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app > 第105章:龟鹤遐寿

一步、两步、三步……

这时,黄兴继续报告道:“大帅,民不聊生还不是让我最担心的。”

方若梦行事倒也有趣,不但没请六公主和盛锦月,李湘如和颜蓁蓁两人竟也没请。

颜蓁蓁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不由得一惊:“她该不是六门都想占一个名额吧!”

儿子孝敬母亲天经地义!

“对了,我如今学习射御,总得有一匹马。烦请父亲为我买一匹脚程佳耐力足的好马。”

一声令下,侍卫们将哀嚎不绝的江二郎等人尽数拖走。

待迎亲的人来了,方家子侄前去相迎,不少人都跟着出去凑热闹。

这一回,她病得这么重,建文帝却不曾露面,只让皇子公主们代为伺疾……可见母子离了心。

“以后这等话,可万万不要乱说了。不然,便会被臣子们视为为美色所迷的昏君。”

昌平公主十六岁成亲后,便住在自己的公主府。每次进宫请安,时常召三皇子闲话。昌平公主府,三皇子去的次数也最多。

方若梦气得俏脸煞白,全身簌簌发抖,嘴唇不停打颤。想说什么,脑子却一片空白,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可对好面子的盛锦月来说,先被无情地言语刻薄,再被无情地摔了两次,脸面全无。更可气的是,无人出手拦下谢明曦,更无人为她说话打圆场。

谢明曦便是再聪慧,也不过是谢家庶女。谢钧请来的西席,岂能比得上在李家请来的京城大儒?

李湘如笑容微微一僵,很快便恢复如常,笑得愈发亲热:“你不介意便好。谢氏到底怀着殿下的骨血,抬她为侧妃也是应有之事。你们姐妹怀孕时日差不多,待会儿见了面,倒也有话可说。”

语气依旧冷漠,隐含不耐。

然后,拉起秦思荨边走。

方若梦打起精神,继续去寻灯谜。

五皇子:“……”

这个丁公子,年仅十五,看着颇有些稚气。一张还算俊俏的脸孔白生生的,没半点血色。额上不知伤得多重,被厚实的纱布层层包裹住,勉强露出一双眼。

四皇子大惊,想也不想地怒道:“盛鸿!你这是趁机栽赃陷害!”

鲁王闽王没说什么,宁王却颇有挑衅之意,依旧不肯罢手:“今日过后,我们兄弟不知何日才能相聚。今晚便该喝个痛快,不醉不归才是。”

趁着谢明曦尚未醒来,盛鸿独断专行地给女儿起好了乳名。

果然,三皇子忽地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四皇弟辛苦彻查一个月,揪出这四个渎职的混账,儿臣本不该多言。只是,儿臣知晓一事,和此事密切相关。不得不禀明父皇。”

出了帐篷后,谢明曦才允许自己面颊微微泛红。

重生后,她早已暗下决心终生不嫁,便如顾山长那样孑然一人过一辈子。却未想到,会横里冒出一个盛鸿来!

李湘如笑着起身,落落大方地应道:“在大哥眼中,我这个妹妹做什么都好。这般夸赞我,也不怕殿下看了笑话。”

谢明曦不动声色地看了过去。

盛锦月嘴唇微动,分明是在邀功:“大哥,我这回听你的,特意邀了谢明曦前来。你答应送我一张上好的古琴,可别忘了。”

“绝无可能!”

“只是,错事已经犯下,便是再责骂她也无济于事。倒不如想想法子,将此事遮掩过去。或是请人去顾山长那儿说情,惩罚稍轻一些……”

永宁郡主自幼锦衣玉食娇生惯养,何曾挨过打!

谢钧俊脸陡然阴沉。

这个促狭淘气鬼!

譬如今年,谢明曦坐了第一排,个头最高的六公主也坚持要坐第一排……六公主顽强地顶住了来自后排同窗少女的幽怨目光,镇定从容地坐了下来。

谢明曦表示了然理解。

“再者,藩王无昭不得回京。你此时回京,便是现成的把柄落在皇上手里。以他的心性为人,绝不会放过你。”

直吐得天昏地暗,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人例外。

再者,董翰林是科举出身,对四书五经理解深刻,擅长策论。做了十几年的官,见识颇多。这些优势,都是身为女夫子无法比拟的。

两人四目对望。

素来软骨头的谢钧,难得硬气一回:“你对云娘一味娇惯,骄纵得她自以为是。女子生得蠢钝些无妨,可怕的是自以为聪明。”

“我还从宫中带了一些吃食,今晚,便陪着山长小酌两杯。”

书房的门骤然被敲响。

李默热血冲动的脾气,多年未改。此时咬牙切齿,满面潮红,神情激动至极:“是,我李默无关紧要。只要皇上相信殿下清白,殿下便什么事都没做过。是我多事,是盛渲该死!谁让他眼盲看错了人……”

林微微连着三年止步于考场外,年年报名,年年缺考,早已成了闺秀圈中的笑谈。

谢明曦心中冷笑一声,悠然应道:“我对好友,素来是掏心掏肺。便是被人取笑逢迎拍马,也不在意。可惜,四皇嫂不在我好友之列。”

主仆两个就此事说笑一番,心情俱都有所好转。

众人默默地抖落一身的鸡皮疙瘩,纷纷出言附和。

一个月前的一个深夜,有高手半夜潜入河间王府。在他的门外放了一封信,没惊动守卫,便暗中遁走。

于是,在李夫人翩然归来时,几个贵妇迅速坐直身子,各自露出优雅矜持的浅笑。

过往这么多年,她和亲娘被欺压得喘不过气来。不知幻想过多少回嫡母低头忍让的情景。没想到,这一幕竟真得变成了现实。

五皇子一脸无所谓:“儿臣不急,迟些成亲也无妨。”

四皇子轻哼一声。

顾清顿时笑不出来了,急急问道:“你没答应吧!”

“公爹已经为瑾儿定下亲事,合了更贴,立下婚约。只等国丧一过,便正式下定。”

芳巧今年十六岁,正是花朵一样鲜嫩的年龄,白皙的脸庞透着粉,一双杏眼大而水灵,顾盼多情。

扶玉比从玉大了两岁,今年十三,生得粗笨壮实,颇有力气。一张黑黝黝的脸蛋平平无奇,离清秀尚差了一截。

宁夏王冷冷说道:“现在说这些废话还有何用。当日我就说过,现在动手太过仓促。是你坚持要提早动手!”谢明曦略略侧头。

谢明曦很配合地随之转移话题,妯娌两个,亲热一如既往。

盛渲的目光很快落在六公主身侧的秀美少女身上。

然后,眼睁睁地目送建文帝快步出了寒香宫。当建文帝的身影消逝在眼前,强忍着的泪水立刻滚落。