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15章:生生不息

“怎么,怎么可能……”灰袍瘦小男子眼中掠过一丝骇然,怎么可能他的六柄剑碰都碰不到纪宁的剑?怎么可能快成这样?

“我们两个老家伙一个擅长时空,一个擅长速度,别的不行,保命我俩联手是一等一的。”风魔也笑道。

“八大圣血果之一的‘天晶圣血果’?”纪宁目光落在第二棵最为庞大的大树上的两颗血红色的果实,不由震撼万分,疯了,疯了。

一株圣血果树,最多生长出两颗果实。

遮天蔽日的大袖,直接抽打在了纪宁的剑光上。

“好。”天一道君笑道,“你成了道君,也就是我们天苍宫又一位宫主了,这是我们天苍宫阵法禁制的控制中枢,等会儿你和他交战不敌的时候,可以退到天苍宫内。”

“一切小心。”苏尤姬又加了句。

像水行者、贝塔莱厄等特殊生命,拥有着足够高的智慧,一样**悟道。

“不是,是为我家乡,我家乡没好的法门,我想多弄些法门。”纪宁说道。

尉迟雪眼睛有些红了。她走向前去抱住了纪宁。

虽说纪宁心底最深处还有着一个执念——师姐余薇!可是纪宁心底也明白要救师姐是何等的难,连异宇宙在道符一道上排第一的‘符博帝君’都没法复活自己的徒弟,纪宁也从未听说谁逆转时空复活了谁,可见逆转时空复活的难度何等的高。

那么实战起来,贝塔莱厄,就比东修、庆桓他们都强一些。

三界虚空中。

……

空间撕裂,雷水剑意领域都一次次被劈散,祜风道君和剑客搏杀在了一起,威能惊天动地。

“快了。”纪宁露出笑容。

一旦成为宫主之一,权力是大些。可也不会随意吸纳,每一个成员的吸纳都要谨慎,否则让天苍宫内一片乌烟瘴气,那就太糟了。

飞舟在漩涡通道内飞行了三天多,纪宁站在飞舟边上看着,隐隐看到了远处出口外的一片虚空中的混沌星辰。

咻。

空有蛮力,也只能被蹂躏。所以像一些逆天道君,即便是修行者出身,也能轻易斩杀芒涯国皇族、古修行者。甚至他们能斩杀永恒帝君!

……

“覆舟兄弟,别急,就来。”天一道君看向纪宁,“走走走,赶紧,入门大典要开始了。”

一名黑色华丽长袍老者站在那,默默看着虚空,眼神平静,仿佛无尽大海。

“轰!”

悟出两条最强之道且结合,悟出三条最强之道且结合,乃至悟出五条最强之道结合,实力差距都很微弱,之前他有些疑惑。现在他明白了。

呼。

可这才是真正的可怕。

“连祖神都灭杀?”纪宁皱眉。

“这里离天苍宫也不算远了,估计还有半年,我们就能到了。”纪宁笑道。

“赢了。”东牧满脸难以置信。

“太,太……”阚雀夫妇也感到震撼,他们只觉得这个北冥师伯太厉害了,一个世界境让两个道君当追随者,现在竟然擒拿下三步道君,他们根本听都没听过。

其实雷水剑意领域。

“哈哈哈,傀儡,你还是认我为主吧。”祜风道君气势愈加宏大,他可不认为会碰到四步道君实力的傀儡,那种傀儡太珍贵了。所以面对傀儡,他没有一丝担心。

*******

东牧哑然。

“以我在时空一道的手段,只要借助时空盘逃命,能追上你的恐怕还没有。”伟大主宰有着绝对自信,“不过你也要小心,大能者们的手段数不胜数,甚至有的可怕到你都来不及使用时空盘,所以,有此时空盘,依旧得小心。”

“啊,看来我打扰你们俩了。”从苏尤姬后方走来的身影笑道。

来者,正是木华宫主。

“近期吧,我再准备准备。”纪宁说道,“对了师兄,我准备离开芒涯国出去一趟。”

六柄神剑,尽皆漆黑,仿佛孩童允吸母乳,它们自然而然的允吸着纪宁的鲜血,血液如丝网,不断渗透进入剑体内。

“小家伙。”纪宁看到这六个剑灵诞生,忽然感到自己和它们的那种强烈联系,过去炼化法宝神兵虽然也有些联系可也只是很平常的联系。

六个小家伙都喊了起来。

他原本自认已经是最强剑道了,可突然发现自己的剑道还欠缺着什么,应该并非是真正最强的剑道。这自然刺激了他!

……

“谢师尊。”丹宝完全记下后,惊喜万分,恭恭敬敬磕头感谢。

被眼前三位盯着,纪宁心中跌宕起伏。

一道身影一闪就已经到了三位剑道大能尸体前方。

三名火山巨人早就被纪宁释放开,又重新化作了三座巍峨的火山。在破破烂烂的大地废墟上,纪宁、白衣男子、青甲身影都盯着那魁梧男子,个个都有些紧张。如果宇宙之宝真的愿意认主,那么纪宁的选择就无用多说了。

纪宁笑了,手下最值得培养的两个追随者都能成道君,纪宁还是很开心的。

炼丹、炼器、道符等等,这类需要耗费大量时间研究的,大能们一般都会在‘恒定时间加速’的洞天内钻研!

*******

弃火帝君能成永恒,可以看出……擅长某一行。真的完全痴狂,完全能出现奇迹!当然前提是有‘丹尊者’这样的大能指引。丹尊者毕竟是这一方宇宙诞生时就存在的三大古星君之一,即便没太用心的炼器上都是一方宇宙排在前三的,引领弃火帝君自然轻轻松松。

“对。”丹尊者点头,“论炼丹,这一方宇宙能与我相比的还没有,便是炼器、炼傀儡,这一方宇宙我也排在前三。”

纪宁目光一冷。

“魔主的实力非常强大,杀我们轻而易举。”金袍老者感慨道,“万魔深渊十二层以下,就是一谜团。”

“我感应不到主人了,怎么突然就感应不到了,之前还明明感应到就在内域的。”苏尤姬遥遥看向内域方向,眼中有了担忧不安色。在‘丹尊者’将纪宁收起的刹那,她就失去了对纪宁的感应。

两滴晶莹的泪珠忽然滴落,滴落在甲衣上,溅成了碎片,只是蒙蒙雾气弥漫,纪宁根本没看见。侍者有限,所以几乎都是陪着那些道君们,纪宁进来后就独自一人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