑成这样。”唐万斤扯了扯脸上的染血的绷带,一脸嫌弃。

火焰果已经到手了,他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回廊与卧室照明用的不是蜡烛,而是镶嵌在柱子上的夜明珠,看那数量比皇宫只多不少。

议事殿内,就只有秦寂言和锦衣卫统领二人,两人的谈话被打断,秦寂言也没有继续的意思,只道:“继续查,另派人请荣王世子回京。”到了皇陵都不肯安分,那就回京来折腾吧,他倒要看看荣王世子在他的眼皮底下,能折腾到什么地步。

秋离也不知里面的情况,无法回答凤于谦的问题,只能让个小丫鬟进去,把屋内的少女叫出来。

大典仪式已结束,秦寂言这个时候离开半点错也没有,不仅没错还狠狠刷了一下好感,众朝臣反应过来,一个个高呼圣上孝顺,大秦之福。

太上皇一脸颓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言将军的能力我相信,只是刺客狡猾,即使在城内一个月也不好走。还有,言将军你说这刺客是怎么进宫的呢?青天白日的刺客怎么可能,避开大内高手摸到皇上面前?”御林军统领一脸郁闷的看向言倾,希望言倾能说一句公道话,可是……

直到现在,他们一闭眼就是那具白骨七孔流血的样子,太吓人了,就像是……

丫鬟被打死的样子。

看到猪头六准备放火烧船,秦寂言连眉头都没有抬一下,“放下你们手中的火把,爷给你们一个痛快。”

秦寂言听了一堆乱七八糟,没有重点的话,很是不快,可看总捕快一副吓傻了的样子,便知再问也无用,随手指向总捕快身后的人,说道:“一个个都说清楚。”

可六扇门没有奸细,是谁把消息传出去的呢?

秦寂言面无情的道谢,可心底却是腻味:他哪有时间研究棋谱?

当初顾国公和顾郑氏偷.情时,为他们守门的仆人和丫鬟。

顾千城扣住对方的脉搏,确定对方不是装的后,才将人松开。

言倾这才看向赵王,神色平淡的道:“赵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拿全城百姓的性命要挟朝廷?”

这些普通百姓被赵王赶出来,早就吓得不轻,现在见秦寂言走出来,一个个慌忙跪下,却哆嗦的不敢开口。

“才不是呢,我知道你舍不得罚我。我就是怕你气坏身子,最后还不是我心疼。”顾千城是坚决不承认,她今晚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逃脱处罚。

“圣上,不可,万万不可呀!”朝臣再次哀求,一个个苦着脸,可是秦寂言压根不理,直接宣布退朝。

“圣上,您三思呀!”秦寂言这话说得在理,又占了大义,朝臣们也不敢劝说,只能拼命的磕头。

“一共有几道石门?”长生门的人在算,顾千城并不需要跟着熬,她休息得很好。

一身杀气,厉气未消,这样的顾千城很可怕……

顾千城越想越觉得没面子,幸亏没有第三个人知晓,不然她丢脸丢大了。

她为什么要救风遥?

顾千城在从尸体上检查出来的东西,于案情非常有用。如果状师将这些推断,当庭说出来,再引导大理寺和刑部缉拿真凶,这才能让大理寺和刑部彻底没脸。

这件案子非常不好办,要好办的话就不会死这么多人,还拿不到凶手。

他的婚事,不能当作交易的筹码,哪怕是为了皇位!秦殿下脾气虽坏,可他一向不屑与女人计较,要不是北齐太后拿顾千城说事,秦寂言会假装不知北齐皇帝这个人的存在,绝不会在这种场合提起他的存在,可偏偏……

只是……

他们已经证实了,长生方中他们遍寻不到的几味药材,十有八九就落到了他们手里!

子羊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着他两人,问道:“你们想死吗?”

人就是这样,喜欢一个人时,他就是杀人犯法,那也是替天行道;他就是铺路建桥,那也是沽名钓誉。

而且还被撕碎了,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其粘起来。

心腹太监立刻下来取,小心地捧到老皇帝面前,老皇帝一看,眼中不由的闪过一丝光彩:“这真是她写的?”

“是。”只有声音,并没有人影,轻风浮动,殿内又是一片安静。

“啊……”一声惨叫,藏在土丘下的死士,生生被劈成两截,可就是这样风遥还不满意!

血渗进去了,那就说明风遥是凤云霁的儿子,是凤家的子孙!

管家有时候真不明白,他们家大老爷和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整个顾家靠着大小姐给的银子,才能勉强维持表面的风光,他们有什么资格不让大小姐从正门进来?

狼牙山那种地方,人去多了用处一点也不大,有一千兵马足够,前提是这一千兵马是精锐之师。

“咚咚咚……”寨子里的战鼓,被人敲响了,“快,快起来……朝廷的兵马来了。朝廷的兵马来了。”

土匪窝里的老人、小孩和女人,也不是好惹的。

秦寂言侧过身子,才没有被金珠砸中。

“你这说法有意思。”封似锦极其自然的插了一句。

没有意外,调整战略后,承欢几人最终赢了!

秦王秦寂言?这个时候来停尸房,有没有搞错?

景炎不信!

士兵压根不理会单增,又是一个刀背打过去,打得乌于稚咳了一口血,单增气得双眼充血,凤于谦抬了抬手:“给单将军一个面子。”

不过,这些与他何干?

“殿下,是武毅带人跪在前方。”侍卫站在马车外说道。

“不……我只是告诉你。夫人,杀人偿命,孙妈妈不是失足而死,是被人杀死的。”顾千城鼻子微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顾千城想告她,也得要出得顾家大门。

“走?小姐你可不能走呀,你这一走可就再也回不来了,这一辈子就只能青灯古佛,了此残生了。不行……大小姐你等等,我去找老太爷,老太爷一定会为你做主,今天的事受委屈的可是小姐你。”孙妈妈说风就是雨,摸了一把眼泪就要往外走。

不是诏秦寂言回去继位,那么这份圣旨对他们来说就危险了。

“老爷子教训的是。”顾千城不辩解,低头认错。封老爷子正恼火,指着顾千城劈头盖脸的就训了起来……

“嗬嗬……”顾千城和秦寂言越是不动,坛子里的人就越是动的厉害。秦寂言见状,突然笑了出来。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这个时候他们动手打劫一点,似乎不是什么难事。

他大大方方带了回了。

也幸得秦寂言手下留情,在踹人的时候还考虑了景炎的安全,虽说从火海中穿过,可速度快,景炎只是被火灼了一下,伤了头发与衣袍,本身并没有被烧伤。

顾千城大步往外走,对跟在身后的大管家道:“准备马车,我要去六扇门。”

就这点时间,秦寂言也等不了。

老太爷年纪大了,没有想到这一层顾千城不怪,可是顾二爷和二夫人呢?

“外面在传,顾老太爷在你为相看人家,准备在年前把你嫁出去。甚至还说你为此,连病重的父母都不顾。”秦寂言微微往后,稍稍拉开了他和顾千城的距离,不过……

半个时辰后,结果出来了,圣后请秦寂言一行人登岛。

一个“求”字,可谓是将姿态放到极低。圣后“哦”了一声,嘴角轻扬,“什么事要求我?”

“有了这药引,我三天内就能制出解药。”药王早已配好药方,只是迟迟寻不到药引,现在药引拿到了,就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顾千城是用放大镜,仔细看过再做记录,可是围观的捕快不知放大镜的用处呀,见顾千城隔着“琉璃”随意看两眼,就写出一串的字,一个个大呼惊奇,不由得深长脖子往前探,想要看过究竟。

能让他的属下,把他这个主子都给忘了!祥云客格天字三号房,房内摆设很简单,除了一张木床外,就只有桌、椅,连个屏风也没有,站在门口,就能将房间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六扇门提前来的小吏,第一时间上前,把案情说给秦寂言听。

等到辟秽丹的烟雾飘出,两人才靠近尸体,朝尸体行了个礼,才开始检验尸体……

“你放着凶手不抓,却把我们和凶手关押在一起,秦王殿下,你这是杀人。”

西胡的主帅是风遥,风遥可以暗中帮秦寂言,可西胡军中并不是风遥一个人说了算。再说了,西胡人又不是傻子,风遥做出明显不利于他们的决策,他们还能看不出来吗?

那一头秀发,就这么没了,千城不在意,可他在意。

“当初雕刻神女像不可能一点动静也没有,只是太早的事,现在不好查罢了。”顾千城说完便盯着小神女像的眼睛看。

凡事过了,就容易引人怀疑,顾千城不想让秦寂言知道她的心思……秦寂言和顾千城站在墓园下,看到这一幕有片刻的呆滞。

她会告诉秦寂言,她看到这么一大群老鼠,她有点害怕吗?

虽说,他们私底会高傲不屑的说封大人是墙头草,可他们心里不知道有羡慕封大人,恨不得以身代之,可惜……

秦寂言登基不到半年,虽说朝中半数以上的大臣都是他的人,兵马都掌握在他手中,可真要说根基稳固却远远没有到。

德妃几个不需要皇宠,光凭家族的势力就能在宫里立足,可是他和母妃不行,要是母妃真得毁了,他们母子二人在宫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程大人,神女塔一案牵涉甚大,皇爷爷一直在关注此案,程姑娘是关键人物,三天后本王会让人带走程姑娘,在此期间还请程大人好好照顾程姑娘。”秦寂言这话隐含警告,让程家别下黑手,把程蕊弄死了。

她此刻怀孕不到三个月,肚子还是平的,根本不显怀,要不是孕吐得厉害,完全看不出她有身孕。

夜路难行,夜晚进树林尤其的危险,可顾千城却顾不得这些,她要不趁天黑走远一点,等到天亮村子里的人醒了,她就走不出去了。

“着火了,着火了!”火势十分迅猛,火城的人又睡得极香,待到火势冲天,他们才有发现顾千城住的院子着火了。

“殿下,苏合香丸。”正好,侍卫把药丸买到了。

互相推搡、踩踏,还有官差打人的画面交织在一起,除了乱,再没有第二个词可以形容。

“去,大声告诉他们,我……”

在官差的有力维护下,中间那块地还是空的,目前还没有人挤过去。

封似锦未入官场前,在京城名声响亮,时常外出会友,京城不少百姓都认识他,可以说他这张面孔,在京中百姓眼中,还是很有份量的。

当然,前提是忽略她手中,拧成条的手帕。

顾老夫人脸色非常难看,是她决定把顾千城送出去的,老太爷一句话把人接回来,这简直就是打她的脸。

一口吃不成胖子,她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顾千城脸部微抽,幸灾乐祸的道:“真想知道,长生门的人看到那株死草,会是什么表情?”

“担心什么?这里找不到,就出去找。”倪月脸色不变,面无表情的道:“既然有人进来过,就表示龙凤果被人带走了。只要龙凤果还在,我们总有找到的一天。”

武毅年纪虽轻,可无论是做派还是说话的语气,都是一副大人样,至少顾千城和秦寂言不会把他当成不懂事的孩子。

据顾千城所知,武毅在北漠并没有受什么委屈,毕竟武家就这么一根独苗,那些女人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武毅,将武毅保护的极好。

武毅离他们有数十步远,就这么快一步慢一步的跟着,黑葡萄似的眼睛沉静如死水,没有一丝涟漪。

江南驻军这些人,别说连着打上三天三夜,就是日夜颠倒作战,他们都无法不适应。

“少主恕罪,末将无能。”江南驻军统领颜将军见到景炎过来,立刻上前请罪。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被少主给坑了呢?”

秦寂言不由得笑了出来,为了让顾千城安心,秦寂言没有再隐瞒。

气,太可气了!

看似顺从,实则是打老皇帝的脸……秦寂言不是一个手下犯了错,就将对方全盘否定的人。

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喜欢不听话的臣子,更不会重用这些对他的命令持反对和质疑的刺头。

“百余名外?”老皇帝顺势望去,可隔得太远,老皇帝隐约看到一个影子,当即皱起眉头:“回头,将他的卷子呈给朕阅。”

这要换作是他们四人当中,任何一个人有嫌疑,父皇早就大发雷霆,把人关进大牢再说,哪会想尽办法,为他们辩解。

它中了药。

这是,顾千城最后一张牌!药拿到手了,也通过便宜老爹给了顾老太爷,顾千城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把唐万斤弄出来。

“我不动。”顾承欢竭力克制自己,可身体痛狠了,根本不受控制。没有办法,顾千城只得让唐万斤按着他。

唐万斤只要一根手指,就能让顾承欢一动不动。

“爷爷,一切都会好的。”老皇帝没有几年可活了。新皇无论是秦王、周王还是赵王,都会比当今圣上好。

话一说出口,二夫人就后悔了,可此时已收不回来,“大伯,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求大伯和大嫂救救我家老爷,救救千梦。千梦怎么说也是您的侄女,您忍心看她嫁给商户当填房吗?”

下人低头不言语,屋内众人亦是神色各异,顾大爷与顾夫人脸色很不好看,他们和老夫人一样,根本就不想见,令他们颜面尽失的顾千城。

这些猛兽野性未训,而且极少能吃饱,每次为了吃食都要打的你死我活。现在他们这么多人站在这里,那些饿虎见着了,自然不会放过。

“圣上,这件事交给臣来办。”工兵的官员立刻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