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136章:搏牛之虻

“你是谁?”滕青山皱眉道。

“统领?”李珺暗惊,偷偷看了一眼滕青山。

那种狂风骤雨猛烈的攻击,在一瞬间枪法停在人喉咙皮肤上,不伤丝毫。这控制力的确惊人。

朋友、爱人生死、自己生死。

“统领大人!”这三人都立即躬身。

在归元宗地位最高的无疑是宗主、执法长老。大事一般都是宗主、执法长老商量决定。他一个弟子的确没资格怀疑这决定。臧锋心中不甘……这些年来,他都是归元宗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

“我有!”滕青山看向妹妹,“小雨,这里有五万两银子!你放到你那去,以后想用就用!”滕青山很清楚,在归元宗内,那么多弟子肯定暗地里也会攀比。如果穷没银子,也会被人暗地里瞧不起的。

石子碎裂!

宝贝易得,弟子难得!

“想死了,我还以为哥一个月就能回来呢。”青雨有些不满地说道。

“你怀疑我,还喊我师傅?”诸葛元洪反问道。

因为一旦使用,特别对象是‘赤鳞兽’这庞然大物,恐怕就是穿透也难杀死!那……以赤鳞兽的反应速度,会直接给滕青山一爪子!到时候,滕青山将面临巨大危险。

滕青山虽有提高,可提高不明显。

“蓬!”一声巨响,仿佛地底埋了炸『药』,前方沙石地被砸出了足有一丈多长宽,近丈深的大坑。

之前夺得黑火灵根,只是他身法诡异灵活。单纯论速度,并不是太夸张。依旧在周围武者承受范围内。

“轰!”

赤鳞兽那可怕的大嘴巴张开,直接罩向那位来自青州的高手,也是六人中唯一的女人‘戚艳’,戚艳那有着疤痕的脸上,惊恐地扭曲起来。她怒喝一声,手中的弯刀劈向袭来的赤鳞兽。

滕青山和银发老者‘王陨’的攻击,都令他受伤了。

“哈哈……”一阵大笑声,那灰『色』身影前亮起一阵刀光,只听得金属撞击声。大量的暗器便跌落到岩浆流中,迅疾地融化,成为岩浆流的一部分。

这一次黑火灵果争夺,没有胜利方。

“是!”

“在这么热的地方,一直住下去?老天。”

很快,归元宗的人和青湖岛的人,都赶到岩浆湖边上。

“又热,又干燥!必须带大量水。否则一个晚上,人就要热的不行了。”许多有经验的武者一进来,就立即回头出去带水。

“杀死他们!”

对方是青湖岛岛主的师傅!如今青湖岛岛主,那可是先天强者,称霸扬州的枭雄人物。

赤鳞兽肯定要来吃黑火灵果,所以,定有一条能容赤鳞兽进来的通道。

那肥胖中年人惊喜看着黑『色』石块上的‘黑火灵果’,大喜道:“哈哈,是黑火灵果!就是黑火灵果!”

按照滕青山前世学的知识,这岩浆层一般在地底上万米深,当然,还是有一些特殊区域,在较为浅处就出现岩浆。不过,这是九州大地,是否能够用前世地球常识套用,也难说。滕青山这些念头,也只是在脑中一闪而逝。

“两里路?”滕青山吩咐道,“我们快点走。”

走了片刻,赤鳞兽走过一弯角,就发现远处一道身影,那熟悉的身影,那一杆曾经震伤它的长枪。赤鳞兽冷漠的红『色』瞳孔一缩,立即退回来。

滕青山也不管那二人,直接吩咐其他黑甲军士兵:“第一小队暂时就呆在这峡谷里,最好藏起来,躲在那些『乱』草丛中等等。给我盯着那洞『穴』口!如果发现那名之前被我带进去的精瘦男子出来,你们就抓住他。”

滕青山淡漠道:“那就打断他的腿!如果跟你们生死相搏,那就无需留手了!”

“嗤嗤~~”滕青山却根本不理会周围喊声,专心地将轮回枪两截枪杆连接起来。

滕青山轮回枪的枪头,猛地反弹起来。

“滕青山果然厉害啊,这么简单就击败了司马峰!”

……

待到第二天清晨。

“群攻?我‘如影随形’这一招,可单体攻击可群攻,毒龙钻威力也够大!现在不需要什么大威力的群攻招式,算了,还是耐心点,多耗费心力,反正琢磨这么多年了,不急再等几年!”

连续十数声撞击,同时十余道刀光划破夜空。

“哼,胆小鬼。”贾梁恨声道。

车轮滚滚,在一货车上,一名穿着朴素,赤脚的青年左手抓着自己的斩马刀,闭目盘膝坐着。

赤脚青年背起旁边的包裹,而后整个人一跃。

客栈可以趁机赚一笔大的,所以火焰山一带接连又建了三座客栈。

那说话的大汉顿时一瞪眼,便要发火:“你这……”他旁边的伙伴立即拉住他:“那可是铁衣门高手!”

“都统,你看到那怪物了?”杜洪笑着道。

“宗主!”

“李金福?哈哈,我叫滕青虎,滕家庄的。”滕青虎热情地和一旁李金福小声交谈着,李金福显然也为见到老乡而开心,低声谈论着。

讨论方法策略,是高层的事。

赤鳞兽、黑火灵果,相伴而生,的确不假。

一闪,人就被吞掉了?

而直线距离,就要短的多。

诸葛元洪笑着说道:“不管如何,我归元宗,也总算有一后辈子弟,能名列《潜龙榜》,不会再有人敢说我归元宗,后辈子弟无能了!”

这三人虽然厉害,可是……

“是,族长!”

段侯,随意躺在屋顶上,翘着二郎腿,晃悠着。

“嗤!”非常轻微的声音,段侯眼睛一亮,立即悄无声息地一个翻越,从屋顶上翻落在地面上,悄无声息。

立即有人喊起来。

……

“那怪物是什么东西?比野牛都还要壮,那密集的鳞片,我砍了一刀,反而将我手掌震疼了。”

“那是一头妖兽!那鳞片绝对是刀枪不入,我看,就是玄铁那些材料打造的铠甲,也远远比不得这妖兽的鳞甲!”武者们在赞叹着。

“我求求你了,大哥哥。”那个孩童哭泣道。

“啊!”孟田剧痛的惨叫一声,血月刀刀势不由一弱。

滕青山目光冷厉。

也就是说,滕青山将会直接名列《地榜》第六十一位!

死伤大半,的确惨。

滕青山目光锐利,手中长枪心随意动,一记‘如影随形’枪法直接刺去。

锵!锵!锵!锵!

一道血红『色』影子瞬间划过十丈距离,速度之快,滕青山也是大惊。

锵!

“十面埋伏!”俊秀青年淡笑道。

滕青山杀死孟田,对俊秀青年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可是六月酷暑!此刻又是下午,热的要命。

“各位客官请,快请!”立即跑出来两名小二迎接,连那掌柜的也很快跑出来,热情的很。

“哦?”滕青山他们都仔细听起来。

“深山老林,人迹罕至处,更容易诞生妖兽,天才地宝。”滕青山暗暗点头,连自己老家旁的‘大延山’中都能够藏有一条蛟龙,那浩瀚无边、人迹罕至的蛮荒,怎么可能没厉害妖兽?

那高大汉子吓得心底一颤。

油灯悄无声息的烧着。

“哼!”

滕青山目光锐利如刀,一抖长枪,原本砸墙壁的长枪,瞬间化为刺式,“咻!”宛如一道闪电,刺向人在半空的孟田。第四十一章 千军万马

其实……

“青山兄弟,现在怎么办?”那朱崇石见状急了。

所有马贼都停下了手中刀枪,傻傻看着这一幕。

这次,他们大当家,这个在徐阳郡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了大脸面!这大当家严令,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得外传。

那次,滕青山获得的金票银票加起来是十三万两!景玉佛、劲弓、战刀、金蚕丝背心等虽然更珍贵,可暂时无法换银子。

和小猫生儿育女了。

的确,她们那位被尊称为‘财神’的公公,威慑力是很大的。

她们丈夫,在海外数年,就是为了这货物。

被滕青山盯着,那大当家额头渗出了颗颗汗珠,这并非天气太热,而是他惊恐出的冷汗。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大当家非常清楚眼前的黑甲军都统是何等可怕的一个高手:“都统大人,你,你要什么,尽管说?”

滕青山索要这笔银子,并非是为敲诈:“刚进入徐阳郡没多久,我们车队,就遇到这么一伙强大的马贼帮派!徐阳郡地大物博,要走出徐阳郡地界,最起码还要六七天功夫。如果今天不狠狠惩罚这伙人。一旦传出去,估计其他马贼团伙也会抱着侥幸的念头,即使抢劫不成,也不会受到惩罚!”

……

这份手段,就连朱崇石本人都心生敬意。

“嗯?”滕青山眼睛一亮。

“快,都给我让开,让开!”大当家连喊道。

在这个世界,就这样,强者就会受到尊重。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减慢速度,前面已经是宜城城门口。

“收钱?”旁边的滕青虎笑道,“青雨,就是宜城城主,也没资格收青山的钱啊。青山他现在可是都统,按照军职等级,那宜城城主只是和青山他平级!”无论是官府还是黑甲军,都是归元宗控制的。

“都统大人!这一座住宅,就是你以后的住处!已经打扫干净!而属于你的赤血马和寒铁重甲,也在庭院内。都统大人还请将你的青鬃踏雪马和赤铁重甲准备好,估计过一会儿,有人会来收回。”

滕青山接过,便开了大门,仔细逛了起来。

“小雨。”青姑娘也说道,“这事情,我去说一声就行了。不用青山大哥出面。”

“我哥是最强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说道。

透过北门,滕青山已经看到北门外一车车货物,乍一看有不少,单单看到的就有八车了。

滕青山看了一眼,笑着点点头。

“这也是我家老爷的一些人手,哪比得上黑甲军!”这老者笑道,“老朽吴潭!我家老爷在那边!”

“喊什么九爷?凭空将我喊老了,滕都统看得起我,称呼我一声兄弟便是。”朱崇石笑着说道。

“经商是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从小就想走遍天下各地。”朱崇石感叹道,“西域沙漠各国,我二十岁之前就逛过,那蛮荒,距离咱们扬州很近。就在扬州南边!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各种小山丘陵等,大量不知道长了多少年的大树,还有各种毒蛇毒虫猛兽,我在蛮荒最外围逗留了一个多月,和一些闯进去冒险的武者交流了一下,也就没再进去。”

之前天『色』还好,可突然狂风骤起,乌云密布,雷声轰鸣,紧接着就是暴雨!倾盆般的大雨,让赶路的车队苦不堪言。

那些穿着重甲的黑甲军军士,雨滴砸在他们身上,就发出震动撞击声。

“嗯。”朱崇石也郑重点头。

可在其他郡,得看你黑甲军来多少人。如果人少,人家可不在乎一起灭了你。只要手脚干净点,不留下把柄就成。

滕青山脸上也『露』出笑容。

接下来的日子,黑甲军内部百夫长之间、伍长之间都开始了一轮轮比试,一场场高手比试,让校场热闹非常。而滕青虎,作为一个伍长升为百夫长,自然有很多百夫长认为他是软柿子。

“哈哈,这位财神,他经商上的天赋,历史上,怕也没几人能与其相比。可拥有无尽钱财,他也有无奈啊!”诸葛元洪笑道,“他有十六个儿子!女儿就罢了,嫁到外面去。贴些嫁妆就行了。可儿子就难办了,他这个做老子的聪明绝顶,十六个儿子,个个都很了得。朱童那无尽财产,怎么分?各个都想争做朱家的家主!”

“那位九少爷,我会传讯过去,让他后天一早会带人在我们黑甲军军营北大门等着。”诸葛元洪又补充道。

能同时名列《地榜》《潜龙榜》,那将名震整个九州。

杜洪和滕青虎走过来,低声说道。

大当家睥睨了他一眼:“我当然知道!杀他们法子多,可你记住,一旦要灭黑甲军的人,必须全部杀光。不能有一个漏网之鱼,一旦漏掉一个,知道咱们容貌,查知咱们身份,等黑甲军大军来报复,就糟了!”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这数百名马贼,也敢打劫咱们,真是找死!”杜洪冷笑道。

“是!”

“有人,而且,很多很多!”滕青山耳朵辨音。

“青山兄弟,哈哈……上次,我和我弟弟,就说你前途无量,看,这才多久。你就已经是都统了!如果不嫌弃,叫我一声兄弟就是!”华丰城城主‘桂庆’笑着说道,滕青山对这桂庆城主是很有好感的,至少对方没有丝毫傲气。

而回去的时候,滕青山是都统,滕青虎是百夫长,人生之际遇,就是这么奇妙。

“田兄,就在这,我和你们暂时分开吧,我和青虎他先回家一趟!而你们,直接去宜城吃饭歇息。想必宜城城主已经准备好酒菜!等到下午,我和青虎,再赶到宜城和你们集中。到时候一道出发,回江宁!”滕青山说道。

“终于可以回家了。”滕青虎大喜。

“哈哈,是不是那滕青山实力太强,你刘三,才有意结交的?”一身白衫的中年男子哈哈笑道,“不过你运气真不错,这滕青山刚进黑甲军不久,就成了都统。还是宗主亲自任命。宗主对他,可是很优待啊……他现在年纪轻轻,以后定是前途无量。你也算有眼光,交到这样的朋友。”

一大群族人都围着滕青山、滕青虎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