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119章:目无下尘

上海街上当然也有许多民房出租,周国强带着周

哗,好自信啊!

方文对李天宇的变化大加赞扬,哪个老师不喜欢认真学习的学生?更何况这个学生以前还是调皮捣蛋鬼。

陈欣然家离学校不算太远,不行大概十五六分钟左右。

李天宇的声音清晰可闻已经跟着追出了教室,周小云头也没回跑着回了家。

还是男孩的李天宇和顾春来互相嘲弄了两句,回过头看周小云还是呆呆的样子还有些不耐烦:“喂,你好点没有,不会撞傻了吧!”

她记起自己前生十岁的情景,早上下了碗面条中午喊了大伯三叔姑姑来吃饭就算过了生日了。

李天宇喊之不急,眼睁睁的看着周小云和杨帆一起上了公交车。

那个男生见了周小云后很是热情:“学妹你好,我们是专门来迎接新生的,我们几个是大你们一届的学长。走吧,我们学校拍了小车来接各位新同学

多么不切实际的理想!

可是,她的理想呢?

叶兰心有戚戚焉,和肖军又聊了两句就各自散去了。

不过,一颗心还真是被刘璐的话说的提了起来。

家教?周小云考虑了会儿,然后说道:“家教也不错,工资应该比在学校里拿的多些,而且不是那么累,比在市里打工也强些。”

许美丽笑的挺开心,和周小云又聊了几句才回位置去了。

凭女儿的条件找个什么样的好人家不成?李天宇当然也很不错,就是这家庭条件嘛……

李天宇无辜的道:“我事先也不知道,是我舅舅和我爸妈商量之后去你家的。后来又把你爸妈带到我舅舅家那边吃了饭,和我爸妈见了面。”

第一次月考后,我颓废的不得了。

备回家做饭。

难道这就是人说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她嫁给了眼前这个没多大本事的男人,这就是她应该过的生活吗?

等王晶晶和胖妞、小不点几个人到周小云家来玩,个个都抢着踢毽子。

小宝知道这事以后直夸大宝这事情做得好,周小云也对哥哥大宝刮目相看起来。

到了压岁钱的时候,大宝腆着脸也要了一份。

!找个时间让我也见见吧!”

方南从事出版行业,身上的那种儒雅气质很令人折服

周国强满脸堆笑和来来去去的人打招呼,这么对不请自来的客人让周国强倍有面子,办酒席还怕人多么?

收拾书包周小云走出教室,和小宝一起回了家。

周芳这时无话可说了,说实话,她这一阵子也够累的,回家歇两天也好。

,眼珠骨碌一转就是一主意:“我还是等你一块走吧,我一个人回去多没意思。我跟你一起去周小云家。”

不过,时间上自由许多是真的。似乎多多出了许多属于自己的时间,现在看看书做消遣已经成为了周小云的最爱。

兄弟三个,老二家出了两个大学生还出了个运动员,不用说是最风光的。老三家就一个孩子也考上了大学。几个男孩子里几属自己家的周志海最没出息,没考上大学不说,又不肯去复读,偏偏去学汽车修理。这都学了快两年了还没出师,想到这儿,沈华凤满心不痛快。

李天宇哈哈大笑:“你想哪儿去了,我现在也没任何力气了。就是单纯的睡觉而已,你要是有需要也得等我歇会……诶哟!”

这时,房门打开了,李天宇拎着盒饭走了进来:“你醒啦!刚才我起来看你还在睡我就没有吵醒你,我出去买了午饭回来。你饿了就起来吃吧!”

刚下楼,就看见李天宇推着自行车站在宿舍楼前等自己呢!

蒋潇丹不客气的道:“那是当然,你不仅要出房租,而且还要掏伙食费。天天晚上都是小云买菜做饭给我们吃的,你赶快出钱给小云买菜。”

李天宇知道这件事夸赞周小云做的好:“好,小云,这个周末我们俩就请方南吃饭。我倒要看看这个方南到底存的是什么心。”

谁也不知道周小云心中的小九九,她百般表现一方面想满足自己做个好学生的虚荣心,另一方面却是想接近温文尔雅帅气潇洒的帅哥方老师。帅哥的魅力无边啊!

还是吃饭要紧。

钱朵朵叹了口气,自己喝了杯白酒,觉得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

再见了,n大学!

二丫见到周小云和小宝两人开心的挥挥手:“姐,二哥,我在这儿呢

二丫精神很好,坐了几个小时的长途车也没有一点疲劳的样子,嚷着要去吃大餐。

周小云拍了二丫的脑门一下:“你是准备念书还是打算来玩的?这还挑地方。北京外国语大学是多好的学校,你要是真能考上我们一家都要放鞭炮庆祝。”

周小云心里有种久违的温暖,人与人之间似乎真的有磁场在,相投的人总会很快的走到一起成为好友。等等,这个女孩是那个会拉二胡的秦雪么?她居然也考上了英明坐下还和自己在一个班?

周小云抬起头礼貌的

周小云脸色一整,用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念出了小人书的第一页。

王晶晶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对周小云不满怨恨。

王晶晶的脑海里掠过一幕幕和周小云相处的情景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两人就同桌,无话不说的两人是多么要好啊!初中时周小云念了英明中学,而自己却考进了启明中学。那时的自己拼命用功把周小云当做自己的榜样,终于在高中时如愿以偿也考进了英明高中。分科时两人又成了同班同学,还是前后位。那时的自己是多么开心啊!

谁还去理大宝的鬼喊贵叫?

“没关系的,哥。你看,还有海子和小霞姐在。我和他们一起回就行了。再说,学校离家就一条路,我能走到哪儿去?你放心的去玩吧!”

刘正清一皱眉:“我看这个女孩子很好,你趁着过年买点东西到她家里去,表示一下。这点礼貌怎么都不懂呢?”

这种痛苦只能她一人默默承受,根本不能向任何人倾诉。

李天宇忽然把车停了下来:“小云,现在才二点多,回去也太早了。要不,咱们到这个公园里转转吧!”

王晶晶快速地绕好自己的皮筋,手法之快令人咋舌,不过几秒钟的功夫,长长的皮筋就变作小小的一团。她和周小云小声说:“一会再来跳啊,到时你得和我一边听到没有。”

说完还吐了块骨头出来。

等到了最后一天军训结束了。开始军训检阅的时候。刘璐高呼“万岁”

刚才还蹦跳着高兴着的学生们好多流下了眼泪。

岳璇看到周小云耐心的和前来咨询的新生解释这解释那不以为然的说道:“周小云的脾气也太好了,换成是我才没这么多耐心和这些人说那么多。爱参加不参加呗!”

招揽了不少新生后,新月文学社的规模又壮大了不少。

姐姐刘霜在外地已落地生根结婚生子,刘璐肯定要留在家里陪伴父母。

李天宇此时真心的感慨:“小云,我们以后一直在一起好不好。不管未来怎么样,我们都在一起。若是你毕业后想回家乡工作,我也陪着你一起回去。”

赵玉珍从年前就备好的鸡鸭鱼肉都烧成了一大碗一大碗的上了桌。

李天宇被周小云恭维的哈哈大笑起来:“你就别拿我开心了。要不是希望以后档案上多记一笔找工作更好找些,我才不费那么多的事呢!有时间多陪陪你那多好。”

李天宇也正在考虑这个事情,应了一声。

都这么说了,周小云和大宝小宝自然不会客气。一顿饭吃了八十多,终于吃的各个都饱饱的。

穿着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美腿的女生耸了耸肩:“各位好,我叫尹瑶,今年十九岁。”

比起叽叽喳喳的女同学来,周小云含蓄的微笑里总有种沉静如水的气质硬是比别的普通的女孩子多出一种神韵来。

全班同学哗然,互相看看,原来都举着手呢!

殷永健得了四十五票,松了口气回位置去了。

周小云挂上电话后,总算松了口气。

周小云又是好笑又是羞涩地推开李天宇:“快走吧,再不走你们宿舍门你都进不去了。”

李天宇被杨帆埋怨一通仍是笑嘻嘻的:“别在这说我啦,以后轮到你谈恋爱的时候你也不会比我强到哪儿去。”

刘璐有些迟疑:“这样不大好吧,你哥哥要走了你们兄妹之间肯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在旁边会不会很……”

大宝在一家人的陪同下到了车站,四十多岁的教练还有其他几个被选中的人都在那等他呢!

早恋问题才是最让人头疼的。第二天一大早,周小云和小宝两人就起了个大早骑车去学校。

在星期五的晚上刘璐高兴的和周小云小宝骑上自行车到了周小云家。

我常常在星期天就到顾春来家里和顾春来睡一个床,两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

充分展示了民族舞蹈的魅力

高丛帅鬼头鬼脑的凑过来借机和周小云说话。

有两个促狭鬼干脆前后位把头凑到一起研究了起来,还故意举手报告老师一起看可不可以。

刘璐撅起嘴说道:“我的也没来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只有来了??才算真正的女孩,刘璐见班里大部分女生都来??偏偏自己还没有心里挺不满的。

只不过喊同学进办公室的频率又高了不少。

其实,这时候还能说什么?无非是强调最后一段时间的重要性,家长要配合学校的工作让孩子吃好喝好休息好营养跟上睡眠时间要充足保重身体加紧复习。

秦雪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探头和何梦妍窃窃私语,偶尔还能听到她嘴里冒出”乡下人“之类的言词。

老妈一发话,赵玉珍顿时没了发言的权利,临走时叮嘱周小云一定要听话。

。而自家两个兄弟过的都比自己好这让他心里颇不是个滋味,但是这种复杂的感情他很少表露出来,即使在妻子赵玉珍面前他也从不提。

主编是个四十多岁的精明女人,叫玛琳娜。她很看好周小云不张扬的个性和做事扎实实在的态度,有留周小云在杂志社的想法。

玛琳娜特地去翻看了周小云的基本情况介绍,现周小云居然一直是n大学新月文学社的主力而且还做了一年的社长后更是觉得周小云很适合留在杂志社。

周小云笑道:“爸,我这是公费的,交的钱很少。而且听说以后还会每个月一点生活费呢!”

李天宇得意地道:‘走,我带你去吃顿大餐去。“

两人亲密的手拉手走进了餐厅,悠扬的钢琴声传来,让人有种飘然的感觉。

另两个女生叫洛玉和王莎莎,这两个女生可比华若雨精明多了,一听有人吩咐都是抢着去做。

李天宇有些沮丧的说道:“唉,这次高考我其他门考的都还不错,就是英语差了点,我估计我报的第一志愿肯定是没戏了。”

…………

总分加一下,比去年的n大中文系录取分数线高了三十多分。

不过,周小云心里另有打算。

许美丽和周小云她们几个都是同村的,她爸爸是村里的生产队长许大山。为人有些精明滑头,但是在村中人缘很不错。

这名字常被同学拿来取笑,不过家境较好的许美丽穿着在班级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因此许美丽像只骄傲的小孔雀似的有些瞧不起其他女同学,人缘较差。没人爱和她在一起玩。

班级里有几个调皮男生不大服管的常在课后喊“小胖妞”

什么叫“又

周小云忽然兴起了去李天宇公司看看的念头。

各种蔬菜价格比平时贵了好多,肉类的价格也在上涨。

大宝喜的甩开腮帮子吃了起来,两大碗米饭下肚后满意的拍拍肚皮

大宝拿着长长的鸡毛掸子到处扫,小宝跟后面蹦?要抢鸡毛掸子

一家几口分作两拨去洗澡,洗完澡后大宝小宝被周国强带着去理去了。有句俗话说的好,有钱没钱剃个头过年,周国强到了三十这一天才有空去理。

周小云偷偷一笑,难得的恶心她两一把!

顾春来想说我可不想留下来,可一见到好跟们李天宇那讨好的可怜样子,话自动咽回去。唉!总得挺兄弟一把

其实其他的班级还有好多以前的同学。不过现在都打散了。一个班级里能遇到一两个以前的熟面孔是件很令人愉快的事情,出人意料的是郑浩然也在1班。郑浩然入学成绩也排在了前几十名相当不错了。见周小云后郑浩然满脸的笑意遮都遮不住。

班级里八卦的同学多的是,自然有人奉上谗言:“嘿。你们知道嘛?那个高从帅的爸爸是咱们县里的副县长呢!听说高从帅在小学就是成绩不怎么样,靠着关系进了英明初中的,现在又进了咱们加强班。看来有个好爸爸太重要啦!

不过,这也形成了大宝在父母阳奉阴违的坏习惯,当面答应的好好好背地里还是爱干什么干什么。

真不知王晶晶哪来这么多的问题,简直是活生生的十万个为什么。

周小云气喘吁吁,李天宇抬起头kao在周小云的额头上:“以后不准说这种话。”

周志海摸了摸后脑勺:“奶奶,我前阵子处了一个女朋友,不过,又吹了。等明年我再去找一个来给您瞧瞧。”那轻松的语气就像在说去买棵大白菜回来似的。

当晚,李天宇就喝醉了。

第二天,李天宇和刘璐就都回去了。刘璐毕竟还没正式嫁过来,所以年得回家去过。

周小云和李天宇边走边逛,半天下来,手里的袋子就变成了四五个。

在繁华喧闹的街头,这一刻,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存在。只有相依相偎的两个人。

如今这家里的生活好了营养跟得上,周小云的脸色白皙红润头乌黑顺溜,连个头都似乎长的快了。

得,还说人家沈华凤爱和人攀比,自己比人家也强不到哪儿去。

沈华凤对要接婆婆回来这件事情保持中立态度,无可无不可。

赵玉珍和沈华凤心里对老人长期替老三家做饭带孩子不是没想法的。

惹的沈华凤“啪”的一巴掌就拍了过去。

不仅为自己,也是为了你们!

正所谓过五关斩六将前途艰难种种,难怪体育老师那么着急的把大宝给招去了呢!

大宝和刘璐聚少离多,急的跟猫爪子挠似地团团转。

刘璐笑道:“我一个才毕业的大学生能教高几,高一呗!我的学生都十几岁了,平时个个都精得很,我都快穷于应付了。”话是这么说,可周小云分明看见刘璐的脸上浮出满足的笑容。

照什么的。等以后你成了知名的大作家了说不准还能拿出去拍卖呢!”

嘴上嚷着距离不是问题的人一定是没有两地生活的人,真正这种事落到了自己的头上恐怕谁都要踌躇。

分数足够上启明中学的了,这时方文把录取通知:“李天宇,恭喜你考上启明中学,你可是咱们今年的一匹大黑马!”

两人相视微微一笑,以后就得在同一所中学念书了。

周小云在三婶家很注意分寸,三婶笑眯眯的不说什么可心里其实是个很讲究的人。若是大宝过分狂了或者是话太多声音太大三婶都会微皱眉头。

若是晚上再住这儿,就得涉及到睡啊洗啊等等麻烦事,那还不一定得闹出多少不好摆在明面上说出来的矛盾呢?

习惯了妹妹的独裁大宝也没想起反对点了点头答应了。

反正,听周小云的话总没错的。

还不是老一套,什么要好好学习啦,什么要遵守纪律啦,什么要注意安全啦,这些话每一

然后就是奏国歌升国旗在唱国歌,一番折腾后终于结束可可以回教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