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144章:云心鹤眼

毕竟,这只是一支罗斯人向西开拓的远征军,在乌拉尔山的西麓驻扎,就这么一支孤军……

在西方没有出现加特林机关枪之前,这都是无解的问题。

此时,有人咳嗽,举出了牌子。

萧敬憋红着脸,沉默了很久,勉强露出了笑容:“齐国公,不要说笑,不要说笑。”

当初汉武帝继位的时候,得益于文景之治,国家积攒了堆积如山的财富,可单单一个打击匈奴,数十年下来,直接消耗掉了文景之治的所有财富,你方继藩张口说西进就西进?

方继藩最讨厌的就是有人让自己出银子了,自己很穷的呀。

咱们皇上,从不锻炼身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天天不是埋首于案牍,出行便是步辇来代步,可谓是五谷不分,四体不勤。

心里卷起了滔天的怒意。

方继藩道:“王守仁冒充了陛下,这没有错,可今日,他出关,代表的乃是皇上的身份,这天下的军民,都以为出关的乃是陛下,若是陛下治他冒充皇帝之罪,那么,陛下……岂不是没有出关,也没有和大漠诸部盟誓?”

而那礼官,手哆嗦着,整在竹片上速记下‘察阿安塔塔部酋长’突兀献……这个献字写到了一半,他手一抖,啊呀一声,脸色惨然,小臂哆嗦着,居然还是颤颤的写下:“部酋图穷现匕,欲反焉……”

“……”

这些跪地在首领酋长们却觉得自己的脚有点软,站不起,也不想站起来,这样跪着,有安全感……

却让所有的鞑靼人明白,属于他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皇帝’道:“祭天吧。”

方继藩乐呵呵的,取了一副墨镜,戴在了王守仁的鼻上。

而至于各部的首领,反正他们也没见过皇帝,还能咋样?

方继藩道:“根据情报,大漠诸部之中,有人妄图对陛下不利,可陛下执意要会盟,太子殿下,为了陛下的安危,这才除此下策,让人取代陛下前去会盟,太子殿下这样做,也是一片孝心,这是为了以防万一,防范于未然。而现在,无论如何,陛下已经被药翻了,可现在,在这行在之外,群臣都在候着陛下,而在这大同关外,各部的首领,也都恭候陛下大驾,天下的军民百姓,无不在等会盟的消息。萧公公,你说,这个时候,你出去告诉他们,这盟誓,不得不停止,若是陛下醒来,你以为陛下会高兴吗?陛下若知道……也未必会感激萧公公吧。”

“你心里一定在想,朕就这么想要这天可汗的尊号?不,天可汗算什么呢?不过尔尔罢了。可是哪,朕要比的,乃是唐时的太宗皇帝,自先秦以来,我中原开疆拓土之君,无过汉武太宗,朕从前,不喜打打杀杀,何也,连年征战,百姓遭殃哪。可如今,下西洋,开了眼界,方才理解了汉武帝和唐太宗的心境,这天下,竟有如此多的心腹大患,卧榻之下岂容他人酣睡。若是朕不管,数十年,又或者百年之后,等到他们羽翼已丰,那时,才想要攘夷于外,便难上加难了。”

萧敬笑吟吟的道:“陛下……今日精神真好,龙行虎步,奴婢都认不出来了。”

外头刘瑾探头探脑,高兴的不得了,他不太喜欢王守仁,总觉得王守仁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很歧视自己,作为研究院院长的亲随,身上带着小锤子、标尺之类的东西,这都是很合合理,刘瑾大腹便便的进来,取了标尺给朱厚照。

方继藩道:“你有何事?”

朱厚照睁大眼睛,跃跃欲试的样子朝方继藩眨眼,仿佛是在说,我呀,我呀。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弘治皇帝无言,自己这儿子,还真是……

这话……听着很悦耳。

弘治皇帝受不了了,到了正午,心不在焉的遣散了众人,接着,对萧敬道:“这个王卿家,发生了什么事,查一查。”

这墨镜,和自己的眼睛度数相仿……

很贵的镜子呢。

“不。”王不仕打了个颤,他没再多问了,直接举起筷子吃起来,边道:“爱吃,都爱吃。”

王不仕也算是服气了,正要匆匆上车,这时,却听身后道:“老爷,老爷……”

可方继藩这家伙,信誓旦旦,说是有一人,可以办成这件事。

方继藩拉着他的袖子:“殿下,正事要紧,有啥事,以后再说。”

方继藩不由解释道。

这做皇帝的,要杀人头容易,可是要让人掏出银子来,却是难上加难。

“住嘴!”弘治皇帝怒气冲冲的看他。

“人才?”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我看他们总是谨慎的过份,胆小如鼠。”方继藩道。

想不到,陛下如此圣明,居然一眼看出了这统计学的妙用。

方继藩在心里暗暗思忖着。

王文玉道:“叫人集结起来,准备好火器。”

能跟随王文玉穿越白令海峡的人并不多,而现在还能活着的人,无论是哪一个,无一不都是彪悍之辈。

老李拼命点头,额上青筋曝出。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哼!”人群中有人一甩头,露出了骄傲之状:“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方继藩左右张望,上下看了看,礼呢,没有呀。

“因此,学生想要将一百万股铁路的股票,无偿赠与齐国公,这铁路,关乎的乃是国计民生,下官,毕竟只是私人,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非是下官谨慎甚微,只是……手持了这么多的股票,占了如此巨大的份额,实是……有些说不过去。”

“误会,你想有什么误会。”方继藩凝视着他,尖锐的质问道:“你送银子给我,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大家多买股票,也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私人的投资,将这银子,投进作坊里,投进股票和楼市,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要送我方继藩股票,你当我方继藩是什么人,我方继藩是那等丧尽天良,巧取豪夺,看着谁的银子多,就会暗中打他主意的人?。”

因为他自以为,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可转眼之间,这主动权,就落在了方继藩的手里,自己又好似,成了方继藩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邓健接到了一封快报。

整个邓宅,顿时乱做了一团。

卧槽……

一个个求购的牌子,挂了出来。

刘瑾噗通一下跪地:“在,在呢。”

消息一出,倒是有无数人来围观。

可即便如此,真正要掏银子的时候,绝大多数,还在观望。

一旦发生了火灾,那便是数百人的死伤,因而,就必须得配套有消防,得清理掉一些滋生火灾隐患的东西。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刘瑾已经可以确信,大祸临头了。

杨彪开始教授刘瑾:“你要谨记了呀,飞下去之后,你拉这根绳子,呐,是这根,别拉错了。”

他战战兢兢,涕泪直流。

后世的肥胖,是所有人都面临的巨大问题。可在这个世上,却是不然,寻常人家,哪怕不是瘦骨嶙嶙,那也绝对胖不起来。能长肉的,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方继藩能明白弘治皇帝的心情。

贵人一头波浪似的金发,他听到了理发师的建言之后,颔首点头,碧蓝的眼睛朝理发师看了一眼。

他郑重其事的对贵人道:“阁下,健康与否取决于正邪神明较量的结果。”

这是一个西班牙人,因为他的衣衫上,绣着阿拉贡家族的纹章。

刘瑾本是坐着,在磕着瓜子,一见殿下和干爷进来,立即豁然而起,他身子越发胖了,吞咽下瓜子肉,才艰难的道:“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干爷。”

陈列哭丧着脸:“卑下,跟着王先生,带着人马,先是向北,而后一路向东,越行,风雪便越大,流个鼻涕,鼻下头,都是一个冰坨子,便溺时……”

“是,是……”陈列面如死灰,退了下去。

这个徒孙,学了天文地理,倒是一个人才,若是死了,实在可惜。

可是……

弘治皇帝狠狠甩了甩袖口,冷笑道:“这真是满门败类,蝇营鼠窥之家,查一查,其三代血亲,可还有为官的吗,朕怕只怕,这些人为官,蝇营狗苟,莫要害了百姓,若还有,连同着这刘焱,一并罢黜,尔等口口声声,圣人之道,自居清流,自居读书人,却哪有半分读书人和大臣之风,滚出去!”

梁储的声音透着冷意,更着不屑。

“梁兄……”刘焱要哭了,一双眼眸睁得老大,看着粱储。

那刘文华也忙嘶声道:“世伯,世伯,学生万死哪,学生……”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弘治皇帝心情格外的好,陪了皇祖母半宿,这皇祖母一再说着要知恩图报的话。

这刘家,不是有几个人在朝为官吗?

所谓不守妇道,自然是因为这梁如莹抛头露面,前去学医。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朱厚照继续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个厉害了,这个是肝,大家有没有吃过豚肝?切成片儿,放入油锅,再和蒜头、葱姜混炒……”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这已是很委婉了,哎,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多解剖几次,就成了,到时候让她们自己来试试,即便将来,有的女医不需手术,可让她们知道这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再去看求索期刊的论文,也就能清楚许多病理了。”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

可问题在于,祖宗之制,又和大明的体制,发生了巨大的冲突。

弘治皇帝了却了一桩大事,一挥手:“卿等退下吧。”

朱厚照便撇撇嘴:“别夸了,本宫知道本宫很聪明,还需你来夸?”见着那叫小环的女子,口对着口……

一下子,所有人忙碌起来。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和成就感。

这两天招待客人,今天会按时更新,明后天会把欠的章节双倍偿还,昨天欠了两更,还四更。张皇后显然极喜爱这梁如莹。

这令张皇后很是满意,此时,天色还早,可已是睡不下了,她不断的称赞着梁如莹,问起梁如莹求学之事,那西山女医院,是什么样子,学的都是什么,如何学,治疗时,会不会紧张,有没有害怕。

举人出身,入京赶考,寄住在堂叔家里,他的堂叔,在都察院任职。

大家等了很久,也不见陛下来。

能在乡试之中,名列前茅,虽然这无法和庙堂之中,某些考霸相比,却也算的上是才子。

御医急得要跳脚。

“你们再看看哪。”

她是读过书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

自己这个师祖,是个天大的好人,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为医,就要有医德。

而此时,弘治皇帝却是回过了神来,他深深的拧起了眉头,目中掠过了杀机。

那叫小环的女子听罢,哪里还敢怠慢,噢了一声,面带羞怯,她居然张开了樱桃小口,而后……径直一手捏着太皇太后的下颌,竟是一口……贴了下去。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张皇后依旧微笑,反而去安慰朱秀荣。

在她看来,要将一个知识点记牢,单靠背诵是不成的,需动笔去写,如此,才可记忆深刻。

他感慨一番……

王金元几乎是忙不迭的跑来,气喘吁吁。

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萧敬依旧乐呵呵的样子,习惯了。

弘治皇帝显得有些恼火,因为这球经里,都是骂声一片,哪怕是锦衣卫的奏报,也大抵都是如何。

这大发钢铁作坊子弟队,在各个少年球队之中,名不见经传,只是最普通的球队,连这样的球队都打不过……也好意思,认为这是黑马?

方继藩远远看着一群孩子,在傍晚时,万道的霞光之下,在一个球场里,来回攻杀,本想上去教训一顿,可随即,还是背着手,索性走了。

于是,寥寥的看台上,人们还是欢呼起来。

圣驾很快穿过了御道。

方继藩哭了。

弘治皇帝向列祖列宗行大礼,三拜,祝祷,焚香,看着那琳琅满目的神位,弘治皇帝的心里,竟有几分悲呛,他抬头,看着享殿里的袅袅青烟,竟不觉痴了。

我们都老了。

礼官开始念诵祭文。

李东阳悲痛的流出泪来。

谢迁也不禁感慨,低声道:“是啊,新津郡王功业未竞,实是可惜,而齐国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